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25日 星期一
日本之秋,远虑与近忧
第46版:环球 2021-10-11

日本之秋,远虑与近忧

姜浩峰

上图:疫情之下,日本举办了奥运会,9月,在东京两国国技馆,秋季相扑比赛也如期举办。

右图:9月17日,日本东京,日本自民党总裁选举拉开帷幕,候选人发表竞选演讲。图中从左至右为河野太郞、岸田文雄、高市草苗、野田圣子。

下图:9月18日上午,《日军“慰安妇”制度罪行展》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3号展厅开展。

上图:9月23日,菅义伟(图中左三)赴美国访问。

下图:安倍之弟,身为日本防卫相的岸信夫,胆敢跑到距离我国台湾地区100多公里的与那国岛眺望台湾。

未来的日本向何处去?除了疫情和经济下行这些短期问题以外,其新政府是否能参透日本的长期国家前途?

主笔|姜浩峰

一年一个秋。

去岁之秋,二度拜相的安倍晋三挂冠而去,理由是肠炎复发,恐在任上不能复起。

接任者是安倍晋三的亲信菅义伟。农家出身的菅义伟,在安倍第一次执政时,曾出任内阁总务大臣。2012年,安倍第二次出任首相,菅义伟再次辅佐,出任内阁官房长官。其令人印象尤为深刻的一次亮相,系2019年4月1日,举着“令和”牌牌对外发布了日本的新年号。由此,人们开始称他为“令和大叔”。本来长期以安倍内阁“大管家” 形象出现在世人面前的菅义伟,在2020年9月14日当选执政党日本自民党总裁。两天以后,菅义伟经过众议院的首相指名选举及德仁天皇认证,正式成为日本第99任首相,菅义伟内阁也于当天成立。

当时,即有媒体评论认为菅义伟可能只是一个过渡性人物、短命首相。在跨过疫情和举办奥运会这两道坎后,安倍或许三度出任日本首相。可在今年9月3日,当菅义伟宣布不参加本次自民党总裁选举,也就意味着自己放弃首相职位时,人们发现——安倍晋三并没有回来。当然,就日本国内局势来说——疫情并未过去,反而在奥运会后强力反弹;而疫情下奥运会之举办,又令日本经济前景不那么乐观。此时此刻,即便安倍晋三的肠炎又消停了,他也认为不是自己复出的最好时刻。

未来的日本向何处去?除了疫情和经济下行这些短期问题以外,其新政府是否能参透日本的长期国家前途?日本位处东亚,与中、韩、朝、俄等国是搬不走的邻居,如何与邻为善,共谋发展?二战以后,日本长期充当美国小弟,一度在经济领域获得不小的收益,却也在自身国内生产总值(GDP)达到美国七成左右的20世纪80年代中期,被美国通过广场协议等打压,遭遇“失去的20年”。这一期间,日本眼看着中国的GDP超越自身。2019年,中国的GDP已经达到日本的2.65倍。新冠疫情成为全球大流行之后,2020年,中国又成为全球唯一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两国GDP差距将进一步拉大。日本国内不免有人愈加担心起未来。然而,这种担心,是否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呢?

河野之变

主张扩军备战,认为二战后对日本武装力量的各种明文限制已经过时,这是曾担任日本防卫大臣的石破茂的素来主张。去年在自民党总裁选举中败给菅义伟,今年眼见着菅义伟辞职,石破茂却没有趁机宣布参选,而是转而支持菅义伟内阁的行政改革担当大臣河野太郎竞选自民党总裁。

自民党内石破茂这一派系的举动,给河野太郎所带来的不仅仅是人气飙高,还产生了“1+1>2” 的神奇效果。在参选自民党总裁的四人中,前政调会长岸田文雄、前总务大臣高市早苗都是以偏向保守派而闻名,河野太郎与自民党代理干事长野田圣子则一直以温和派著称。河野太郎想要上位,他想到的是拉拢自民党内各种派系。于是,在9月10日,他一改往昔的派头,做了一番偏向于保守派的讲话。不过,这段讲话,也不过是在日本王室继承方面有所表态。当时,河野太郎说:“日本之所以为日本,最重要的基础就是王室和日语。” 听上去,这段话也不痛不痒,甚至,假设这段话由岸田文雄或者高士早苗来说的话,未必在民众中掀起一点波澜。可这段话由河野太郎来说,效果大不同。毕竟,河野太郎此前曾大力宣扬——未来的天皇可男可女。这对日本政界、民间所认为的天皇“万世一系” 是个巨大的冲击。河野太郎9月10日的讲话,相当于当众收回了他此前的表态,将自身的认识故意退回到保守派认账的地步。这种表态,已经让其周围自由主义色彩浓厚的政治人士大吃一惊。不过,河野太郎阵营中,有年轻议员如此解释河野太郎的言行:“在这种世态下,若被认为并非保守派,支持就会减少。” 言下之意,河野太郎的举动主要是为了拉选票。

