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13日 星期五
“犬子”嗜肉 听歌
第34版:广域/城与事 2019-11-04

“犬子”嗜肉

非我

非 我(浙江湖州,国企职员)

前阵子猪肉价格上浮,“买汏烧”们都感觉到“菜篮子”有些难拎。好在真正吃不起猪肉的人其实并不多。回忆起 “犬子”小时候的嗜肉如命,那才令人哭笑不得。

“犬子” 是古人对自家儿子的谦称,我家小子刚好属狗,他又嗜肉如命,叫“犬子”算名实相符。

“犬子”生于上世纪80年代初。小时候就吃嘛嘛香,胃口出奇好。特别是从他会吃饭起,就养成了无肉不成餐的习惯,所谓“眼睛乌溜溜,最爱肉骨头”,每顿至少要吃50克肉,否则就拒绝吃饭以示抗议。

那时每人每月只有肉票500克。全家三人的定量肉票全归犬子,也只够塞他的牙缝,害得我此后许多年不知肉味。犬子四岁时跟我到单位食堂就餐,让他吃好每餐饭就成了我最头疼的事。因为等我下班,食堂窗口早排起了长队,轮到我时经常肉菜已罄。那小子才不管你的难处,一看没买到肉菜,就拒绝吃饭,并哇哇大哭,哭得我心烦意乱。我只得向炊事员拼命赔笑脸说好话,才买来点他们自己吃的肉菜,犬子一见到肉菜就挂着眼泪狼吞虎咽,令我心情极度郁闷。

这样的次数多了,犬子“食肉动物”的“名声”也响亮了,炊事员们看他经常因吃不上肉哭闹,年纪幼小又无可理喻,只得经常给他留点肉菜,这就算“会哭的孩子有肉吃”了。那些年我根本不必挂心减肥,始终保持着“健美”的身材……

他到外地读书后,嗜肉之性难改。放寒暑假回家,唯一的要求是“多买点肉”。菜场商贩一看我们大买鸡鸭和猪羊肉,就知道我家那“食肉动物”要回家了。

某年国庆节,我与老伴去学校看他,为他带去一只四五斤重的熟鸭子。到学校已晚上八九点钟,我们在招待所安顿住下后,嘱咐他把鸭子找一个凉爽的地方安放,他满口答应。我们不放心,第二天一早问他把鸭子放到什么地方了?那小子拍着肚子说:“爸妈,你们就放心吧,我昨晚已经把它放到最安全的地方了。”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