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25日 星期一
火爆综艺,让女性“看”和“被看见”
第67版:文化 2021-10-11

火爆综艺,让女性“看”和“被看见”

王仲昀

摇滚歌手张淇是《披荆斩棘的哥哥》中的一匹黑马,人气颇高。

上图:大湾区和说唱组合结成的团队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

上图:《乘风破浪的姐姐》作为一档热门综艺引发各界热议。

下图:在热播综艺以及影视剧中,女性一直以来都充当着“被凝视” 的对象。

无论是《哥哥》或此前《乘风破浪的姐姐》(以下简称《姐姐》),还是连续火热数年的养成类“爱豆” 选秀节目,其最大的共同点都是——相较男性,女性成为主要收视人群。一个以女性审美占据主流的影视创作时代,是否已经到来?

记者|王仲昀

2021年夏天,《披荆斩棘的哥哥》(以下简称《哥哥》)“火” 了。无论是中国风,还是嘻哈说唱,或者港台经典再现,加上本身豪华的阵容,这档节目在过去两个月拥有超高热度并不令人意外。节目始终聚焦一群并不年轻的男星们,直男气息随处可见,但是谁能想到,在网络上为其直呼“越来越上头” 的网友,大部分都是女性观众。

骨朵传媒数据显示,《哥哥》的女性观众占比接近70%。除了最直观的数据,《哥哥》背后女性观众群体之庞大,从社交媒体上的相关讨论也能清晰地感受到。那些活跃在热搜话题当中的主体,往往都是女性观众。

这在节目内容之外形成了另一个看上去有违常识的现象:为何一款主打男星的节目,却在播出后令各个年龄段的女性观众欣喜若狂?事实上,无论是《哥哥》或此前《乘风破浪的姐姐》(以下简称《姐姐》),还是连续火热数年的养成类“爱豆” 选秀节目,其最大的共同点都是——相较男性,女性成为主要收视人群。如果将目光投向另一领域,也不难发现国内主打女性题材的影视剧越来越多。

这一现象不禁让人产生联想:在影视创作中,从题材选择到目标受众,如今女性色彩格外突出,背后究竟有哪些缘由?更有业内人士提出:一个以女性审美占据主流的影视创作时代,已经到来。“傻白甜”与“玛丽苏女王”在减少

关于过去多年国产影视剧形成的套路,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毛尖曾在2021年一场脱口秀中有过精彩的总结:“富二代开门,实习律师一头撞过去。一个女孩,在没有人的时候,再崎岖再恐怖,也不会摔跤,但在窗明几净的总裁办公室门口,会七八九十次地跌倒,人类历史上,十亿分之一的灰姑娘和英俊总裁的相逢概率,已经全部被我们的影视剧用光。”

戏谑的玩笑话,反映了此前国产影视剧涉及女性内容时非常有限的创作空间。除了都市剧当中这些最常见的“傻白甜” 灰姑娘,传统古装剧中的女性主角也陷入类似的窠臼。毛尖认为,古装女主往往“顶级配置”、“颜值四海最高”、“地位八荒无敌”。

不过,上述女性影视化表现似乎在近两年呈现出一些新态势。随着女性剧集市场逐渐成熟,观众的口味要求显然也相应地走高。人们不再满足于常规女性剧中轻易陷入恋爱旋涡的“傻白甜” 女性角色,也看不惯在职场上一路“开挂”、高歌猛进的“玛丽苏女王”。摆脱虚假和稚嫩,拥有独立人格和充实思想,并能以专业能力换取职场成功的成熟女性,开始逐渐出现在观众们的想象和期待中。

根据百度搜索发布的2020年度国产电视剧榜单,女性题材作品占据了半壁江山。其中,以《三十而已》和《安家》为代表的现实题材作品,一度在互联网上引起讨论热潮。这两部剧在题材和内容上有一些相似点,比起过去那些一路“开挂” 逆袭成功的女主,它们都表现了都市女性在迈向独立命运时面临的纠结与迸发的能量。剧中的女性们来自不同阶层,在青年时期遭遇了婚姻、家庭、事业乃至思想的困境,最终携手他人实现了共同成长。