接下来,河野太郎需要稳住自己的基本盘,再拉拢更多保守派。这时候,他需要石破茂的帮助了。然而,在分寸感上如何拿捏,又需要非常小心谨慎。

在9月8日的记者会上,针对自民党总裁选举,有记者就石破茂是否考虑支持河野太郎一事询问河野太郎。河野太郎回应道:“石破茂的事情请去问本人,他的事情,我也没办法回答。” 也就是说,河野太郎既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可此后的事态,印证了外界的猜测。《日本经济新闻》报道称,河野太郎9月13日拜访了石破茂在众议院议员会馆的办公室,并向其表示“希望能助一臂之力,最大限度发挥‘石破派’的力量”。双方交谈了大约20分钟。9月15日,石破茂在记者会上正式宣布支持河野太郎。石破茂说:“我决定支持他,因为我们对改革的渴望、我们的政治哲学、我们对这个国家当前局势的担忧以及我们的使命感是一致的。”这时候,河野太郎根本不需要再表态了——他的偏自由主义的基本盘稳住了,石破茂的基本盘也相赠于他,这两个基本盘相加,已经让河野太郎胜选概率增大不少,更何况“河野太郎-石破茂” 联盟,让自民党内不少小派系前来归附。也因此,河野太郎如今被认为可以与安倍晋三、菅义伟所固守的自民党内最大派系“细田派” 放手一搏。

就本次竞选本身来说,自己否定自己“女天皇” 之言,这是一记实拳;“石破茂回答石破茂”,这是一记虚拳。河野太郎之所以要打这一实一虚之拳,目的就是为了击败另外三位竞争对手。

不妨看看保守倾向更为严重的岸田文雄和高市早苗如何说。

岸田文雄是自民党内宏池会的会长。日本前首相池田勇人在组建宏池会时,提出了“轻武装,重视经济” 的政治路线。然而,当岸田文雄把持宏池会以后,就开始拼命消除该会的“鸽派” 形象。岸田文雄在竞选期间,多次表示要提防中国之崛起。靠这些对华强硬之语,岸田果然收割了不少“地方党友”的选票。

但在本次自民党总裁选举中,高市早苗分走了岸田的不少选票。日媒分析,“造王者” 安倍虽然不是“细田派” 的头目,但对自民党最大派系的决策能起到关键作用——他一手将众议院议员细田博之推上派系会长之位,已经使得很多人在背后称“细田派”为“安倍派”了。而安倍此次选择支持不在任何派系的高市早苗。

有“女版安倍”之称的高市早苗,口气比岸田更为保守。她竟然声称,如果她当选,就要构筑能覆盖中国所有空军基地的导弹阵地。高市早苗甚至号称,要通过“在经济和科技等各领域构筑国防体系,重拾日本的骄傲”。面对高市早苗如此危险的言论,另一位女性、媒体人樱井良子竟然称:“虽然现在存在日本被中国压制的氛围,但若能推行高市那样的想法,可以实现大逆转。”

樱井良子何许人也?其父母是二战期间在越南的日本人。1945年10月她出生于越南。当时正逢日本战败,她随父母回到日本。长大后,她在20世纪80年代成为日本电视台《今日消息》主播。之后,加入右翼的所谓“历史事实委员会”。2007年6月14日,“历史事实委员会”在美国《华盛顿邮报》刊登题为《事实》的整版广告。广告用5个所谓的“事实”,强调“没有发现历史资料能明确显示女性被日军强迫卖淫”,“二战时日军强征亚洲女性成为‘慰安妇’的事实不存在”。就是如樱井良子这样泛起的沉渣,在支持高市早苗。可最令人忧心的是——共同社分析认为,河野太郎、岸田文雄和高市早苗背后,三个阵营的竞争,实际上是“鹰派竞争”。“4名候选人中,只有自民党代理干事长野田圣子与这种鹰派竞争保持距离。她在对华方面强调外交努力,在王位继承措施上是唯一提出了女系天皇选项的人。然而,她是在单打独斗。” 共同社如此评论道。

要知道,河野太郎的父亲河野洋平,在上世纪90年代初任内阁官房长官时,发表“河野谈话”——承认日本在很长一段时期内,在很多地方设置了慰安所,在那里有很多“慰安妇”。“慰安妇” 问题给很多女性的名誉和尊严带来了严重的伤害。对于“慰安妇” 经历的痛苦与伤害,日本政府表示由衷道歉。

