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4月13日 星期二
当我们热议赘婿,我们究竟在谈什么?
第63版:赘婿 2021-04-05

当我们热议赘婿,我们究竟在谈什么?

金姬

下图:浙江产生了一批“折迁女”,很多独生子女家庭想挑能干女婿上门。

左上图:杭州萧山一家21 年来专以介绍上门女婿为特色的婚介所——高峰期每年有300 多家庭招赘婿。

右上图:婚介所目前招赘的编号已排到300 多位,但登记报名做赘婿的男性只有100 多位。

上图:浙江省2021届高校毕业生某招聘会上,显示女多男少。

“赘婿” 这个词,在不久的将来,可能就没有讨论的必要了。

记者|金 姬

未曾想到,2021 年春天的一部穿越剧,让“赘婿” 又一次成为国人茶余饭后的谈资。说“又”,是因为早在2004 年,杭州萧山的招赘现象就引发全民大讨论。如今,萧山被网友戏称为“赘婿天堂” 而上了热搜。

上海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刘汶蓉对《新民周刊》表示,“赘婿” 是古代父系家族和分户制的产物。相比以前,如今的入赘婚其实已经没有那么多讲究,赘婿的地位也要高很多。

而在上海大学社会学教授胡申生看来,大家对赘婿这一现象从当初的猎奇到如今的羡慕,关注点似乎有些偏了。“招赘只是自古以来就存在的一种婚姻形式,如今已经有了很多变化,没有必要大肆渲染,更不应该宣扬男方可以‘少奋斗多少年’的不劳而获理念。” 胡申生对《新民周刊》强调说,在提倡男女平等的今天,婚姻在合法的基础上双方可以协商,无论是嫁娶还是入赘抑或是两头婚,都需要双方去用心经营。

这可能才是当下我们热议赘婿的现实意义。

赘婿的真实生活

十几年前,80 后吴恺(化名)从浙江杭州某985 高校毕业前,在学校BBS 上看到了不少《萧山老板招婿帖》,内容大同小异,希望该校有意向的男研究生去萧山入赘,帮忙打理女方家族产业,孩子随母姓,老丈人可以提供房子车子,甚至可以给男方父母也准备一套房子。当时,同是浙江人的吴恺把这种帖子当作笑话看,谁知几年后他也成了赘婿。

吴恺毕业后在上海打拼了几年,收入并没有预期中的高,房价却在不断飙升,眼看自己攒首付十分吃力,浙江老家的父亲突然病重。无奈之下,作为独子的吴恺回到了老家,却已经不适应小镇生活。他的家乡并没有500 强公司或者像样的外企,他一开始在亲戚家的工厂当销售,做了没多久就感觉不是这块料,不得不赋闲在家。

一次高中同学聚会,吴恺遇到了隔壁班的女生小顾,对方高中毕业后读了一个二流大专,如今在老爸的工厂上班。小顾爸爸手里有不少工厂,小顾又是独生女,所以小顾爸爸一直想要招一个赘婿。小顾其貌不扬,也没有大城市姑娘的见识,对吴恺倒是颇有好感。吴恺内心挣扎了一阵子,当小顾爸爸表示除了提供一套婚房和一辆宝马车给吴恺外,还可以负担吴恺父亲所有的医药费,并让高学历的吴恺直接进入顾家家族企业管理层,吴恺终于心动了。

彩礼是小顾家出的,结婚喜酒是中午喝的,婚后生的女儿姓顾,叫外公外婆为“爷爷奶奶”。对于这些,吴恺倒是没什么意见。唯一有些不自由的是他不得不和丈人丈母娘住在别墅里,丈母娘照顾小辈们的生活,老丈人其实是他的领导,所以他在家也有些拘谨。妻子小顾虽然没有富家女的恶习,但从来没有奋斗过也缺乏上进心,对于带孩子这种劳心劳力的事能躲就躲,反而吴恺下班后还要在家带女儿。

