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4月13日 星期二
信息 诗书画意融笔墨
第78版:艺术 2021-04-05

诗书画意融笔墨

王悦阳

韩伍作品《老子出关》。

其风格初期圆润清晰,中期雄浑淳厚,自新世纪起则求新变革,从老辣朴实走向豪放隽永,在充分继承传统的基础上,自具其貌,格调柔和,清新明快。

撰稿|王悦阳

不知是因缘际会还是命运使然,在当代海上画坛,有韩氏昆仲一门五杰,各有千秋,各具成就,令人称奇。大哥韩澄爱戏,画多以京剧人物见长;老二韩敏,花鸟人物兼擅,画中透出浓浓的书卷之气;老三韩山善画虎,结合现代技法令人称赞;老四韩硕,画人物自成一格,精益求精,作品既有现代感,又有耐人寻味的古意。而作为老五的韩伍,国画、连环画皆出彩,反映现实又不失浪漫情怀,在海上画坛人物画大师日渐凋零的今天,韩伍的诗意风格与古典韵致,无疑成了海派画坛一道隽永而亮丽的风景线。

熟悉韩伍先生的人都知道,他最初是因连环画和插图而成名的。早在1963 年,一本《五彩路》就曾让他获得全国第一届连环画评比绘画三等奖,后来,他长期担任《哈哈画报》主编,在出版社从事美术编创工作,特别是儿童读物的绘制出版,所投入的心血尤多。代表作《灯花》曾获全国第二届连环画评比二等奖。这一系列的画充满了童话的梦境,色彩艳丽,童趣盎然。韩伍画儿童借鉴了漫画的某些手法,略带夸张,让孩子们表情更丰富,动作更活泼,在熟练、简约的笔墨中,勾画出儿童的不同情态,表现出他们的喜怒哀乐,揭示了他们的内心世界。

转向国画创作之后,韩伍选择了古典题材为自己的主攻方向,历代诗文、古典名著、戏曲人物……在他的笔下呈现出别样的光彩。其风格初期圆润清晰,中期雄浑淳厚,自新世纪起则求新变革,从老辣朴实走向豪放隽永,在充分继承传统的基础上,自具其貌,格调柔和,清新明快。他画画又极其刻苦,座右铭是“不教一日闲过”,日积月累,逐渐形成了鲜明的个人风格。虽然他也从宋人白描、陈老莲、任伯年那里得到了莫大的启发,但是他的创作仍然强调以形写神的重要性,也就是说,他的人物画的笔墨服从于塑造人物的要求。认真、严谨地对待每一幅画,使得韩伍的作品不张扬、不草率,就像他为人处世,平和低调,细嚼之下又其味无穷。

生活中的韩伍为人谦和,与人交谈总是言简意赅,朋友们戏称他“连每天说的话都有指标”,但事实上,年近八旬的他,内心世界极其丰富而幽默。他之所以能够成为画坛的多面手,人物、走兽、花卉、山水、书法无不涉猎,不能不说得益于他开阔的艺术视野。他本从海上西画名师钱延康、朱怀新学艺,后又随一代大师程十发先生习画,在中西绘画两方面都打下了扎实的基础。在他看来,绘画的最高技巧就是在于用最简单的线条营造出意蕴最深远的境界。

在韩伍的绘画题材中,历史人物画占了很重要的篇幅。其中既有取材于楚辞的《橘颂》、《诗经》的《木瓜》、唐诗的《琵琶行》、《神仙传》的《女娲炼石》等,也有为《红楼梦》、《西游记》等古典小说名著所绘制的插图,无不精彩细腻,令人难忘。对此,韩伍表示,绘画者要善于从诗文中提炼出绘画元素,使自己的作品在创作上立意较高,同时具有群众性。他画的一些古诗意图,力求将人物、故事、情节交代得很清楚,同时又用简练的画笔以“韵味” 主宰画面,力求把绘画空间从有限的造型伸发向无限的意境中去。

另外就是要着重刻画人物性格与神态,李白“清平乐”的潇洒,李清照“声声慢”的哀怨,都要在熟读作品的前提下,去把握作者的精神实质,再用绘画语言加以表现出来,这也正是韩伍绘画醉人的魅力所在。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