如今,连河野洋平之子都加入“鹰派竞争” 的混战,可见自民党的内斗有多么令人遗憾。

无言对美

各路候选人争相在竞选演讲中提到中国,却几乎没有人提出日本如何应对美国的问题。更反常的是——在自民党首相竞选处于最后竞争阶段的时候,在日本,日美关系的头条新闻来自于即将卸任的菅义伟。9月23日,当菅义伟乘坐日本政府专机从东京羽田机场起飞之前,美国给了日本一个所谓的大礼包。美方于9月21日宣布取消对日本产食品采取的进口限制。此前,受2011年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泄漏事故影响,美国曾明文禁止进口福岛县等14个县生产的共计100种食品。其中,针对福岛县产食品的进口限制最为严格,禁止进口的种类也最多,达35种,包括牛奶、大米、牛肉等。

然而,此次访美,菅义伟遭遇的压力并不小。

国内方面给他的压力在于——在野党认为,处于首相之位“垃圾时间” 的菅义伟,不该去美国参加重要会议,而该把机会让给下一任首相。处于日本国内政治斗争之位者,似乎还没搞清楚——菅义伟去美国,主要是为了参加美澳日印“四方安全对话”(QUAD)。这一安全对话何时召开,主要看美国布置所谓“印太战略” 作业的节奏而定。与此同时,由美国主导的四国领导人开会,什么时候轮得到日本决定会议时间了?某种程度上说,日本方面谁去美澳印日“四方安全对话”,并不重要。前往者,无非是记录下美国的态度与授意,回到国内去执行罢了。

国际方面给他的压力在于——即便知道菅义伟是即将卸任的首相,美国也相信日本的执行力。也就是说,美国并不是力挺菅义伟,寄希望于他能够日后东山再起,而邀约他开会。美国方面完全相信,即便菅义伟来美开会,回到日本后首相换人,菅义伟也会不折不扣传话,将美国的意图告诉接任者。哪怕这个接任者,譬如河野太郎,在自民党内与菅义伟属于不同派系,照样会根据菅义伟所传达的“四方安全对话” 成果去执行。

美国为什么要在日本新首相浮出水面之前,急吼吼召开“四方安全会议”?只要看一看美国此前的节奏——先是推动“五眼联盟”,亦即美、英、澳、加、新这五个盎格鲁撒克逊国家,从情报共享发展到共同以人权等借口遏制中国。但在今年上半年,就出现了美国并不希望看到的情况。譬如新西兰外长纳纳娅·马胡塔向五眼联盟的合作伙伴们发表讲话:“扩大五眼联盟的权限对我们来说不适宜。” 此后,在美国主导下,美、英、澳三国急吼吼搞出了个“奥库斯”(AUKUS)三边安全协议。奥库斯可谓是美国打造遏制中国包围圈的一个核心圈层。为此,拜登当局不顾其他盟国的反应——譬如让澳大利亚单方面撕毁与法国的价值650亿美元的潜艇合同,不顾《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与澳大利亚签署核潜艇建造协议,只为了让这个核心圈层看起来坚固。问题是——日本发现,自己并不是盎格鲁撒克逊国家,美国为了打造核心圈层,可以对法国予取予夺,自然更可以对日本予夺予取。毕竟,美国曾用原子弹打服过日本,至今仍在日本包括所谓冲绳县设有八十余处军事基地或者军事设施,分别属于美军陆军、海军、空军和海军陆战队。理论上说,根据日本国宪法第九条,日本自卫队根本不是军队。美军才是日本列岛和琉球群岛上目前唯一的成建制军队,共计3万余人。

在这样的情况下,无论日本领导人是谁,也不管其还有几天任期——只要美国有需要,特别是类似“四方安全会议” 这样看起来很提携小弟的会议,日方一定屁颠屁颠赶紧与会。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教授刘江永认为,自安倍晋三推行“靠美制华” 以来,日本领导人在对华问题上,逐渐有几手清晰的路线——在全球推进“自由开放的印太”,拉拢印、澳等国孤立中国;与“台独” 势力相互利用;针对钓鱼岛排兵布阵……。“前不久,菅义伟、麻生太郎、岸信夫、安倍晋三等日本政要在台湾问题上大放厥词,表明目前日本高层,即国安会(NSC)在相关问题上已达成共识,确定下基本的方针政策。” 刘江永说,“这实际上是在半个世纪之后回归佐藤荣作外交政策轨道,并有所发展,是对中日邦交正常化以来日本对华外交基调的一种倒退式修订,背离了当年自民党主流派田中角荣和大平正芳的对华政策。”

