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5日 星期一
侥幸之“柳”:日本海军的绝望时刻 中情局“弯管行动”扎进苏联电缆井
第19版:军界瞭望 2021-07-05

侥幸之“柳”:日本海军的绝望时刻

曾经不可一世的日本海军最终“多行不义必自毙”

美国飞机掌握了日本空域的控制权,可以任意轰炸

1945年夏,曾不可一世的日本海军在美国人锤击下已油尽灯枯。为防日军主力撤往偏远的北海道,美军决心切断本州岛与北海道之间的津轻海峡,而日本人的“柳”号驱逐舰将是这场“风暴”的见证者。

战时应急小舰

“柳”号本身就体现出日本已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它纯属应急设计,吨位才1200吨,大量采用直线和平面构型,以便简化工艺,节约材料,由于所用钢材极差,要害部位稍一受创就会完蛋。滑稽的是,1945年1月服役后,操纵“柳”号的也是一帮残兵败将,指挥官都是从美军击沉的战舰上转来的。像舰长大熊安之助的逃生经历就“太丰富”了,先是“那珂”号轻巡洋舰水雷长,后任“芙蓉”号、“五月雨”号、“初春”号驱逐舰舰长,这些都被美机炸沉,独独他活下来,正因为这一点,“柳”号官兵觉得他“霉运缠身”,是“座舰必沉”的倒霉舰长。

6月13日,“柳”号和姊妹舰“橘”号编入津轻警务队,“柳”号停入北海道的福岛锚地,负责津轻海峡两端的警戒,而海峡内的警戒由“橘”号负责。7月14日晨,美军“埃塞克斯”号、“兰多夫”号和“蒙特雷”号航母出动500架次舰载机轰炸本州岛东北地区,另有200架次轰炸北海道南部,津轻海峡大战开始了。

停在锚地的“柳”号通过雷达发现美军机群,旋即总动员,所有舰员战斗着装,水兵穿半长马靴,以防滑倒和刺伤,同时头戴钢盔,保护头部不被弹片打伤。6时许,美机飞抵海峡,首批41架美机是冲着津轻航线上的铁路运输船“第三青函丸”号去的,因此“柳”号不是攻击重点。更可笑的是,当“第三青函丸”号饱受打击时,不远处的“柳”号装聋作哑,全舰上下都认为来了这么多美机,自己冲上去也没用,反倒引火烧身,摆出一副“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架势。

空袭下艰难求生

不到十分钟,“第三青函丸”号就爆炸沉没。与此同时,美军第二波25架舰载机赶到,展开纵深搜索,利用锚地山崖阴影“躲猫猫”的“柳”号眼看暴露在即,只好给锅炉升火,只待机动规避。很快,三架美军先导机开始扫射,舰长大熊下令机动,“柳”号舰尾泛起浪花,可慌乱中,大熊忘记先下令弃锚,舰艏锚链绷得笔直,导致舰身难以动弹。美机进入投弹航线,眼见大事不好,大熊当即下令“停车,后退”,舰尾浪花一顿,随后再次翻腾,军舰后退一段距离。由于美军是按目标静止计算提前量投弹的,当“柳”号倒车时,三枚炸弹越过舰身,落到前方,炸起水柱。

“停车,弃锚”,随着舰长的命令,水兵立即冲到前甲板,砸开锚链上的弃锚器,沉重的锚链从锚链孔中滑落海中,同时“柳”号尾部浪花飞溅,开始加速前行。后续美机分成4到5架一组的小编队,轮流投弹。“柳”号把舵打到极致,在海上划出一个个S形,躲避炸弹。一名水兵回忆:“美机不仅投弹,还用机枪扫射,曳光弹弹道清晰可见,没经历过战斗的人绝对无法适应,像舰上的声呐兵是个十四五岁孩子,被吓得抱着头,缩在舱壁里发抖。”

“柳”号虽然暂时躲开美军炸弹,却躲不过机枪扫射,大熊后来回忆:“我舰根本没有装甲,薄薄的铁板一打就透,子弹在舱内形成跳弹,乱飞的弹头不知会打到哪里,而且子弹穿过舱壁后会发生弹头变形,打到人体后,杀伤力更大,就像达姆弹(俗称开花弹)一样炸开大洞,内脏都暴露在外。”呆在舰桥舷侧的通信兵石谷就被子弹打中大腿,由于缺少救护器材,为了止血,医护兵只能把海图桌上用来压海图的金属棒拿来当止血棒,插到止血带内,把止血带拧紧。野村将石谷送往医疗室,发现里面已躺着好几个伤员,不少人都奄奄一息。

美机完成两轮轰炸扫射后,多数开始撤退,很快“柳”号上空只剩下五六架美机还在盘旋。就在日本水兵暗自庆幸可以喘息一下之际,7时16分,舰尾传来爆炸声,烈焰从2号炮塔后方的甲板下喷涌而出。更让人恐惧的是,舰桥中央的操舵手大喊:“舵机失灵。”显示舵面方向的指示针仿佛死了一般一动不动。舰长大熊命令:“直接操舵。”然而舰桥同后方舵机室的电话根本打不通,随后轮机舱报告:“轮机异常,转速急剧下降,轮机停车。”为了搞清状况,舰长责成野村速到舰尾中弹处查看。

谁打中了我

事后,“柳”号的战斗日志中记载:“炸弹一发命中,舰尾被切断,无法航行。”但与日方记载不同,当天参战的美军“埃塞克斯”号航母舰载机编队指挥官斯图尔特少校却说:“我命令压制敌舰防空火力,俯冲扫射后,敌火力熄灭,随后攻击,两枚火箭弹命中舰尾。”而美军TBM鱼雷机武器控制员劳中尉则回忆,是他投下的两枚炸弹命中“柳”号舰尾,夹杂着碎片的浓烟翻腾而起,明显看到该舰丧失速度后停止。按照美军的说法,“柳”号应该被两枚127毫米火箭弹和两枚500磅炸弹命中。可让美军失望的是,“柳”号瘫在海上后,后续的投弹却只在舰体附近炸起数道水柱,无一命中。美军炸弹投完后,只能继续扫射一阵之后开始返航。

空袭后,“柳”号已成废舰,只能系留在锚地,将舰上物资和部分机器拆下挪作他用。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战争结束了。1947年,“柳”号被拆毁,拆下的钢板作为废铁,不知用到了什么地方。 朱京斌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