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8日 星期三
侥幸之“柳”:日本海军的绝望时刻 中情局“弯管行动”扎进苏联电缆井
第19版:军界瞭望 2021-07-05

中情局“弯管行动”扎进苏联电缆井

埃姆斯

美国驻莫斯科大使馆建筑

最近,有关美国家安全局对欧洲盟国监听窃密的活动令舆论哗然。美国对盟国尚且如此,对敌国就更是变本加厉。上世纪80年代,为了搜集苏联各方面情报,美国中央情报局没不少干“偷鸡摸狗”的事,其中尤以“弯管行动”(SKELBOW)最叫人匪夷所思。

“迷人”的电缆井

1979年,美国卫星发现莫斯科近郊特罗伊茨克镇内的卡卢加公路旁正在挖电缆沟与电缆井,中情局早就盯上这里,一是特罗伊茨克拥有苏联科学院核研究所和库尔恰托夫原子能研究所分所,两者正开发激光武器;二是猜测特罗伊茨克地下有个为苏军服务的通信中心,苏联人似乎在搞“秘密工程”。冷战后,原克格勃第二总局美洲处长克拉西尔尼科夫确认,所谓的“中心”完全子虚乌有,当年挖电缆沟只是给前述研究所和国防部之间架起高速通信网。无论如何,中情局就想“捞一票”,于是推出“弯管行动”,试图往电缆井里塞进窃听器,然后坐等情报上门。

为保证成功,中情局在华盛顿附近复制了一口苏式电缆井,教授特工在半分钟内打开配备特制插销的井盖,接下来再给受训者蒙上双眼,让他们在黑暗环境下摸索着将窃听器装到电缆上。后经验证,头一项技能毫无用处,因为苏联人不知是粗心大意还是忙中出错,根本不给井口装防护装置。

安装大功告成

1979年8月的一天,披着驻苏外交官外衣的中情局特工詹姆斯·奥尔逊第一次下到特罗伊茨克的电缆井,把微型接收器装到电缆上,它能将窃取数据发给井口不远处埋设的地下记录器。出于伪装需要,记录器上居然用俄语写着“高压危险”,以防有人无意中碰到装录音机的盒子。更可笑的是,为防野兽损坏记录器,特工还从印度弄来干燥后的老虎屎尿,撒到器材周围,希望老虎的强烈气味能把别的野兽驱赶走。后来,美国人才发现,莫斯科周围的狐狸和啮齿动物压根没见过老虎,因此就不再画蛇添足了。

窃听装置的缺点是需要定期有人更换发射器。当年,克格勃第七局对在苏美国人严防死守,于是美国佬想出一个妙计,同时从使馆驶出多辆汽车,分散开往莫斯科各个角落,克格勃户外监视人员必须马上驱车跟踪。趁着苏联人的监视有所放松,一辆带篷卡车再悄悄地驶出使馆,开到某偏僻处时,“信使”再溜出来,朝密藏点走去。美国特工还时不时地换花样,比如装成到郊外野餐的游客。克拉西尔尼科夫回忆,1982年6月27日,克格勃发现美国使馆三秘丹尼斯·麦克马洪背着沉重的背囊上路,他在莫斯科市内游逛(美国特工通常以这种方式察看是否有人跟踪)。不幸的是,克格勃监视特工在乔普雷斯坦把麦克马洪跟丢了,后者辗转跑到特罗伊茨克,维护了窃听装置的工作。

美国人栽跟头

1985年6月12日,克格勃终于在电缆井口抓获三名美国特工,分别是使馆安全随员路易斯·托马斯、图书管理员约翰·科伊尔和前面提到的麦克马洪,随后将其驱逐。据披露,是中情局反间谍处长埃姆斯出卖了“弯管行动”,此人是苏联乃至之后俄罗斯情报机构最宝贵的“美国内线”。

埃姆斯在另一件事上也为苏联立下汗马功劳。当时,中情局已弄清苏联核导弹固定发射井的位置,但不知道具体弹头数量,工程师提议通过测量每枚导弹的放射性水平来测算,为此需要把特制仪器藏进铁路集装箱里,让其沿着西伯利亚大铁路在苏联国土上穿行。中情局言听计从,先尝试将特制摄影机装到从日本经苏联中转欧洲的集装箱里,一路上拍摄沿线景象。正当中情局放手大干时,又是埃姆斯接手了该项目。1986年1月,克格勃拦截行进中的列车,将暗藏摄影机的集装箱卸下来,苏联外交部专门举行发布会,揭露中情局的刺探行径,还威胁发送集装箱的日本公司,指责其与美国特工有勾搭,迫使日本人支付50万美元的补偿金。 常立军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