每年寒暑假的全家出游,不用掏钱的吴恺身兼司机、导游、保姆、助理等多个角色。如果在国外,他还要当翻译,并不比上班轻松。回顾十年来的赘婿生活,吴恺对《新民周刊》表示,自己并不后悔,否则瘫痪在床的父亲可能很难活到今天,自己也未必能成为一家民企的总经理。而住别墅、开宝马的日常生活,也是他之前奋斗十年都难以企及的日子。

顾家对这个女婿十分满意,也松口说如果生二胎,无论男女都可以姓吴。吴恺表示他没有要二胎的想法,亲手带大女儿已经让他有些力不从心了。

吴恺虽然不是萧山赘婿,但他的经历在浙江一带的入赘婚中很有代表性。萧山当地一家开业21 年的婚介公司工作人员王先生表示:“现在来登记招赘信息的女方家庭,大多看重男方人品、工作能力和双方投不投缘。” 王先生说,以前必须达到的硬性标准,现在也能松动了。比如要求本科以上学历,但确实能力出众的,大专学历也可以。“而且现在开放多了,很多事情可以协商。以前入赘,孩子必须跟女方姓。现在可以生两个孩子,一个跟男方姓,一个跟女方姓。”

为什么萧山多赘婿?

无论是吴恺的家乡,还是杭州萧山,都是浙江民营经济十分发达的地区,也给这一带的招赘风俗提供了土壤。

萧山东部南部发展不均,东部较富裕,南部欠发达,南部很多男青年愿意上门到东部发达地区,就出现了“上门女婿” 潮,要是家中有两兄弟,肯定会有人催着其中一位去做上门女婿,一是减轻父母负担,二是跳入富贵门。

在80 年代初,信息交流不畅,上门女婿还只限于口口相传,倾向在本地解决内需,后来有了做上门女婿业务的婚介所,业务红火。

1987 年,萧山撤县设市,从小农经济模式迈入工业化、城市化发展。2001 年,萧山撤市设区,融入大杭州发展格局,经济实力飙升。

与此同时,严格执行的计划生育政策让萧山一度“女多男少”。根据2000 年的人口普查数据,萧山男女性别比是98.89:100。而到了2010 年人口普查数据中,萧山户籍人口男女性别比是97.00:100。女多男少愈发普遍,且每个家庭大多都是独生女,招婿逐渐成为当地一种婚俗。

尤其是在2001 年萧山市改为杭州萧山区后,产生了大批“拆迁女”。很多独生女家庭便选择挑一个能干的女婿上门,为了家族企业的延续和老有所依。萧山某婚介服务公司资深咨询顾问就表示:“萧山拆迁户增加,每年就有300 多个家庭要招上门女婿,光是我办公桌上堆着的女方资料就有厚厚一叠。”

有意思的是,萧山可能是全国唯一一个把赘婿在拆迁中能分到的份额明文规定的地区——2017年,在萧山网络问政平台上,有网友提出:应如何理解《蜀山街道城中村改造房屋征收安置实施细则》中提到的 “符合入赘条件的女婿”?对此,蜀山街道明确回应:1. 家庭中有一个女儿或者两个女儿;2. 家庭中必须没有男孩;3. 两个女儿只能有一个可以入赘,另一个不能入赘。

福布斯曾统计,中国国内上市家族企业中,3% 的公司的经理乃至董事长都由“女婿” 担任。在萧山,一些著名民企的管理层也有女婿的身影,他们虽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赘婿,但因为帮忙打理老丈人家族企业,也担负起赘婿的部分义务。

以国内第一家上市的民营企业万向为例,创始人鲁冠球就是萧山人。早在80 年代初期,万向就决定“走出去”,而负责国际市场体系建设和品牌宣传的,正是鲁冠球的小女婿倪频。倪频自浙江大学工商管理硕士毕业后,曾在万向基层任职,与鲁冠球小女儿相恋结婚后,接任了海外市场拓展工作。这个女婿没让鲁冠球失望,在他的操盘下,万向完成了30 多个海外并购、参股案例。

