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2月26日 星期五
东京奥运取消?奥组委辟谣!
第A10版:奥运 2021-01-13
日本染病人数暴增 多地进入紧急状态

东京奥运取消?奥组委辟谣!

葛敏

紧急状态下,东京某商场通道空空荡荡

在日本东京,一名男子骑车从印有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标识的旗子下驶过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全世界的生活节奏,要问哪些国家伤得最深,日本定占一席。本想靠东京奥运会重振国家经济,没想到疫情生生把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给拖到了2021年。屋漏偏逢连夜雨,2021年新年伊始,日本就因为感染人数暴增,包括东京在内的多地再次进入紧急状态,如今又发现了最新的变异病株,让本就已经如临大敌的日本医疗界雪上加霜。

在这样一个敏感时期,一则“日本政府即将宣布取消东京奥运会,并申请2032年再办”的消息横空出世,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瞬间就引发热议。对此,东京奥组委进行回应:东京奥运会仍计划于2021年7月23日开幕,现阶段准备工作正在稳步进行中。 本版撰稿 本报记者 葛敏

“取消再办”传闻并非首次

东京奥运会即将取消的消息来源于日本知名娱乐八卦杂志《周刊实话》,该刊物创刊于1958年,是日本发行量最大的刊物之一。它的网络版8日发表题为《东京奥运会1月18日宣布取消,再次申办2032年奥运会》的文章。文章说,1月18日日本将召开国会,讨论2021年度预算方案,由于东京奥运会是否召开对整个预算数额影响很大,因此“奥运会是否举行的问题不能再拖下去了”。文章表示,这一天将为宣布取消东京奥运会做准备。

《周刊实话》在文中写道,日本首相菅义伟就任时内阁支持率为70%,仅仅三个月就跌破了40%。菅义伟7日宣布疫情最严重的东京都和周围的神奈川、千叶和埼玉三个县进入紧急状态,时间从1月8日到2月7日,这三个县都有奥运会比赛和训练场馆分布。调查结果显示,79.2%的受访者认为这一对策宣布得“太晚了”。

文章分析,鉴于目前的形势,为了“延长内阁寿命”,菅义伟将讨论的焦点转向取消东京奥运会,“如果奥运会期间发生了突发事件,那就无法挽回了。”另外,报道称,日本正在积极谋求与国际奥委会协商,重新确定东京奥运会的举办时间,考虑到2024年巴黎奥运会和2028年洛杉矶奥运会均已经确定并开始筹备,“日本政府宣布取消的同时,将宣布力争2032年再办东京奥运会。”

其实从去年开始,关于东京奥运会要取消的消息就一直没有断过,而将东京奥运会放到2032年举行的传言最早要追溯到去年10月。《日刊现代》在去年10月23日报道,作家本间龙通过内部消息了解到,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因为对欧洲疫情的发展没有信心,将在11月中旬访问日本时,向菅义伟提出取消奥运会的建议。本间龙的爆料通过一位视频博主的传播,在网络上引起了一些讨论。但日本的疫情当时正处于比较稳定的时期,巴赫在随后对东京的访问期间,与菅义伟达成协议,承诺奥运会将如期举行。东京奥运会2032年再办的声音很快就消失了。

东京奥组委态度坚决

日本民众希望推迟或取消

1月12日,东京奥组委秘书长武藤敏郎在新年致辞中辟谣“取消再办”一说:“类似的报道一出现,只会增添很多人的焦虑。我想说的是,我们从来就没有做过这样的考虑,这些报道都是错误的。不是问奥运会将怎样,而是思考这种情况下怎么做才能举办奥运,这是我们的使命。”

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在当天的讲话中也承诺,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将在今年夏天如期举行,不可能推迟,“春天总是要来的,漫长的黑夜过去必定是黎明。相信这一点,给人们带来快乐和希望,我们将始终竭尽全力。如果我们有一些迟疑,或者有一点退缩,或者哪怕有一点不知所措,一切都会受到影响。我们必须按照计划推进,没有任何其他的替代方案。”

据悉,现阶段,东京奥运会计划于2021年7月23日举行,准备过程正在进行中。组委会将力求在今年夏季落实安全、安心的奥运会,为此正在与日本政府、东京都和有关地方政府密切合作,尽全力做好准备工作。

国际奥委会方面一直坚持举办东京奥运的方针并否认再次延期或取消,巴赫在新年致辞中称:“我们充分信任日本政府及其对策。为了与日本的合作伙伴一同安全且成功举办今夏的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将继续全力集中开展工作。相信我们将会经历一届难忘的奥运会。”

这段时间日本疫情不断恶化,东京在内的多地都再次进入了紧急状态,日本民众对奥运会的信心出现动摇,共同社进行的最新民意调查表明,35.3%的被调查者希望奥运会被取消,44.8%的人希望奥运会再次推迟举行。

