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25日 星期一
兵团精神:铁肩担当“屯垦戍边”重任
第40版:中国共产党的100年 2021-10-11

兵团精神:铁肩担当“屯垦戍边”重任

知蓝

1951年,十七团战士一边放羊,一边还担负保卫边疆的安定的任务。

军团第一犁。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67年的历史,是一部艰苦的奋斗史、奋进的发展史、辉煌的建设史。

撰稿|知 蓝

在祖国的西北边陲,有这样一支特殊的部队:他们不列入军队编制,不拿军饷,不穿军装,永不换防。这支特殊的队伍,就是1954年10月7日成立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67年的历史,是一部艰苦的奋斗史、奋进的发展史、辉煌的建设史,同时也是一部民生改善史。兵团在巩固国家边防、维护社会稳定、增进民族团结的同时,极大地促进了民生改善。

屯垦兴,则边疆宁

在正式的定义里,兵团实行的是党政军企合一的特殊体制,由国家实行计划单列、受中央政府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双重领导的特殊社会组织。

而想要了解这一社会组织存在的原因,则需要回顾漫长的中国历史。屯垦戍边,既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一直以来的最大使命,也是两千多年来中国的中央王朝巩固边防、开发边疆、维护多民族和谐相处的重要举措。

据史料记载,汉武帝元封六年(公元前105年),汉军在乌孙国的眩雷(今伊犁河谷)即开始了屯田,史称赤谷屯田。唐朝时期,西域地区“有军就有屯”,屯垦时间长达161年,人数多达5万余人。到了清代,新疆屯垦事业空前发展,1911年时,耕地已增至70.3万公顷。

屯垦废,则边疆乱;屯垦兴,则边疆宁。

1949年,王震将军率部队入疆,新疆和平解放。面临的最大困难就是粮食问题。那时国共双方部队共17万多人,一年所需粮食10万吨。号称面积中国第一的新疆,却无力供应。当时新疆人均占有口粮不足200千克,除去地租、口粮和种子外,所剩无几。如从国外进口粮食,运费就是粮价的8到10倍。

为避免大军长期驻守给新疆人民带来沉重负担,毛泽东主席要求王震:你们既要当战斗队,也要当生产队和工作队。从此, 就这样,一支以开荒南泥湾的三五九旅为主体的英雄部队进驻天山南北,战士们从战火硝烟中走来,一手拿枪,一手拿镐,劳武结合,屯垦戍边。他们把青山碧水、耕地沃野让给人民,自己开垦荒田。

1952年2月,毛泽东签署《中央人民政府革命军事委员会命令》,宣布将部分部队改编为生产部队。驻疆军区部队已实现粮油的自给有余,并且还将大量棉花运往内地支援祖国轻工业的发展。1954年8月6日,中央军委、总参谋部批复同意第二十二兵团部与新疆军区生产管理部合并后改用“生产建设兵团” 的名称。

当时新疆军区有17.5万人被编入生产部队,从军队自给性生产转为企业化生产,隶属于中国人民解放军新疆军区,这也是新中国最早的屯垦戍边部队。1954年10月,中央军委决定将新疆全部生产部队合并管理,组建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

纪录电影《绿色的原野》有一幕的台词这样写道:当战斗中,战士们曾幻想着有一天能回到这里唤醒草原,今天,他们回来了,不过胯下已经不是战马,而是建设边疆的拖拉机。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成立后,全国各地大批的青壮年、复转军人、知识分子和科技人员也纷纷加入兵团行列。经过兵团人的艰苦奋斗,到1966年兵团农场已达到158个,人口规模148万,形成多门类工业体系,各项事业发展都达到较高水平。

但到了1975年,兵团被撤销。中央决定于1981年恢复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此后,兵团进行了二次创业,将建设和发展推入新时期。

艰苦创业 代代传承

2014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新疆考察时说,兵团成立60年来,广大干部职工扎根新疆沙漠周边和边境沿线,发挥了建设大军、中流砥柱、铜墙铁壁的战略作用。

在“西北边境第一团” 兵团十师一八五团一连陈列室门前的一块石碑上,刻着这样一段话:“割不断的国土情,难不倒的兵团人,攻不破的边防线,摧不垮的军垦魂。” 这是广大兵团职工群众履行维稳戍边职责使命的生动体现。

在小区散步的八师一五〇团退休职工毕秀芳感慨地说:“我们当初来兵团时憧憬的生活都已经实现了,特别是现在,团场树多、风沙少,环境越来越好,我们的生活也越来越幸福。”艰苦创业,这一兵团精神的重要内容,在兵团建设发展的各个时期都得到弘扬。

据兵团军垦博物馆讲解员介绍,解放初期为了支援新疆工业建设,王震将军动员全军指战员节衣缩食,将每年两套单军装改发为一套,一年一套棉军装改成了三年一套,衬衣的翻领省掉,军服口袋四个改成两个,甚至省下口粮用来投入工业。

为了不与民争利,不与民争水,不与民争地,兵团选择了条件恶劣的“两圈一线”(“两圈” 是指环塔克拉玛干沙漠圈与环古尔班通古特大沙漠圈,“一线” 是指边境线)进行部署,留在了水、电、路三到头的茫茫戈壁滩进行开垦。

此后兵团基本条件得到改善,但吃苦耐劳的精神一直延续了下去。在兵团第八师150团附近,负责维护古尔邦通古特沙漠边缘防风阻沙基干林的护林员马晓华,每天需要行走二三十公里来浇灌树林。这里的林子有380亩,要整个浇完一遍需要半个月。

马晓华说,他的父亲曾也是这里的护林员,在父亲去世后,他便一直守护在这里,虽然条件很艰苦,但如果没有这片林子,大家的日子会更苦,“我们就是被风沙刮穷的” 。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二师5个团场,为给后人留下一条绿色长廊,用双手遏制沙漠合拢,让这里有了生态林、防风林、道路林等5道屏障。2017年,他们便把两大沙漠各推后了6公里和8公里。2019年年底,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实现贫困团场全部摘帽、贫困连队全部退出、贫困人口全部脱贫,兵团脱贫攻坚战取得了决定性进展。

“每一个兵团人都是一部长篇小说,都有一个传奇的故事。”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作家韩天航在小说《春暖》中描述道:“太阳暖融融地照着大地。树枝上已经吐出几片嫩芽,黄绿黄绿的……”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