曾是萧山首富的荣盛控股掌舵者李水荣,也早早地把女婿项炯炯推上了接班人位置。2017 年,硕士学历的项炯炯从集团董事长助理晋升为公司总经理。如今,项炯炯已经在这个位置上坐了4年,表现不俗。

而对于前文所提的吴恺而言,他已凭借一己之力把老丈人的生意做到了海外。从这个意义而言,对于萧山乃至民营经济繁荣地区而言,赘婿对于女方家族企业而言不仅是家庭成员,也是一个职业经理人,而赘婿也从女方家拿到了人生的“天使轮投资”,形成一种多赢的格局。

这也让如今的萧山招婿条件水涨船高。

对外地人,萧山丈母娘还是有点防备心的,据说以前有外地人入赘,说好孩子跟女方姓,结果上户口时男方偷偷把小孩名字换成了自己的姓。无奈现在愿意入赘的本地男青年少了,萧山老丈人们不得不把招婿范围拓宽,毕竟很多外地适龄男青年的条件都不错。

式微的招赘风俗

在传统印象中,翁婿关系比婆媳关系好处理,赘婿比儿媳在新家庭中更能适应。尤其当结婚前双方所有条件都摆在台面上时,这样的婚姻是否更长久呢?答案是未必!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以“入赘”为关键词,能够搜索到21058 篇法院判决书,其中涉及离婚的判决书就有7750 篇,占比约为36.8%。其中还不乏有争夺家产以及拆迁分配不均等问题的判决。有意思的是,如果按地区来分,有关入赘的离婚判决书,浙江(768 份)仅排第二,第一位则是云南(857 份)。

对此,刘汶蓉指出,这可能是因为宗族势力相对松散且移民较多的地区,对于入赘的限制较少,入赘婚的比例也就略高一些。而在宗族势力非常强大的华南地区,入赘现象非常罕见,赘婿更多是充当一个“工具人”,主要为女方家庭传宗接代。

这几年曝出来的上门女婿刑事案件,主要发生在广东、湖北等地。而在浙江等入赘现象普遍地区,恶性案件鲜有发生。

值得注意的是,萧山的入赘婚,在十几年前因为离婚率高而上了新闻。2006 年,杭州市萧山区法院瓜沥人民法庭在前一年受理的“招赘婚姻离婚案” 就达到20 件之多,而且离婚诉讼案的发起人多数为招赘的女方,“婚前双方缺乏了解,婚后双方性格脾气不合” 成为被使用最频繁的离婚诉讼案由。

萧山宁围镇的一位前任妇女主任表示,所谓入赘女婿离婚潮,多半是那拨最早的入赘婚姻者,男方是外来打工者,学历不高,也不懂得如何去经营婚姻,有些甚至好吃懒做,让女方家庭很不满意。

与此同时,随着二胎政策的全面放开,萧山本地“女多男少” 的现象已经有所改变。而以往“隐身”在父母身后,温顺、恋家、习惯接纳的萧山女孩们,现在也越来越有主见。这些都让萧山传统入赘婚的基础变得摇摇欲坠。

胡申生表示,父母应该更少干预子女的婚姻自由,儿孙自有儿孙福。以孩子跟谁姓来说,《民法典》早已说得明明白白——《民法典》第1015 条规定,自然人应当随父姓或者母姓,但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在父姓和母姓之外选取姓氏:(一)选取其他直系长辈血亲的姓氏;(二)因由法定扶养人以外的人扶养而选取扶养人姓氏;(三)有不违背公序良俗的其他正当理由。

而对于以打理家族企业而招婿的家庭而言,胡申生认为未必一定要家庭内部人士来接班。俗话说:富不过三代。在中国,财富传承一直是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让专业的人来干专业的事,而不是用婚姻去捆绑企业的接班人。

在刘汶蓉看来,现代婚姻中,大家没有必要拘泥于嫁娶的概念。在讲究男女平等的当下,孩子究竟跟谁姓可以商量,不“嫁” 不“娶”的婚姻形式(过去叫“两来两去”,现在叫“两头婚”)也愈来愈受到大众的认可。

“赘婿”这个词,在不久的将来,可能就没有讨论的必要了。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