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6月23日 星期日
智慧快餐 钓的是江春 月季窗下的晨读 矮脚雾  长脚雾 语言的姿态
第11版:星期天夜光杯/夜光杯 2023-03-19

月季窗下的晨读

王妙瑞

早晨置身于绿色环境中阅读,既安静又能呼吸新鲜空气,是一种很美的精神文化享受,小区一隅有块小绿地,是我心仪的露天阅览点。

看书地方的一户底楼人家,在室外种了一棵藤本月季小桃红,枝条爬到了防盗窗的铁架上。春天时陆续开出了十几朵红月季,像“红颜”模特走秀,将一扇窗子点缀得十分俏丽,成为我伴读的天生红袖。窗框又像“自然屏”,花朵和绿叶被春风吹得微微颤动,色彩和清香令人舒心和愉悦。这间房子原来是开发商自用的办公房,建造时开了后门以使进出方便,房价飙升后该房也出售了。业主姓柳,是个绿化迷,他把防盗窗铁架上的月季枝条用铁夹子固定住,春暖花开形成了一扇月季窗。小区5幢高层,几千扇窗子,就数他家的窗最靓丽。他家的后门与停车库上面的小绿地相邻,我常在阳光明媚的早晨去那里健身,顺便欣赏他家的月季。窗子周边还有芭蕉、棕榈、桂花、杨柳、香樟等,小桃红是绿中亮点别致有趣。加上环境安静,除了鸟儿飞过鸣叫几声外,没有别的杂音。窗下有2条长椅,健身后可坐下休息,当然也是我选择晨读的好地方了。一旦看书眼睛累了,小桃红正好供我养眼。有一天我问大柳,你的月季在哪买的?他说别人不想养了,我要过来的。那时月季还小,现在大了也美了。我想起唐代佚名诗人的一首诗:“路旁谁弃老根茬,小院移来抽嫩芽。三月满窗摇倩影,一年四季展芳华。”

晨读是我养成的习惯,春天是一年中最好的晨读季。过去从家里带书出来有点麻烦。现在手机也能阅读各种书籍,但字体太小,且屏幕反光,患有白内障的我不喜欢。晚报夜光杯推荐的晨读文章,因篇幅不长,内容新鲜生动,我几乎天天看,并为好文章点赞几句。比如南妮为大画家黄永玉写的文章等。巧的是,15分钟生活圈也为爱阅读的人提供了便利条件。社区食堂里有一个“智慧书吧”,用手机扫描一下书柜上的二维码,书柜自动开门,如花开一样悄然无声,几百本书籍任你挑选借阅,取书后书柜自动关闭。想看的书没有的话,可以手机预约,到时会送进书柜,微信通知你来取。不夸张地说,现在我过上了“饭来张口,书来伸手”的日子。在小区大门口旁的食堂吃了早饭,然后借上一本书,回到小绿地的月季窗下去看,看完几十页还书,第二天接着借。有段时间我在“智慧书吧”借阅了有关家风的书籍,一个春天里看了《中国家风》《毛泽东家风》《大师们的家风》《上海地区家风家训文献汇编》等,得益匪浅。刘伯承元帅的家风特别让我钦佩。他家里的办公桌抽屉里,放着两种不同的信纸,一种是军委的专用信纸,一种是自己买来的普通信纸。刘帅要求子女必须做到,写私信不得用公家信纸。我写了一篇《信纸上的公私观》自勉。在上海市振兴中华读书征文活动中我先后2次获奖。

前些年邻居大柳又种了好几盆月季,还有绣球、美人蕉等,我心目中的这个露天阅览点更美了。其中橘黄香水月季与小桃红月季色彩很配,一红一黄非常和谐。红月季在3月底到5月底结束了花期,正好接上黄月季的6至9月花期。难道是大柳有意为之?当我问他时,他说你爱看书,我爱种花,花香陪伴书香,这不是很好吗?呵呵,真是懂我的人。咱就谢谢大柳,跟着春天的脚步,室外晨读延续至收获的秋天吧。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