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6月23日 星期日
天堂鸟(钢笔画) 砂锅鱼头豆腐汤 军功章里也有我们的功劳 清代才女的咏疟词 把根留住,雪莉 从“缘木求鱼”谈起 电商的诱惑
第19版:夜光杯 2021-01-06

清代才女的咏疟词

王坚忍

初读清代女词人贺双卿(1715~1735)之词,惊为天人。这位出生于江苏丹阳的农家少女,18岁嫁给也位于江苏金坛的农户周家。她擅长写词,用的全部是平常语,不用生僻字,也不用典故,却词句清丽,情感凄美,奇峰迭起,韵味深长。可惜,她是个苦命人,沉重的体力劳动,丈夫婆婆的暴横,加上身患疟疾,20岁遽然谢世。她留下来的词,也不过14首。

据同村文人史震林《西青散记》云,贺双卿是一个蕙质兰心的美人,曾旁听过3年私塾。10余岁时,便以精巧的女红制品换诗词本子诵读。可惜所嫁非人,丈夫婆婆一点也不怜香惜玉,驱使她干重活,稍不如意就拳脚相加。要知道,贺双卿此时已染上了疟疾,隔三差五就要发作。冷的时候盖上二三条棉被,双脚冰凉;热的时候似三伏天里,汗流浃背。身体受煎熬,心比黄连还苦,只能偷偷写词宣泄,自怨自艾。

下面是调寄《薄辛》的“咏疟”——

依依孤影。浑似梦、凭谁唤醒。受多少、蝶嗔蜂怒,有药难医花症。最忙时,哪得功夫,凄凉自整红炉等。总诉尽浓愁,滴干清泪,冤却蛾眉不省。

去过酉、来先午,偏放却、更深宵永。正千回百转,欲眠仍起,断鸿叫破残阳冷。晚山如镜。小柴扉、烟锁佳人,翠袖恹恹病。春归望早,只恐东风未肯。

形影相吊的贺双卿在似梦非梦时醒过来,想起此前曾备受疟疾的折磨,但她却误将蜜蜂、蝴蝶当作疟疾的传染者。这可能与当时的科学不发达有关,实际上蚊子才是真正的疟疾病毒的宿主。

疟疾在其时是很难治好的。她应该先生个炉子,等发病时取暖,但此时正是备耕期间,农活最忙时,她哪里有工夫啊。病来如山倒,她清泪涟涟,一是病痛难忍,二是冤屈辛酸。

贺双卿经历了炼狱般的天崩地塌,冷时仿佛数九寒天下大雪,热时又仿佛赤日炎炎似火烧。个中滋味,唯有自知。也不知怎地,她的病在半夜以后却不发。这个傍晚,她想起床了,在一阵阵断鸿声里,窗外冷冷的斜阳——其实斜阳不冷,是她伤心欲绝,“故物我皆著我之色彩”——照得山头如镜子般闪闪发光。在柴门里,病恹恹的佳人贺双卿正在顾影自怜,想着春天早日到来,又恐东风不肯。其实“春归望早”蕴含着两层意思:一是早日脱离苦难的环境,二是早日能病愈,但“只恐东风未肯”,何等的哀伤肠断。

贺双卿是个才女,疟疾陪伴了她短短的一生。要是在今天,疟疾可治愈的。可惜在封建社会,她带病的躯体在生活的重压下早殇了,令后人哀之矜之。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