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4月13日 星期二
中国十大科技旅游基地 山坳里的天文小镇
第23版:天眼 世界“巨眼” 2021-04-05

山坳里的天文小镇

周洁

天文体验馆里的星际展示充满示来感。摄影/ 周洁

古代诗人屈原的《天问》,率先发出了中国人对于自然科学的疑问。所以他的形象被选作了整个体验馆的序幕。摄影/ 周洁

天文小镇处处充满着天文元素。摄影/ 陈冰

在天文体验馆里有星际穿越的美妙体验。摄影/ 陈冰

“天眼” 是中国人探索宇宙的一只巨眼,而围绕这只巨眼而生的“天文小镇”,也承载着为地方经济发展开辟科技增长点的使命。

记者|周 洁

去年《我和我的家乡》在国庆档打响,其中第二个故事取景地放在了贵州的天眼小镇,令人印象深刻。据说当时总策划张一白最初想拍的是重庆,但导演陈思诚看中了贵州的“天眼”,于是就有了《天上掉下个UFO》。

“天眼” 是中国人探索宇宙的一只巨眼,而围绕这只巨眼而生的“天文小镇”,也承载着为地方经济发展开辟科技增长点的使命。

探访“天文小镇”

《天上掉下个UFO》虽然有天眼的画面呈现,但影片中的天文小镇跟真实的小镇并不在一处。为了有画面冲击力,影片的取景地选择了依山而建、傍田而居的苗寨小镇(三都自治县都江镇月亮村的盖赖传统村落),真正的天文小镇,则坐落于平塘县克度镇的大窝凼。

都说贵州“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分平”,但驱车前往大窝凼,马路笔直通畅。司机告诉记者,这条路是为了“天眼” 新修的,原来平塘县在贵州省内名气不响,虽然景色优美但交通不便,因此游客甚少。

地处深山,人烟稀少,这正是FAST 选址中国贵州平塘的原因之一。不过,因为“天眼” 的落成,像记者一样专程来体验科技旅游的游客现在可不少。

当上海市民还在为南下的冷空气瑟瑟发抖的时候,贵州已经提前进入了春季,当地市民告诉记者,虽然热得早,但贵州的气温很稳定,现在28℃,到了酷暑时节,每天的气温也不过31℃,凉爽的气温让这里一年四季都受到游客的欢迎。

满目春色中,从贵阳出发两个小时左右后,我们来到了大山坳里的“天文小镇”。

初到天文小镇,难免有一种自然的清秀和建筑物的现代感割裂的感觉。售票处开在400 米长的天幕商业街之中,如果到过北京的世贸天阶,以此作为想象的基础,那么“天文小镇”的天幕更长也更震撼。

这里到处都是天文元素。马路两边的路灯设计成了飞船的样子,酒店的餐饮空间以北斗七星命名,宇宙之眼、银河演艺、星辰迎宾三座广场沿着霸王河依次排开。天文体验馆、时光塔、天幕街、南仁东纪念馆、星际家园……在大山坳里,举目四望,皆是星空景色。

大家都知道,FAST 的灵敏度号称是“在月球上使用手机都听得清”,而其要聆听的射电微弱得好比“雷声中的蝉鸣”。此前国际已有射电望远镜团队误用微波炉,导致出现信号乌龙的先例,所以《贵州省500 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电磁波宁静区保护办法》中规定,以台址为圆心,半径5 千米区域被设为核心区,5 至30 千米的环带被设为协调区。不仅关闭了所有公众移动通信基站,进入景区后,游客须将数码相机、手机等一切电子设备寄存,安检人员仔细核查后,游客才能乘坐景区的摆渡车观光游览。

到了望远镜景点入口,还有789 级台阶,拾级而上才能见到心心念念的FAST。FAST 呈现球形网状结构,反射面总面积25 万平方米,周长约1.6 公里,绕着圈梁走一圈足足需要40 分钟。走到观景台俯瞰FAST,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记者身旁一家来自广东的游客就感慨:如此山坳里有如此壮观的科学建筑,世界上能有几个国家能够做到?

不走寻常路,“天文小镇” 剑指科技旅游

其实,和FAST情况类似的天文小镇,开发的方向有迹可循。

美属波多黎各的阿雷西博射电望远镜是世界上第二大射电望远镜,曾对射电天文学的重要发现以及行星和太阳系的研究贡献巨大,凭借该望远镜,人类绘出了第一幅金星表面的雷达图,并在1992 年首次发现太阳系外的行星系统。

可惜的是,由于经费短缺,该望远镜已经在2020 年的最后一个月坍塌。此前,除了承担相关的科学研究外,望远镜壮观的外形常常是电影工作者的灵感缪斯,20 多年前拍摄的007 系列电影《黄金眼》里,有这样的场景:男女主角从一座金属“大锅” 边缘滑向“锅底”,好莱坞电影《接触》的部分场景也是在这里拍摄的。

美国弗吉尼亚州的绿岸天文台是美国第一个国家射电天文台,拥有8 台望远镜。绿岸小镇和“天文小镇” 一样,为了避免信号干扰望远镜工作,严禁使用手机等装置,甚至微波炉都是明令禁止。这里也因此被称作全美最安静的城市,成为美国的“世外桃源”。不少厌烦手机、无线WiFi 等设备的人,慕名前往绿岸体验生活,小镇总人口只有一百多人,平时无人使用手机。

