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8日 星期三
能婴儿乎(篆刻) 候月 一席之地 快与慢 半亲半疏,笔墨飞白喻邻人 张家四姐妹喜欢的颜色 一壶月光醉三秋
第13版:夜光杯 2023-11-20

一席之地

郁钧剑

前些天,老首长、好朋友、把歌词当作诗来写的大文学家瞿琮先生给我发来微信,说广州某出版社要将其与郑秋枫先生合作的名曲《我爱你,中国》,从现存的一千余种演唱版本中挑选出若干精品编辑出版纪念专辑。他说他发现这千余种版本中居然没有我的版本,他希望有我的“一席之地”。我很感动于他友情的真诚与温暖。

其实我在早些年是录过一版的。当年录的时候曾突发奇想,觉得以往的演唱者都是以“美声”的状态演绎的,我能否尝试多些“民族”的意味?即在“咬字”上“狠”一些,在“行腔”上“韵味”多一些,再起伏跌宕些。结果录出来后自己都觉得怪怪的。于是便弃之不用了。总结下来,即是我忽略了此歌的曲式结构不是太适合用所谓的“民族唱法”来演绎的,而且自知之明,这类歌曲也不是我的演唱强项。由此,这也是我继“语言决定唱法”后梳理出“歌曲也能决定唱法”的声乐理念的出处之一。

接到瞿先生的微信后,我考虑再三,婉谢了他希望我再录一版,以拥有此纪念专辑中的“一席之地”之真情。我当然很高兴能于此时此刻拥有“一席之地”,但毕竟要以近七十岁高龄的声音去录一版参与“比拼打擂”,同样该有自知之明。当然,艺术的成就就是靠“比拼打擂”才能“拼打”出来的,当年京剧的四大名旦梅兰芳、程砚秋、尚小云、荀慧生就是通过“拼打”出来的。不过那时候他们都年轻。

话糙理不糙,多位演唱者在一起的合辑就是“比拼打擂”。本来艺术上的比拼打擂是一种正常的进取,问题是现在网络上很多人充满戾气和叵测啊!因此我除了对年龄的“惶恐”外,还有对现实的“惶恐”。现实中需要用“惶恐”的心态准备来面对现实,这太重要了。

惶恐其实就是小心。我们从学龄前起就学到过最基本的生存之道,那就是要小心,要小心过马路,要小心摔跤。如今人老了,仿佛又回到了要小心过马路、要小心摔跤的惶恐之中了。

于是网络上“我是郁钧剑”的公众号即日起就不再发诸如上课的视频了,因为我在与学生切磋探讨一些演唱技巧和方式时,喜欢用“矫枉过正”的方法,我以为如果不“矫枉过正”,很多的不足往往便不能显现出来,说明出来。但现实中往往又是被一些“戾气和叵测”断章取义地剪裁了其中的一节,误导了视听。我惶恐。

于是,我相信瞿先生能理解我不参与合辑的真实心思。同时还是一种对“一席之地”越来越不恋、不屑的真实心思。

小心摔跤哟!小心过马路哟!这是母亲的叮咛,也是儿时老师的叮咛。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