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8日 星期三
桥下驿站旁能否建坡道方便轮椅人士? 想换超龄电梯却因没钱搁浅
第6版:帮侬忙 2023-11-20

想换超龄电梯却因没钱搁浅

业委会查询得知小区公共收益5年为“0”,业主们质疑逾百万元资金去哪儿了?

电梯轿厢内的按键板被透明胶带固定 王军 摄

业主群的聊天记录 受访者 供图

福安大厦 王军 摄

静安区海防路228号福安大厦的多位业主近日向“新民帮侬忙”反映,小区两部电梯服役已超23年,伤病累累、险情连连,电梯滑层异响、业主被困轿厢等事件层出不穷,经安全评估已符合更换条件。但是,这笔换电梯的“急用钱”,小区的账上就是“拿不出”。无奈之下,业主们发起知情权诉讼,竟发现公共收益5年申报记录为零,其中有108.8万元未按规定打入业主大会账户,还有超百万元维修资金的使用缺少必要的证明材料。

老梯惊魂 居民多次被困

福安大厦位于江宁路海防路路口,于1999年竣工,2000年交付使用。大厦住有133户人家,连同隔壁的天香公寓、富荣大厦,目前一起由上海荣正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管理。业主杨女士告诉记者,福安大厦的两部超龄电梯多年来一直“带病服役”,仅今年以来就发生过11次大大小小的故障。

1月16日下班高峰时分,电梯“停工歇业”,业主们称爬楼“都快爬断了腿”,尤其是高层住户苦不堪言。3月24日、5月15日、9月23日,电梯按钮失灵,导致多个楼层业主无法正常用梯。4月13日下午,业主群里有人呼救“被关在电梯里”“报警电话是坏的”,折腾了半个多小时,人才被救出。9月11日下午,电梯再次发生严重故障,多位业主被困。而电梯经常出现的滑层和异响,更是让业主们在经历一次次“惊魂时刻”后连呼:“都被吓出心理阴影了!”

从去年第三季度至今,两部电梯的维修费用已达3万多元。去年8月,业委会通过业主征询,花费1万元委托第三方专业机构作安全评估,结果为“两部电梯均符合更换标准”,出于安全考虑,业主们强烈要求更换新电梯。

小区没钱 老梯改造没戏

记者在现场看到,两部电梯轿厢内的按键板有被多次拆卸的痕迹,上下都有透明胶带固定。在公寓的大堂里,仍摆放着去年就已公布的“福安大厦电梯改造项目”报价公示。

公示了这么长时间,为何至今还没有改造的动静?业主们直言:“没钱啊!”小区维修资金现有约80万元,而2006年初期金额为212万元,维修资金不得低于初始资金的30%是“红线”。小区必须召开业主大会,要么补缴维修资金,要么筹集改造电梯的专项资金。

作为业主代表,杨女士去年7月选择了向法院提交知情权诉讼,要求业委会主任、先后管理小区的两家物业公司提供业主大会、业委会使用维修资金的相关征询及决议记录、维修资金收支账目、银行流水,还有历年物业服务合同、维修更新工程项目合同、停车费公共部位房租费等公共收益明细。今年1月,(2022)沪0106民初23798号判决生效。

公共收益 为何去向不明

今年4月起,两家物业公司对判决相关履行内容已全部执行完毕。而业委会直至今年10月,虽三次前往法院执行庭,但仍没有完全履行判决。

在物业公司的相关履行材料上,2014年至2022年小区停车费广告费公共收益总计1218744元。而上海住宅物业管理网则显示:2014年至2018年小区公共收益连续申报为“0”,仅有140.47元结息存入业主大会账户;2019年至2022年入业主大会账129971.04元,而扣除该笔收入后,至少有1088772.96元公共收益未入业主大会账。据核算,这项“去向不明”的资金,已能完全覆盖小区更换电梯的费用。

通过知情权诉讼,在查阅业委会、物业公司提供的相关决议及征询,并与上海市物业住宅网公开数据核对后,业主们还指出,小区2009年至2022年总共使用维修专项资金1439084.99元,其中18项超1万元的工程项目共涉及资金1424154.50元,至今没有收到业委会相关征询材料。

厘清家底 维护合法权益

依照上海市住宅物业管理相关条例的规定,公共收益定期公示后,要定期打入小区业主大会账户,补充进维修资金账户后再使用。为何100多万元没有进入业主大会账户?这笔钱到底去哪儿了?带着一连串的疑问,记者与上海荣正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取得联系。该公司江经理称,他刚上任不久,往年的公共收益是否全部打入了小区业主大会账目,需要向公司财务求证。但截至记者发稿,对方仍未给予合理回应。

记者又从小区业委会李主任处了解到,福安大厦此前由中星集团申城物业管理,自2014年他担任业委会主任后,就由已经管理了其它两幢相邻住宅楼的荣正物业接管。业委会认为既然已经委托物业公司管理,相关事宜就应该由物业公司处理。业委会的会议纪要、决议确有缺失,目前只能提供成员签字的会议记录。小区自2006年1月至2014年1月间的业委会换届审计报告一直到2017年后才出炉,其间维修资金账户一直处于封存状态。但记者查询到,这样的情况并不影响公共收益及时打入业主大会账户。

业委会李主任说,他们曾多次催促物业公司尽早续签合同,但2018年底合同到期后,双方至今处于无合同服务状态。就公共收益的分配,李主任也没有向记者提供任何合同依据。而维修资金万元以上项目的使用征询、公示等,业委会回复按小区原有的“二个规约”“一个规则”来处理。而业主们提出,业委会至今没有履行判决提供相关材料。

对于相关材料的保存不当,李主任强调业委会没有固定办公场所。针对这一说法,业主们透露,业委会备案证上海防路228号底楼的注册地,实际已被荣正物业长期出租给美甲店,每月3000元,至今47个月的租金收入在上海住宅网上也从未申报。

业主们希望相关部门能及早介入此事,厘清小区家底,在切实维护业主合法权益的同时,有效推动“老梯换新”工程,确保小区的居住安全。对此,“新民帮侬忙”将继续关注。 本报记者 王军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