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6月23日 星期日
智慧快餐 钓的是江春 月季窗下的晨读 矮脚雾  长脚雾 语言的姿态
第11版:星期天夜光杯/夜光杯 2023-03-19

钓的是江春

一得

提到冰天雪地的寒冬,自然会想到“读之便有寒意,故古今传诵不绝”的《江雪》。“向来冰雪凝严地,力斡春回竟是谁?”是被贬为永州司马的柳宗元,他身处逆境,“身编夷人,名列囚籍”(柳宗元《与吕道州温论〈非国语〉书》),流放十年,然而正是这段经历成就了他的人生光辉,在他谪居永州期间,写下了这一不朽名作。

《江雪》不是山水风景诗,它是思索者的冰雕。冰天雪地,鸟绝人灭,孤舟老翁,江风凛冽,一切都将凝固,一切都是通透,是典型的冰雕造像,思索者处江渚之上,观远近、证今古、察盈虚、忧前途,以至小求穷至大之事,未曾冷却的心,在寒冰中抖动并释放暖气,冰雕中的那个人是血肉之躯,具有融化冰雪的能量。

《江雪》是隐者的不藏。古语说,入而不藏,意思是真正的隐者不会将自身藏于山野之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不是隐者的闲钓,正如严光反穿皮袄钓于富春江上一样,反穿就是示人,示人就是不藏,所有有抱负的思想政治家都不会轻易放弃自我。一个“钓”字,道出了不藏不求不弃的潜意识;一个“钓”字,使全篇的静变成了动,是沉稳的动,耐受的动,等待的动,是隐而不藏伺机而动。这个“钓”字使全篇都活了,雪化了,花开了,江水流淌了,鸟儿低徊,人勤春来,原来,孤舟蓑笠翁钓的不是鱼,钓的是江春。

《江雪》是智者的坚守。这首诗眼是“独钓”,这首诗,环境的渲染很清晰,人物的形态也很清晰,但意向非常朦胧,传导非常坚定,诗眼在哪里?“独钓”。失落的独,被人遗弃的独,被人非议的独,被社会不认同、排斥的独,在这种情况下面,你到底怎么样?在天寒地冻的情况下,特别是在被社会不认同、排斥的情况下,你“独钓”,就是坚持。钓是什么?钓就是“诗”,刘勰的《文心雕龙》里说:“诗者,持也,持人性情”。“钓”就是“持”,手握钓竿就是“持”,持人性,持江山,持民众,独钓不是单独钓,而是独特之钓,不是要钓获鱼达到具象目标,这才是作者的高尚之处,独钓是真正情怀和坚守意志的融合。这是诗眼中最大的亮眼。在现实生活当中处在孤独的环境下面,你能不能持重,能不能持稳,能不能保持原来的心性和价值目标,持之以恒,持之不变。

进入严冬时期,心不可以冷却,只要有体温,就可以融化冰雪,只要不失温,就会有生机。要有独钓的耐受力,耐寒、耐饥、耐绝情,人都跑光了,还是要坚持独钓,入而不藏,挫而不折,等待春暖,一蓑烟雨任平生。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