2023年01月29日 星期日
停车竟熟睡 血检也没醒 大胆网约车 醉驾呈蛇形 社区学校有“云课堂” 妈妈,我是你的“新肝宝贝”!
第10版:社会新闻 2020-04-14
55岁母亲急性肝衰竭,31岁民警儿子捐肝救母

妈妈,我是你的“新肝宝贝”!

4月5日,李晨辰在仁济医院东院进行了肝脏移植手术,部分肝脏移植给他的母亲

术后一周,母亲已恢复意识,李晨辰(右)也恢复得很快,下床后,他来到病床旁看望母亲 通讯员 陈超 摄

刚刚过去的这半个月,对青浦公安分局夏阳派出所民警李晨辰来说,可谓跌宕起伏。母亲因急性药物性肝损导致昏迷,唯一能救命的就是肝移植手术。31岁的他瞒着母亲,捐出自己的800克肝脏,给了母亲第二次生命。在仁济医院,肝脏外科夏强团队为母子俩顺利完成了肝移植手术。

24小时完成准备

小李的母亲今年55岁,几周前曾感冒,同时感觉到胃部不适,但她认为小毛小病不必去医院,再加上疫情期间就诊有诸多限制,就自行在家服用了多种药物。想不到因此导致急性药物性肝损,且症状日渐加重:黄疸升高到超过200umol/L,急性肝功能衰竭,出现肝性脑病并伴有肝昏迷。

4月4日,小李的母亲情况恶化,陷入昏迷,立即转入仁济医院。“专家告诉我们,肝移植是唯一可以挽救生命的办法。”小李说,当时他已经收到母亲的病危通知,以母亲当时的状况,恐怕等不了太长时间,只能在亲属中进行匹配检测,且年龄最好在55周岁以下。他和舅舅成了最符合条件的人选,经过检测,两人的肝脏都匹配。

他当场决定由自己来为母亲续命:“如果移植大半个肝脏能够救回妈妈,那么一切都是值得的,相信很多为人子的都会作跟我一样的选择。”小李说,他还反复安慰不断落泪的妻子,让她不要为此担心。“妻子心疼我,但是她不会反对,因为这是我的妈妈也是她的妈妈,我相信我们的选择是一致的。”

而仁济医院肝脏外科团队的医生护士面对患者家属的付出也非常感动,立刻启动急诊亲体肝移植相关预案,协调医院相关科室与资源,第一时间完善了供体、受体的抽血检验和影像学评估等术前检查与评估。综合各方面考虑,伦理委员会与专家组最终选定儿子作为亲体肝移植的供体。肝脏外科团队争分夺秒,24小时内完成所有准备工作,最终确定切取供体的右半肝进行移植,并对术中静脉流出道重建进行了充分准备。

手术难点多时间长

从4月5日早上6时开始,供体手术历时6小时,受体手术历时整整9个小时。仁济医院介绍,手术中切取儿子右半肝作为供肝,供肝近800克,约为儿子原有肝脏的60%,占受体体重1.35%(一般是建议0.8%以上),以同时满足供体和受体今后日常生活工作的需要。

据主刀医生、仁济医院党委书记夏强教授介绍,这个手术的难点是要首先保证儿子的手术安全,右半肝切取本身技术难度就大,手术中需在不能损伤供体已有的血管前提下,将供体血管完好无损切取下来,以便受体手术的吻合。

其次,供肝大小的计算也很关键,要保证母子二人都“够用”。第三,母亲术前处于肝昏迷状态,全身状况差,手术存在较大风险。

最后,由于供体儿子的肝脏属于门静脉II型,肝中静脉主导型的静脉回流,因此切取下来的右半肝断面上存在6个流出道,为了保证供肝的功能,所有流出道都必须进行重建,以保证正常的血液回流和肝脏功能。

5天后儿子出院

都说孩子是母亲的心肝宝贝,但是从这一刻起,儿子的肝脏在母亲的身体里成功安家。儿子再次成为了妈妈的“新肝宝贝”!

术后,母子二人肝功能良好且没有排异现象,小李手术5天后出院。“儿子救母亲,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没有任何退缩的理由!31年前,母亲给了我生命;31年后,换我来给她生命!”

小李还说,住院的这段时间,他特别要感谢妻子和同事。妻子是一名老师,虽然还没开学,但在家上网课所费精力一点也不少,还要在手机上批改作业,下课后再赶到医院来照顾他,相当辛苦。他也谢谢一起奋斗拼搏的同事,大家自发轮流“排班”,错开勤务安排,每人一天承担起照顾他的任务。

昨天上午,母子俩术后第一次见面了。躺在普通病房的母亲只知自己动了一个“大手术”,现在“从鬼门关回来了”,但她还不知道是谁捐出了宝贵的肝脏。而小李和家里亲戚也商量好了,在母亲彻底康复之前,大家都绝口不提肝移植这件事。

首席记者 左妍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