曝奥组委内部人心惶惶

员工合同到3月结束

一边是东京奥组委官员面对镜头时的信誓旦旦,而另一边,又有日本媒体曝出,奥组委内部已经发出不安的声音。据《日刊现代》报道,奥组委内部人士透露,虽然大部分员工都在按部就班地进行工作,但随着疫情不断扩大蔓延,也已经有人讨论奥运会是否会取消。

在内部员工的讨论中,普遍认为决定奥运会是否取消的“生死线”在2月中旬。据悉,东京奥组委和国际奥委会计划在2月对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的筹备情况以及项目进行审查。这主要因为东京奥运会圣火传递会在3月25日开始,沿途的安保、疫情应对的准备工作十分复杂和辛苦,如果最终决定取消东京奥运会,2月份应该是最后的期限。

此外,文中写道,很多员工与奥组委的合同将在3月到期,如果东京奥运会顺利举办,这些人的合同要续签;如果奥运会取消,这些人就要去找新的工作。很多员工对此感到非常焦急,希望上层决定的话就快点宣布。《日刊现代》分析认为,合同签到3月很不合理,“如果举办奥运会,一般合同会签到9月奥运结束后。可能从一开始,东京奥组委就考虑过奥运会被取消的可能。”

文中还提到了国际奥委会高级官员迪克·庞德,并称其为“风向标”,去年2月,庞德就抛出过奥运会要延期的言论,结果3月份果然延期。“庞德之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对于东京奥运会能否举办并不确定,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确诊病例在不断激增,只不过谁都不想直接触及这一敏感话题。”有观点认为,这是国际奥委会让庞德先发言试探一下舆论的反应,国际奥委会、日本、东京三方,可能会在一个月之后做出重大决定。

没有观众的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全国大赛

上届冠军出现确诊病例无奈退赛

尽管确诊病例激增,但日本近期的一些体育赛事仍照常进行。第99届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全国大赛决赛由青森县代表队青森山田对阵山梨县代表队山梨学院,这场在埼玉2002体育场打响的决赛没有让观众入场观战。没有观众加油喝彩,两队依然踢得十分精彩,常规时间战成2比2平后进入点球大战,山梨学院4罚全中,青森山田则是4罚2中,最终山梨学院时隔11年再次称霸全国。

另一边,有排球界“甲子园”之称的全日本高中排球锦标赛(简称“春高”)也在本周落下帷幕,东福冈时隔五届、第三次夺冠。本届赛事不设观众,少了司空见惯的欢呼声和铜管乐队演奏声,赛场里只剩下扣球声和选手们的叫喊声。和往年相比显得有些冷清的体育馆里,有选手感受到了“支持”。

东福冈的自由人古贺友哉在比赛前夕,对着父亲的墓碑说:“我一定会成为日本第一后回来。因为没有观众,只有爸爸才能来看,所以要好好看我的表现啊。”古贺的父亲去年8月因中暑病倒、去世。没有排球经验的父亲曾建议古贺“要主动向队友发出声音”,并表示没有工作的时候不论多远都会去看比赛。

经历了与父亲的生死离别,重新回到球队的古贺让教练藤原聪一大吃一惊,本因为容易紧张,无法在正式比赛发挥实力的古贺“堂堂正正地发挥了力量”,“在需要一个好的接球手的时候,古贺站了出来,想必在没有人的观众席上,他能一边感受到父亲的支持一边打球吧。”

有人品尝胜利的喜悦,就有人吞下失利的苦果,可以说,这就是竞技体育魅力的一部分。然而对于春高上届冠军东山高中来说,留下的只有无以言表的遗憾。第三轮赛前,东山队内一名球员出现发烧症状,组委会判定全队都为密切接触者,上届冠军不得不以退赛的方式结束了本届春高。第二天,经过核酸检测,该名发烧选手被确诊感染了新冠肺炎。“球队至今认真地执行了防疫对策,避免和外校打热身赛,学生们憋着一口气来到了这里。最后变成这样,我只能说非常遗憾。”丰田充浩教练的语气中充满不甘。尽管教练表示没有一名学生是有错的,但想必确诊的选手定会自责不已,毕竟,高三学长们的最后一届全国大赛就此结束了。

在日本疫情蔓延高峰期,日本排球联赛V联赛多支球队出现确诊病例,日本男排国家队队长柳田将洋、中国球员季道帅所属的三得利太阳鸟更是总共出现了7例确诊。日本排协不得不取消原定去年年底进行的全明星赛。新年伊始,常规赛延期的消息更是让不少球员仿佛回到自主隔离、自主训练的那段日子。就在昨天,日本排协宣布,比赛将于1月16日再开。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