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25日 星期一
心照不“翾” 妥协
第38版:广域/城与事 2021-10-11

妥协

安然

安 然(上海,白领)

结婚时,她知道丈夫家是个大家庭,兄弟姐妹多,七姑八姨更多。

当时觉得挺温馨,但她没料到,有一天,令人感动的亲情也能催生某种“窒息”之感。

自从他们在大城市定居,夫家亲戚来玩的少(来玩最多不过三天),来看病的多。来看病,就理所当然地住到她家里,一住就是一周以上。一般来说,除了父母,她是不接受其他亲人住家里的,哪怕是兄弟姐妹,她也安排他们住酒店,因为住家里真的太不方便太不自由了。但是,丈夫老家人的观念不一样,他们觉得住你家就是和你亲啊,你让我住酒店?不不,何必花那个冤枉钱,没地方睡?我可以睡你家沙发呀。

她与丈夫商量,以后,是否不要让亲戚住在家里了,就让他们住医院附近的快捷连锁酒店,或者住医院旁边那种随时可借退的民宿,也很方便。可丈夫生长的环境使他根本说不出口。于是,他姐眼睛开刀,他嫂子的妹夫肿瘤化疗,哥哥的丈人生病等,都是陪护的人直接住在她家里。家,成了他家亲戚的临时宾馆,还要管吃管喝。

她劝自己,人家生病也是没办法,就当行善积福吧。可是,她慢慢体会到,他家人来家里住,头三天她还能说说笑笑,第五天还能强撑笑容,到第六天已是极限,后面再忍,就是伤自己了。每天早晨起来,下班回家,只见亲戚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空调24小时开着,想换一下新鲜空气都不好说,人家还以为你不舍得电费呢。她就像一头困兽,无处可逃,无法安静,无法做喜欢的事,更无法做自己。渐渐地,她心情变得极差。

每次他们走后,她忙着洗床单、被套,搞卫生。庆幸自己不是生在大家庭,又想到丈夫兄弟姐妹年龄越来越大,他们背后的亲人又成几何倍数增长,以后来看病的越来越多,就瑟瑟发抖。丈夫也能理解她,说亲戚来了,她就出门旅游。可如果住一个月呢?她是不是要在外流浪了……

她上网搜索解决办法,没想到有太多像她这样无可奈何寻求答案的难姐难妹、难兄难弟。

她的一个朋友也被住在家里的亲戚打扰着。朋友说,忍吧,活着,这里那里总得忍。

人生何处不妥协。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