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6月23日 星期日
智慧快餐 钓的是江春 月季窗下的晨读 矮脚雾  长脚雾 语言的姿态
第11版:星期天夜光杯/夜光杯 2023-03-19

矮脚雾 长脚雾

吴翼民

雾何物,居然也有矮脚和长脚之分?

近日江南人纷纷在赞扬一处景观——“斗山矮脚雾”。说是无锡城北有个名叫“斗山”的乡村,时不时会显现迷人的矮脚雾风景,尤其在秋冬或初春时节,那里突然间生成的很低层的雾霭极有韵味,只停留徘徊在房舍树木的下面,一望无际地铺展,那些房舍啦、树木啦、人物啦都飘浮在茫茫雾海,犹如仙境一般,须待太阳放出的万支金针将雾海一一挑破,它们方才恋恋不舍地散去,还大地一个澄明的世界。其实就在矮脚雾弥漫之时,若隐若现的乡村才让人流连忘返呢。许多朋友拍摄下了矮脚雾弥漫乡村的照片,只看照片,我已然为之赞叹,赞叹造化之神奇,赞叹乡村之雅美。

据科学解释,矮脚雾最青睐江南丘陵地带,秋冬或初春季节,冷空气尚未离去,时不时地光顾江南田野,而田野广袤的泥土仍氤氲着暖湿的气息,徐徐从土壤缝隙里升腾而起,于是与冷空气撞了个满怀,就结成密集的水珠,就形成了低矮的雾霭。这种矮脚雾多半在低矮的丘陵地带最是常见,如无锡的斗山,分布着星斗一样的小山丘,雾霭就在山丘围挡的平地缠绕不去,这就是矮脚雾啦。

矮脚雾其实在全国很多地域都会生成,笔者孤陋寡闻,也多次踩着过矮脚雾的脚板。一次深秋游浙北,恰逢傍晚时分,跟着导游观赏当地的民俗风情村,正悠然观赏着,不经意间,村里村外平地涌出了乳白色的雾气,一丝丝一朵朵,密匝匝连成一片,却没有升腾起来,只在离地面一米左右距离飘飘忽忽,刹那间,地面上的诸多景物都随之恍惚起来,连人也一个个变得飘忽不定,这场景变得有趣而玄虚,幸亏仅半个多小时,这雾像是被什么人一把抓住掀去,掀了个透彻,不然我们是不敢放开活动的呢,因为茫茫一片,道路也瞅不清晰,走着,一不小心就会跌跤、甚而误坠水中;还有一次在皖南,清晨时分,正想着到某景点观览,却不料眼前和脚下的地表吐出了一圈一圈的白雾,颇类有人吸烟时吐出的烟圈,还不及细看,那些地表上四面八方的烟圈就汇合成白茫茫的一片,让人啧啧称奇,惊异之余竟有些恐怖。导游说,稍候片刻吧,让“雾姑娘”飘舞走了我们再行动。想必导游是见多了,知道雾霭的路数。果真无多片刻,“雾姑娘”急急乎到别处赶场子去啦。

我说,矮脚雾的确难得一见,可长脚雾却是时常能见着的呢。也是秋冬或初春季节,天气乍暖还冷或忽冷忽热的当口,最常见的雾霭便是长脚雾哩,若遇到空气不洁,还会产生雾霾,让人甚是烦恼。不过笔者对雾霭还是有良多好感,因为它能幻化出许多美好的联想,譬如清晨出门,明明看到不远处塔寺峥嵘,长脚雾掩来,塔寺先是迷蒙,继而全失,再过一段时光,那塔和寺的轮廓又显现出来;又譬如在体育场散步,对面跑道的人们忽而被雾气遮掩了,须臾又显露了出来,待雾气渐渐退去,那雾变成了白色的丝带,一丝丝在他们身上缠绕,然后飞散而去,人整个儿变得轮廓分明。

深秋曾在江南阳澄湖畔支农劳动,那里的老乡对长脚雾特别灵敏,观察得细腻——一个早晨雾来了,又一个早晨雾来了,只待第三个早晨雾来了,村里村外一片呼唤:“三朝迷路(雾)刮西风哉,西风响,蟹脚痒,快张网捕蟹啊……”于是那里的河湖港汊到处搭建起了蟹棚,亮起了蟹灯,捕蟹季节拉开了序幕,阳澄湖大闸蟹也进入了销售和品尝佳期。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