除了影视作品上的变化,近来的综艺节目也涌现出新鲜的女性特色。百度搜索大数据显示,关注女性综艺人群以女性为主,占比近七成,集中在“80后” 到“Z世代”这一年龄段的群体。

在这些综艺节目中,既有《姐姐》这样的现象级节目,当然也包括上述《哥哥》,还有近几年一度越办越热的偶像养成选秀节目。其中,这些选秀节目通过打造一批又一批高颜值、有活力的年轻偶像,吸引了广大同样年轻的女性观众乐此不疲的追随。

这种追随不仅仅是收看节目,更体现在节目之外实打实的打榜消费行动中。如今说到这一群体,或许公众对另一个称呼更加熟悉——“饭圈女孩”。

通过上述现象,我们能够看到今天的影视生产中,无论是内容或者题材聚焦女性,还是以女性作为主要受众,这些趋势都愈发明显。戏里戏外,网络热搜榜单似乎再一次印证,只要与女性的关切相连,便不愁没有观众。可以预见的是,未来一段时间,女性题材仍将会是影视创作与综艺生产的热门。

“哥哥” 为何与众不同? 

如今随着《哥哥》一轮接一轮进行演出,一个个热搜话题下女性观众们也总是在第一时间对节目中哥哥们的表现进行评论和分析。这与过去显然有所不同,因为很长一段时间里,无论是综艺节目,或是影视作品,女性更常见的是一种“被凝视” 的定位:她们是被选拔,或是被评论的对象。英国文艺批评家约翰·伯格(John Berger)曾提出,女性往往拥有双重凝视,其中之一便是来自男性的凝视、观察。而现在,至少在这档热播综艺中,男性成为“被凝视” 的对象。

分析这一变化产生的动因,在上海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刘汶蓉看来,需要分两部分回答。首先是解释为何过去女性常常处在“被凝视”,然后再回应如今这种转变发生的缘由。“影视创作中那些‘傻白甜’女性形象的产生,其都与女性长期以来自我身份认同有关。在旧时期,女性长久以来被视为男性的附属品。这种潜移默化的影响,使得社会上对女性的价值追求一度停留在‘找个好对象好家庭’,或者满足另一半对自己的期待即可。” 刘汶蓉在接受《新民周刊》采访时表示。而一旦有女性无法在现实生活中满足上述价值追求,难免有人希望在影视作品中寻求认同或者精神寄托,于是“无脑爽” 或是“玛丽苏女王”的题材便应运而生。

这是过去的常态,而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与全球化、信息化浪潮的冲击,传统的社会价值定位也发生了变化:不论男女,现代社会的人们都开始追求个性化、多样化的发展。从这一层面上来看,女性成为综艺节目主要受众,以及影视创作中女性题材的升级,都与社会的进步、发展密切相关。对此,英国文化研究代表学者之一雷蒙·威廉斯(Raymond Henry Williams)认为,在作者的创作过程中,观察和写作都要考虑到所处历史阶段的人,在同等问题上所共有的情感结构。

此外,对于不同类型的综艺节目为何都视女性为主要受众的原因,刘汶蓉同样提到了“情感认同” 所起到的作用。“年轻的女孩们在现实中可能一时难以实现自我价值追求,便转而希望通过送那些与自己年龄相近的偶像出道,找到自己的精神寄托。” 刘汶蓉说道。

在她看来,不同年龄段的女性,能在不同类型的综艺节目中找到自己的价值认同,即通常人们所说的“共鸣”,这解释了她们共同成为主要收视群体。唯一的区别是,年轻人想看到“年轻偶像” 成功出道,而稍微年长的人会在意“家庭和睦” 或是“事业进取”,但最终的归宿都一样。

上述变化背后,资本的力量更是不容忽视。刘汶蓉在采访中表示,资本的市场选择使其在看到女性受众愿意为节目或者影视作品“买单” 时,自然会主动迎合女性。换言之,当“养家糊口” 不再是男性独有的职责,女性拥有了更多的话语权的同时,自然在经济上获取了更多自主性,而这一点也被资本敏感地捕捉到。

