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8日 星期三
航渡一路  对抗一路 看不见就打 打完了也没看见
第20版:军界瞭望 2021-05-17

看不见就打 打完了也没看见

战鹰直刺长空

同时挂载近距(外侧)和中距空空导弹的我军新式歼击机

给战机挂载中距空空导弹

◆方滨 杨盼

超视距空战号称“看不见就打”的空战,通常指两机交战距离超过8公里,飞行员相互肉眼看不见,靠雷达或红外瞄准跟踪装置发现目标,用中远距空空导弹攻击。本文作者是空军资深歼击机飞行员,用过多种航空武器,最惊险刺激的一次就是用中距空空导弹遂行超视距空战,成功击落目标。

高速迎敌 尽远拦截

那是在一次实兵空战演习中,蓝方出动一架重型歼击机和一架无人机突袭红方要地,我作为红方僚机飞行员,和长机一道负责要地防空。我们要拦截的目标中,无人机可不简单,它扮演隐形轰炸机,可在红方要地防空火力圈外用巡航导弹“斩首”,我们须在无人机进入巡航导弹最远杀伤距离前就将其击落。否则,即使击落无人机,我们的防空作战也算失败,因为它已“发射”巡航导弹,达成战术目的。

那天乌云密布,蓝方前出的歼击机从中空来袭,它的机动性能比我们好,主动来驱离红方歼击机,而相隔数十公里外的无人机伺机从低空偷袭,这样不仅能利用地球曲率,缩短红方地面雷达发现距离,还能抓住红方机载雷达下视能力弱的短处,延迟其发现时机,达到抢先开火的目的。

当时的空中态势是“打对头”,即双方对头飞行,这意味着相对时速达到2000公里之距,如同风驰电掣,稍有疏忽就会铸成大错。当“敌机”接近至红方中距导弹最远发射距离时,我和长机立即将机载雷达开到“全通”状态,加上高压,这里解释一下,我们的雷达之前都是“初通”状态,也就是通了电,但还处于待发状态,没有发射电磁波,目的是隐匿行踪,不让蓝方歼击机过早察觉我们。加了高压的雷达瞬间把强大电磁波施放出去,如同黑夜里亮起探照灯,把前方照得雪亮,我们的雷达屏幕上立刻出现一个亮点,那就是蓝方打头阵的歼击机,但遗憾的是,真正的主角——蓝方“轰炸机”还隐藏在雷达难以滤除的地面杂波中……

置尾机动 破敌反制

和探照灯原理一样,当己方雷达波束罩住“敌人”时,也意味着“敌人”也发现你。当时,蓝军歼击机的雷达更好,还能多目标同时攻击,人家一下子就锁定红方两驾战机!看来,先保存自己,才能去消灭敌人,我和长机迅速分开,长机左转上升,而我则右转下降。

具体到我的动作,我先向右压杆,让飞机形成最大的坡度,同时加满油门,再拉杆让飞机向右急转,当转到接近180度即飞机尾部冲向“敌机”机头的时候,我一个反杆反舵,把飞机改成平飞状态。这可不是什么掉头逃跑,而是经典的摆脱雷达截获的战术动作——“置尾机动”,它是利用脉冲多普勒雷达“相对运动速度越大,发现距离越远”的特性,快速将相对运动速度压缩到零甚至是负,从而让对方雷达丢失目标。

果然,蓝方歼击机上当,朝着红方长机杀去,却把我这个主要威胁丢到一边。眼看战术奏效,我又做了一个大坡度向左急转弯,重新对准“敌机”来了“回马枪”,与此同时,我又向前推杆,让飞机转入俯冲,进一步增速,为的是增加中距导弹发射时的初始动能。

下视搜索 一举击落

此刻,蓝方无人机继续突进,而且飞得很低,迫使我以很大的正高度差往下搜索,可当时的机载雷达下视能力弱,雷达屏幕上尽是白花花的一片,地面杂波就像白色的浪潮滚涌在金黄色屏幕上……我很焦急,因为离无人机“发射”巡航导弹的时机越来越近,再不截获,可就来不及了!

千钧一发之际,我在屏幕上找到一个微弱的光点,没错,就是它!我一推雷达解锁按钮,目标即刻截获,屏幕迅速放大,定位住无人机,并自动转入跟踪状态,牢牢锁定!眼看开火在即,我稍稍把视线从雷达屏幕上移开,转而紧盯正前方的平视显示器(简称平显),上面既有座机实时飞行参数,也有雷达跟踪目标的重要数据,根据这些动态信息,我尽量柔和地操控飞机,用截获框牢牢套住偏差圆,让雷达电磁波紧跟目标。待到最佳发射时机,我的右手食指扣下扳机,嗖的一下,我的机翼下蹿出火舌,这一回是中距导弹真的打出去了!

由于我用的是半主动雷达制导导弹,不算“发射后不管”,我继续保持平稳飞行状态,用雷达照射目标,引导着导弹飞过去,数秒钟后,雷达屏幕上的小光点没了,意味着导弹摧毁了无人机!

回想起来,整个空战虽然刀光剑影,可我始终连个“敌机”影子都没见到,就像打电子游戏,最后把“敌机”击落。其实,这就是现代超视距空战——“看不见就打,打完了也没有看见!”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