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2月27日 星期六
沙尔克04拯救德甲最差纪录
第A08版:德甲 2021-01-13
结束358天30场德甲联赛不胜

沙尔克04拯救德甲最差纪录

林龙

1965-1966赛季的柏林塔斯马尼亚队

1965-1966赛季柏林塔斯马尼亚队长贝克尔

施密特展示他输掉的博彩投注记录

本版撰稿 本报记者 林龙

在距离世纪耻辱只有0.00……1注香的时候,沙尔克完成了自我救赎。

但,德国人更在乎的是他们拯救了德甲的一项最差纪录——由柏林塔斯马尼亚创造的31场德甲连续不胜。

救人也是救己。称沙尔克为那一瞬间的救世主,并不为过。

塔斯马尼亚“引以为傲”的纪录

1965-1966赛季,地处西柏林的柏林赫塔俱乐部因为违反了德甲联盟的工资结构政策而被勒令降级。常规来说,应该由乙级联赛的相应名次者顶替他们空出的德甲名额。但彼时的西柏林和联邦德国正处在冷战的最前沿,政治高于一切。换句话说,西柏林必须要拥有一家德甲俱乐部。于是,德甲历史上最差的纪录就此诞生。

按照德甲联盟的设想,该由柏林地区联赛的佼佼者来顶替柏林赫塔。但第一顺位和第二顺位的柏林网队以及柏林斯潘道队都“廉者不受嗟来之食”。狗屎运就落在了由一帮老弱病残者组成的柏林塔斯马尼亚俱乐部头上。他们在地区联赛都极度平庸,到了德甲的惨况也就可想而知。匆匆过客不足为道,但他们为德甲留下了一个——不对,是一堆至今都无法打破的纪录。语言太过苍白,就用以下数字来予以描述吧。

连续不胜场次:31场。

赛季积分:10分。

总进球数:15个。

总失球数:108个。

主场连败次数:8场。

主场最惨失利:0比9……

顺便再说一下以上纪录所引发的另一项纪录。鉴于主队的成绩如此之糟糕,塔斯马尼亚的球迷越来越拒绝到现场支持球队。1966年1月15日,在主场对阵门兴格拉德巴赫的比赛中,现场仅有的827名观众又创下德甲最少观众的纪录——而柏林塔斯马尼亚的主场可是能容纳10万名观众的柏林奥林匹克体育场!

可即便如此,塔斯马尼亚人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毕竟,若没有这次的“德甲一季游”,他们俱乐部将永远深藏闺中而无人知,但现在却名噪全国,而且会随同这项纪录而成为永恒的记忆。

来自对手82岁老队长的祝福

早在上半赛季,有关沙尔克将打破柏林塔斯马尼亚创下的“31场德甲连续不胜”纪录就开始被陆续提起。但彼时大家都在开玩笑,只有一个人当了真,这就是当年塔斯马尼亚的队长、82岁的贝克尔。他早早就开始向沙尔克隔空喊话:“你们一定不会这么糟糕下去的,我将为你们祈祷。”连续31场不胜的德甲最差纪录,对他而言却是美好的回忆,甚至是信仰。“否则谁又知道我们塔斯马尼亚呢?我很乐意时不时地拿出来向别人炫耀。”

可随着沙尔克一败再败,距离他们的31场纪录越来越近,贝克尔也越来越慌了。到了最后时刻,也就是沙尔克VS霍芬海姆的关键一役,如果沙尔克再不胜,那由塔斯马尼亚保持了54年之久的纪录就将不再由他们专属。贝克尔也到了奔溃的边缘,他不敢一人在家承受,就接受了《图片报》邀请到他们位于柏林的编辑部,和记者们一起观看直播。独乐不乐,独悲却悲。贝克尔82岁的心脏受不了这个刺激,毕竟媒体人多势众,万一出意外也有个照应。

但,正如54年前塔斯马尼亚幸运地跻身于德甲之列(虽然成绩不忍猝读),如今的幸运星也继续降临到了贝克尔的头上。赛前看起来不堪一击的沙尔克居然4比0血洗了强敌霍芬海姆,而后者在赛季初还曾让拜仁俯首称臣过。他们的连续不胜纪录停在了30场,而传奇的“31场连续不胜”的纪录则依然由塔斯马尼亚保持。当霍普为沙尔克首开纪录时,贝克尔的心脏就从嗓子眼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之后,他带着欣赏比赛的心情看完了剩下的三个进球,以及最终的结果。编辑部里为他响起了掌声。