河野太郎在其8月27日出版的新书《推动日本前进》中称,为应对军事力量急速扩张的中国,应维持并强化日美同盟,并寻求与持有共同价值观的亚洲各国建立同盟组织。从中不难看出,日本有人正在对刘江永所称的“背离” 进行理论架构。

另一方面,刘江永也指出,在日本看似追随美国的对华政策背后,日本有着自己的小九九。“拜登执政后,他们担心美中接近,希望拜登政府继续贯彻特朗普政府的对华强硬立场。” 刘江永说,“日本并非简单追随或为讨好美国而推行对华强硬政策。面对趋于衰落的美国和日益壮大的中国,日本筹划着自己的战略构想。” 只是,日本在筹划自己的战略构想时,暂时对美国仍保持顺从,且呈不声不响的状态。

与邻何为

如果日本希望利用中美之间的分歧而达到自身的目的,恐怕又将出现战略误判。短期看,可能占到一点小便宜,可长期看,必然又入歧途。

“中美关系现在确实正处在一个重要的十字路口。” 刘江永说,“拜登执政后,中美战略竞争可能持续存在,但竞争不一定是对抗,更非冲突。竞争中同样可以有合作。美日两国内都有懂事理的有识之士,主张客观认识中国,积极对话合作。中国不是苏联,更不是历史上的德国。中国作为过去曾经受过殖民统治的东方古国,有自己的文化道德和价值体系,其中之一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所以中国在实现民族独立和建立新中国之后,没有用报复手段对付任何一个曾经欺负过中国的国家,而是采取独立自主的和平共处外交政策。”

审视日本与周边国家的关系,就能看出,日本并不是仅仅与中国关系紧张。

在北方,从安倍晋三,到菅义伟,再到河野太郎,都曾与俄罗斯就“北方四岛”(俄称南千岛群岛)问题进行交涉。尽管日本无论何人、何种方式,总是碰一鼻子灰结束一段谈判,可日本政客回到国内,又是另一番对俄强硬嘴脸以告国人。

在朝鲜半岛方向,日韩两国都是美国小弟。然而,即使美国屡屡劝和,也无法让日韩真正和解。除了独岛(日本称竹岛)这样的领土纠纷以外,韩国民间对日仇视感持续处于高位。原因相当清晰——日本不愿意正视历史。而自菅义伟任首相以来,日本国内右翼势力不断抬头。9月初,日本政府又决定在教材中不再使用“从军慰安妇” 和“强征” 表述,使得日韩之间矛盾继续加剧。韩国外交部有关人士表示,日军“慰安妇” 动员、招募和移送的强制性,是不可否认的历史事实。可日本方面不仅不以为然,还在外交场合教训起韩国来。9月23日,日本外相茂木敏充在美国纽约与韩国外长郑义溶会谈,就原“慰安妇”和原被征劳工等历史问题再次要求韩方采取恰当应对。郑义溶说明了韩国政府的立场,双方未能达成共识。

今年9月1日,朝中社发表了朝鲜人被强征受害人及家属协会发言人的谈话,其中写道:“我们对日本当局和右翼反动派未对令人发指的朝鲜人大屠杀罪行做出谢罪和反省,却疯狂热衷于歪曲历史和不合时宜的反朝反总联镇压活动的鲁莽妄动禁不住愤怒,并以全体过去受害者及其家属的名义对此表示强烈谴责。”

可日本政客的表现呢?从安倍晋三、岸信夫这兄弟俩参拜靖国神社,到“女版安倍” 高市早苗叫嚣称,哪怕自己竞选上位,以首相之躯,照样要去参拜靖国神社。在日本问题专家、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笪志刚看来,自民党作为日本执政党,其中长期外交政策,特别是对华政策正在发生转型。笪志刚说:“日本正在与友好的对华态度渐行渐远,逐渐转向防范、遏制以及对立。而且,受到日本舆论的负面影响,包括在野党在内的日本社会保守氛围日趋增强,已经对‘遏制中国’达成某种共识。

前外交官、曾任广岛市立大学广岛和平研究所所长的浅井基文指出:“日中关系存在随着美中关系而变化的脆弱性。” 鉴于目前美中对立激化,他表示:“不迎合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也理解中国的立场将有助于日中友好。” 可是,作为河野洋平之子的河野太郎,是否能一如他的父亲那样,尽力去实现对华友好呢?

日本问题专家、天津外国语大学国别和区域研究院教授田庆立分析称:“世界局势已呈现‘东升西降’的发展态势,亚洲区域乃是21世纪的生机和活力所在。尽管日本政局出现更迭和动荡,但在推动中日关系发展方面,无论是谁担任首相,还是应该在加强中日合作上下功夫,而不是在安全领域较劲斗狠。” 看准了世界大势,日本之远虑才能得以降低甚至消除……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