北京大学戴锦华教授更是直言,作为年轻选秀节目主要受众的“女性”,指的是“有消费能力和消费欲望的女性”。

以近几年的女团或男团养成类节目而言,训练生往往有各自签约的经纪公司。因此,节目的最终走向,不仅是个人能力的比拼,更是背后资本力量间的博弈。实现源源不断的资本收益,才是投资方频繁创办此类综艺节目的根本追求。从这个层面上看,对节目的制作方而言,收视主体的性别构成或许没有消费能力重要。2021年上半年,年轻女孩给偶像打投“倒牛奶” 的事件,便成为了一小部分女性观众盲目陷入资本“游戏规则” 的最新写照。

目前的女性视角,往往“少了点什么”

从《姐姐》到如今的《哥哥》,这两档由芒果TV在一年内打造的综艺中,性别色彩如今已是绕不开的话题。早在2020年《姐姐》热播时,就有不少评论认为,节目中“姐姐”们表现出了传统“傻白甜” 以外更加丰富的形象:细腻、耐心、敏锐、温柔、感性,又不失力量之美。伴随着社会各界的女性力量越发蓬勃卓越,尤其是新冠疫情出现一年多以来,女性力量更是在各行各业愈发显现。

因此,当如今影视作品中的女性视角看似越来越丰富时,有人会追问:一个以女性审美占据主流的影视创作时代是否已经到来?还是说,上述现象只是投市场所好,循着一些新标签激发女性受众的倾诉欲?

在刘汶蓉看来,讨论这样的时代有没有到来,并非最重要的问题。“重要的是,即使女性在影视剧和综艺节目中占据主流地位,并不等同于其社会地位迎来了根本性的变革。目前的现实生活中,女性对社会的贡献越来越大,这背后艰难的过程当然值得书写。但不是通过一些简单的类型化的影视生产来实现,其根本上还是依赖于政治与经济。”她认为,当下国内的影视生产中,开始试图重新讨论和定义新时代女性的价值,但是也得从两方面看待这种现象:一方面,它们开始提出女性在新时代面临的困境和变化,这相比于过去当然值得肯定;但另一方面,目前大多内容还停留在“呈现” 层面,没有提出解决方案。

“这些创作很难脱离时代现实,做不到自始至终聚焦职业或者事业本身,到最后又常常让女性角色回归不必要的‘情感’当中。这看起来会让人觉得‘少了点什么’。” 刘汶蓉说。

就在《哥哥》在国内热播之际,英国演员凯特·温斯莱特(Kate Winsle)凭借自己在新剧《东城梦魇》中的演技拿下了第73届艾美奖剧情类的最佳女主角奖。除了她本人精湛的演技外,这部剧最令观众喜闻乐见的情节在于,纵使穷困潦倒,凯特饰演的女警官面对外界的干扰,始终保持了对于事业的专注度。这个最新的例子或许能够说明,有时候对于女性题材的影视创作而言,面对传统“感情戏” 要学会取舍。

另外,刘汶蓉在采访中再次提到了资本对于女性视角的影响。“目前的情况看,与其说影视创作更尊重女性,不如说是女性审美被消费。表面上是尊重女性审美,实际上是尊重女性的钱包。”

在她看来,该现象会延伸出一些值得警惕的地方。因为某些主打女性视角和题材的影视作品或者综艺,会令一些为之消费的女性对自己有不符合实际的认知,即认为自己有一定消费能力,拥有“话语权”,从而在现实中变得更加难以与异性相处。因此,消费主义非但不能让性别矛盾彻底消除,反而加剧了社会的割裂。

所以刘汶蓉表示,现在可能偶尔有节目和作品让人眼前一亮,但是并不意味着影视生产中的权力结构发生了根本的变革。关于这一点,在中国传媒大学传播研究院副教授黄典林看来,“当下的部分女性题材存在着输出强烈观点和口号的偏好,时髦的话题搅动线上线下,观众一哄而起宣泄情绪。然而,剧作的文学性和内涵大打折扣,这类剧或能成为一时热剧,但难成经典。同时,一些作品观察女性的视角单薄。这一点上,应该多听一听现实中女性的真实心声”。让新时代女性看到《哥哥》这样的节目或许还不够,影视创作需要更高的视角。

2020年脱口秀演员一句“普信男”(指普通而自信的男人)的玩笑梗,在网络上引发了热议。而在刘汶蓉看来,“如果我们换一种比较轻松的说法,等到‘普信女’也开始被广泛讨论时,或许人们期待的时代才真正到来”。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