虽然对结果欣喜若狂,但贝克尔却狂得有分寸:“我们跟沙尔克还是有着天壤之别的。当年我们只是政治的牺牲品,但沙尔克却是实打实的德甲强队。”贝克尔承诺将继续为沙尔克祈祷:“我相信,他们最后一定能够成功保级。”

沙尔克病入膏肓 业余球员成救世主

4比0战胜霍芬海姆让沙尔克的连续不胜场次停在了30场,逃过了与柏林塔斯马尼亚共享“连续31轮不胜”的德甲最差纪录。高兴吗?应该高兴,但透过胜利的表象看到的本质却让沙尔克更加难堪。成为救世主的并不是沙尔克球队,而是一名年仅19岁的业余球员——本场比赛上演帽子戏法的美国小将霍普。真是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错过最差纪录的沙尔克,本赛季的路还会非常艰难。

因为伊比舍维奇被清除出队,葡萄牙前锋帕先西亚又突然受伤,所以沙尔克在前锋线一时无人可用,效力于沙尔克U23的霍普被拔苗助长也是无奈之举。他在15场业余队的比赛中不过只有一球入账,到了德甲会怎么样,答案似乎不言而喻。但上周的比赛,霍普在上演帽子戏法之后却一跃而成为队内头号射手。不仅如此,他还是德甲历史上第一个上演帽子戏法的美国人,并以19岁302天的年纪而成为沙尔克俱乐部历史上最年轻的“帽子先生”。

说老实话,比赛当天,知道他的沙尔克人也屈指可数。拥有德国血统的霍普在美国长大,出生于巴萨位于加利福尼亚的青训基地。他在巴萨学校的表现还是很耀眼的,2017-2018赛季,他在30场比赛中打进24球。2018-2019赛季,他在23场比赛打进了29球并成为联赛最佳射手,从而拿到了沙尔克的offer。但在沙尔克的青年队,霍普却始终无法脱颖而出。U19的比赛,他出场17次只有3球入账。进入二队之后,他直到第12场比赛才开始找到进球感觉。如果不是沙尔克成绩如此糟糕并同时遭遇前锋荒,也许他还会在沙尔克青年队继续蹉跎下去,甚至提前凋落也未可知。

命运成就了霍普,霍普也扼住了命运的咽喉。他用帽子戏法改变了沙尔克的命运,也将改写自己的。尽管格罗斯表示,沙尔克的前锋线还将继续加强,言下之意,霍普并非就凭借帽子戏法坐稳前锋位置。但全德国都记住了这个年轻人。他的再次怒放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投注功亏一篑 《图片报》记者暴富梦破碎

沙尔克一不留神与“德甲最差纪录”擦肩而过,也让很多人与巨大的财富失之交臂。比如说,《图片报》记者施密特,他的泳池梦就此破灭。以下是他的自述。

所有的一切都是从2020年9月29日开始的。当时一个博彩公司突然开出一项新的博彩内容:沙尔克本赛季的德甲将不再获胜。赔率,1比5000。

当时的沙尔克刚刚在揭幕战0比8输给拜仁,随后又在主场1比3输给不来梅。加之上赛季,他们总共已经连续20轮不胜了。但接下来的32轮比赛他们真的无法再获胜了吗?但为什么不可以呢?足球,一切皆有可能,反正我喜欢的是汉堡,沙尔克跟我没有一毛钱关系。

再说,只需要5块钱,但万一赢了就是25000欧元。听起来不错吧。尤其是,我当时特别想在花园里拥有一个真正的游泳池……

沙尔克继续保持不胜,哪怕教练换来换去。瓦格纳下课了,鲍姆开始接手,但是他率领的球队在多一人的情况下还在最后时刻被奥格斯堡逼平。于是,我开始接触各种泳池的专业人士,包括供应商。

主场输给弗莱堡,于是继续换帅。斯蒂文斯来了,我曾一度认为我的游戏结束了。毕竟,斯蒂文斯曾把我的汉堡队从降级区带到了欧战区。但他的沙尔克又继续在主场输给升班马比勒菲尔德,我开始计划是否应该在游泳池壁上刻一个沙尔克的LOGO以示感谢。

换帅还在继续,格罗斯来了,但我一点都不担心。他离开德甲一线已经很多年了,来沙尔克之前甚至只是在沙特阿拉伯厮混。他的水平可想而知,而沙尔克0比3输给柏林赫塔的事实也再次证明了这一点。我开始着手起草泳池派对的邀请名单,我的孩子们也开始在网站上搜索合适的泳池玩具。

然后,该死的霍芬海姆,居然被沙尔克4比0击败。著名的“塔斯马尼亚纪录”活过来了,而我的泳池梦却只能是随风而逝。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