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8月02日 星期一
被宠坏的郎朗们
第76版:专栏/前廊众生 2021-01-11

被宠坏的郎朗们

胡展奋

胡展奋专栏作家

喜欢历史,酷爱大片

Columnist

网传郎朗夫妇一年上综艺节目四十多档,重复地聊自己的婚姻与怀孕以及“蚂蚁腰”,有媒体甚至炒作他夫人“吉娜的腋窝”……

说实话,我感到真切的反感。常人也就罢了,问题你是一个艺术家,一个被屡屡冠以“大师”称号的人,一个公众人物,就这样把人们往夹皮沟里带?!

早在多年前,如果一定要我说实话,我想说的是,郎朗是个钢琴家,也许还是非常“杰出”的,但从来不是什么“大师”,为什么呢?

我的理解两点,其一,任何行业,“大师”除了“精湛性”,一定具有某种“全面性”,或“多面性”,李斯特是钢琴艺术大师,因为他集演奏、作曲、指挥于一身;肖邦也是,不仅演奏技艺无与伦比,而且所作的钢琴曲有口皆碑;傅聪学琴3 年,已能自己谱曲,后来的造诣之深,自不待言,在《傅雷家书》中,我们可一窥傅聪广博的阅读面和水墨画以及唐诗宋词的修养……我的一个研究音乐理论的朋友说得好,没有原创的,即使“神乎其技”,也只是匠。有学问而技艺精湛且完美体现乐曲原创心灵,原创灵魂者才是“大师”。其二,大师都有大师的风范,傅雷对傅聪说:“先做人,其次做艺术家,再次做音乐家,最后做钢琴家” 就是这个道理,大师是为人师表的,其言行影响公众,当年孟子见梁襄王,“望之不似人君”是什么意思?就是你的谈吐举止猥琐,怎么看都没尊严,不像个做君主的。职业形象也这样,一个钢琴艺术“大师”,据说为了“捞金” 而成天在娱乐节目厮混,大炫怀孕后涛声不变的“杨柳腰” 或“蚂蚁腰”,你又不是楚灵王,难道还诱导大家“饿死”不成?媒体“恶形恶状” 地炒作吉娜腋窝固然下作(有照片为证),但笔者亲睹一个场面,吉娜手持一根布尺在腰间比划,你不能说媒体“构陷” 的吧。

综上所述,当事人的文化素养欠缺是毋庸置疑的,但媒体这么多年来对郎朗等人刻意加持,曲意奉承,随意拔高,恣意追捧,已经造成很负面的后果,换句话说,郎朗就是被媒体与舆论宠坏的!

什么叫“宠”?宠,就是无原则的取悦、褒奖、迁就、溺爱,商纣王宠妲己,可以草菅人命,剖心断骨,供其一粲;周幽王宠褒姒,可以烽火戏诸侯,博其一笑。媒体宠郎朗的意思就是不讲格调,不讲分寸,不计版面,不计社会效果地让其开心惬意,推发行,蹭收视,拉流量,这算什么?!朗朗的举止谈吐可能显露出文化素养的欠缺,要举什么例子只要如前所述,“一年之内蹭四十多档综艺” 已压倒所有例子,所谓“奶油尚且如此,何况牛奶”!你能想象当年的肖邦为了蹭热度而成天累月在某某夫人的沙龙里厮混吗?

一个时期来,艺术圈里不讲文史修养不讲文化底蕴已成风气,搞收藏的不懂文化符号,河图洛书,九宫八卦也没听说过;搞书法的,胸无点墨也不要紧,写得人看不懂才“朴茂拙逸” 呢,而旧时书法家往往就是文章家;画画的也不讲究书卷气,笔者在某校任教,绘画专业的学生,光听说吴道子阎立本,根本不知道曹植、王维、苏轼,即使听说过唐伯虎,也不知道人家是堂堂解元出身,这样的氛围要出什么“家”,什么“师” 岂不是缘木求鱼么。

记得小说家潘向黎说过这样的话:文学看似“无用”,但它好比斧头之背,背越厚重,刃口的力量就越大——它是为你增加“后劲”与“厚劲”的。

据说很多音乐人没有看过《约翰·克里斯多夫》,那么这句话我就不期望他们懂了。

一个时期来,艺术圈里不讲文史修养不讲文化底蕴已成风气。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