不过,无论是成为都市人逃避生活的“世外桃源”,还是作为影视行业的取景地,都不是天文小镇发展的目的。贵州当地希望跳出这样的旅游开发模式,不单纯依靠拍点电影、做点科普吸引游客“打卡”,而是做好科学研究、学术交流、科普教育的联动。

这份“野心” 由来已久。早在2009 年“中国天眼” 台址详勘接近尾声时,中国科学院—贵州省人民政府全面战略合作座谈会上,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和贵州省旅游局就达成合作意向,以“中国天眼” 工程为示范区,在平塘县克度镇航龙村规划科普旅游景区。

在售票处,记者也看到平塘县天文科普旅游带开发中心的字样。

天幕尽头,是南仁东纪念馆,这里记载着“天眼之父” 南仁东的一生。其在平塘县建成探寻美丽宇宙太空的“利器” 天眼,无疑是最为浓墨重彩的一笔。他对天文学的热爱,激励着后来的科学家们奋勇前进,他的事迹,也影响着青年一代的价值取向和人生选择。他曾说:“这个望远镜它是我们国家自己投资建设的,在大家甚至几代人的拼搏和努力下,主体结构建成。克服困难,不负艰辛,如果有一点瑕疵,我们对不起国家、整个贵州省人民。”

天幕再往前走,是平塘县国际天文体验馆,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位中国古人脚踩蓝色地球的形象,这是古代诗人屈原的雕塑,因为他笔下的《天问》,率先发出了中国人对于自然宇宙的疑问。所以他的形象被选作了整个体验馆的序幕。

整个国际天文体验馆由序厅、儿童天文乐园、射电天文厅、天文科普厅、天象厅等部分组成,从中国古代星象到FAST项目,从太阳系中的恒星、卫星、彗星及其他天体,到黑洞、引力波等知识介绍深入浅出,引人入胜。

公开资料显示,“中国天眼” 景区投资约50 亿元,配套天文时空塔、时光钟摆、时光刻度、喀斯特地质公园、科幻酒店等13 个项目,打造天文科研、科普旅游和青少年科普教育基地,为科普旅游提供了必要的硬件条件。

带学生观察天象世界、认知宇宙规律,有利于让学生认知客观世界,有利于培养学生观察、思考、理解自然事物的科学精神,是提高学生素质教育的重要途径。“天文科普+ 研学教育”就是把科普基地作为面向公众普及天文科学技术知识、倡导科学方法、传播科学思想、弘扬科学精神,开展科普教育活动的场所,开设打造了天文探秘课堂、手工制作课堂、天文探索课堂、专家公开课等内容,以学生作为主导深入体验,让研学团队及各地访客学习、探索天文知识。

每到寒暑假,来自全国各地的学生群体总会让这里变得异常热闹,对科技的向往,吸引着一批批学生和爱好者走进天文小镇。据中国天眼科普基地负责人介绍,依托“中国天眼” 和天文小镇的设施,研学旅行精品课程、天文科普研学夏令营广受欢迎,截至2021 年1 月,已接待超5000 批次、10 万人次的研学团队。包括中科院主办的国际射电天文论坛在内,历年来在航龙天文小镇举办的学术交流活动有上百场。

天文小镇也在改变当地人的思维方式。据当地人介绍,过去平塘人对天文不感兴趣,觉得宇宙很遥远,自从有了FAST,学校不仅开设了天文科普课,还成立了天文社团,许多孩子都对探索宇宙深处的奥秘很感兴趣。“希望若干年后,世界天文学家领域也会有我们平塘人的身影。”

天文小镇为当地带来致富路

小镇所在的地方,叫做克度镇。该镇形成于元代,明初始称为“克度里”。镇内仍存古屯堡、木瓦房,还留存着已经没什么人使用的石磨、水磨和木制织布机。

多年前科学家还在为FAST 选址的时候,镇上大部分青壮年都以外出打工为生,2016 年FAST 建成时,镇上的人均纯收入不足8000 元。

通过发展“天文科普+ 研学教育+ 乡村旅游” 旅游扶贫新路子、新模式,克度镇带动了当地群众1200 人就业致富。在携程旅游发布的《2019 天文旅行报告》中,贵州中国天眼荣膺网络人气TOP1。

FAST 落户建设的大窝凼里,曾经住着12 户人家63 口人。2009 年6 月,这12 户人家搬到克度镇政府所在地——红塘街。10 年过去,其中一户人家杨天信再度回归媒体视野,他们用拆迁的补偿款建起了现在的家,自己也从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变成了一家汽车修理店的老板,他家开的轮胎专卖店每年纯收入二三十万元。

相较于以往光是坡上坡下地往返交通,他更喜欢现在的生活,镇上交通四通八达,各方面都发展得比较好。如今,克度镇马鞍安置点配套了幼儿园、小学、中学、医院,硬化道路宽阔洁净,生活环境整洁舒心,70% 的居民已经入住。

旅游业正在让克度镇实现不可思议的增长,小镇的发展也吸引着在外打工的年轻人回到家乡。一家餐饮店的老板告诉记者,自己就是看到天文小镇的建设情况后,决定回来投资开店的。“我们原本在外面打工,当时听到亲戚说天文小镇落成,看好这里的发展,于是回来自己开店做生意。这几年陆续将旁边的店铺收购,去年疫情虽然有些影响,但今年开春的势头已经很好,相信复苏得会很快。”

小镇房屋的外墙上,有艺术家绘出的星空和宇宙。小镇的居民心中,也有一幅美好生活的星空蓝图。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