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1月19日 星期三
让狂野老人更多一些吧
第54版:狂野老人 2022-01-10

让狂野老人更多一些吧

王仲昀

贝蒂·怀特。

下图:倪大红。

上图:王德顺。

下图:济南六旬老人计划自驾游14国。

很多低龄老人到了原本该退休的年纪时,普遍身体健康,精神良好,又拥有宝贵的社会经验,有足够的条件去“狂野”,完全没必要躺平。

记者|王仲昀

2021年最后一天,地球上有无数人期盼新年,也有人再听不到新年的钟声。99岁的美国传奇女演员贝蒂·怀特(Betty White)就是其中之一,她在家里睡午觉时被发现悄然离世,没有痛苦。如果贝蒂没有离开,她会在17天后迎来自己百岁生日,原本亲朋好友已经为她计划好庆典活动。

年轻时,贝蒂早早地进入演艺圈,任何类型的角色都能驾驭;到晚年,她仍是美国影视圈的常青树,成为吉尼斯认证的“活跃时间最长的女性电视工作者”。在她离世后,美国总统拜登发文悼念表示,“贝蒂·怀特带给美国几代人欢笑,她将作为一个文化象征被人们所铭记”。

贝蒂晚年是不折不扣的“狂野老人”。由她主持的“疯狂太婆秀”(Betty White's Off Their Rockers),极尽整蛊之能,主打老人们如何当街戏弄年轻人,令人笑到捧腹。在2012年,当时已经90岁的贝蒂,跟随时尚潮流,唱了一首洗脑神曲“I'm Still Hot”(我依旧火辣)。MV中,贝蒂身边围绕一群肌肉猛男,唱着这首歌。

当然,她最狂野的可能还要数当年抽奥尼尔的那一巴掌。2011年,在一则广告录制现场,NBA退役球星奥尼尔半开玩笑地对贝蒂说了句:“嫁给我好吗?”说完,奥尼尔捧起她的手,用力吻了一口。接下来,令奥胖没有想到的是,贝蒂不仅回绝了他,同时还送给奥尼尔一个临别礼物——迅速抽回手臂,猛地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

贝蒂的“狂野”不仅在于出众的外表,更源自在事业上一直能有精彩发挥。在西方发达国家,像她这般“狂野老人”并不在少数。而在国内,越来越多有钱有闲的老人“狂野”起来,打破外界对年龄的传统想象,积极尝试过去不曾尝试的事情。“狂野老人”,正在成为时代潮流里无法忽视的新现象。

狂野,是为了反叛

说起“狂野老人”,最容易被看见和发现的是他们敢于打破年龄限制的时尚打扮。

2019年,趁着电视剧《都挺好》热度未散,彼时年近60的男演员倪大红与国内某知名时尚杂志合作拍摄了一组潮流大片。照片中,倪大红身着豹纹外套,内搭一件经典潮牌Supreme的短袖T恤,戴上大金链子,脚踩限量版Air Jordan篮球鞋。

衣着之鲜艳,与倪大红“冷酷”的表情组合在一起,狂野的视觉冲击令其“出圈”,一时间成为众多年轻人在社交媒体上讨论的“爆款”。人们意识到:原来当那些荧幕中的看似已经躺平的老人在现实里成为时尚的“弄潮儿”,也能如此狂野。

如果嫌60岁的倪大红还不够“老”,那么年逾耄耋的王德顺在“狂野”这件事上更是展现得淋漓尽致。一切的起点是2016年那场“狂野”走秀。在当年的北京时装周上,已经80岁的老爷子光着膀子,来了一场走秀。尽管满头银发,他却精神矍铄,神采奕奕,加上健硕的身材,走起路来虎虎生风。王德顺一边走,还一边招手跟台下观众打招呼。原本那天他只是被女儿临时叫来助阵,却凭借“狂野”的表演一下子火遍了网络。

日常追求潮流穿搭的“狂野老人”,其实远不局限于演艺名人。在国内经济较为发达的地区,这样的老人越来越多出现在人们身边。在上海,就有人将镜头对准了街头随处可见的时髦老人。

2012年夏天,摄影师秦霄在自忠路用相机拍了一个穿蓝衣服的中年人。当时,秦霄没想到对方爽快地答应拍摄,只说了一句不要在网上乱发。自那时起,秦霄逐渐开始运营“老年时装俱乐部”这个项目,在微博上建了同名账号,用于发布日常街拍。如今点开这个微博,你能在这里找到上海街头“狂野老人”最前沿、最丰富的时尚穿搭。2020年和2021年,秦霄曾在南京西路拍到一位阿姨两回。这位穿着嫩粉色羽绒服的阿姨,戴上墨镜,让人觉得哪怕拄着拐杖,走起路来依然自在如风。

关于记录这些穿着打扮时髦老人的缘由,秦霄如此解释:“至于为什么拍老人,原因其实也挺简单,除了对复古的喜爱,还有就是从小做什么事都想干点不一样的。年轻人穿得好看,本身就是挺正常的事情,相比之下,老年人才更特别。”

这些年能坚持拍摄老人,秦霄觉得是老人们让他看到了生活的美。无论是考究派的讲究和体面,还是野生派的随性和松弛,这些老年人身上都带有某种“任性”。

外在的衣着是最容易发现的“狂野”。除此以外,诸如王德顺这样已经白发苍苍的老人,在生活中不断尝试新鲜事物,是行为上的狂野。

对此王德顺表示,他时常不认可自己的衰老,老是有不服的感觉。这股劲儿,支撑他做了很多这个年龄原本做不到的事,比如上述走秀,或是和自己女儿王遒一样,成为一名DJ(打碟工作者)。

几年前,就在王德顺80岁生日前不久,一群昔日跟他学走模特步的学生商量着给他过生日。他当学生的面说:“要不这么搞,你们重返舞台走秀,我呢,打碟放音乐,给你们现场伴奏。”就这样,在生日会还有20天时,王德顺回到北京,找了个老师学打碟,每天练习三四个小时。因为学校离家比较远,他每次花在路上来回的时间长达三个小时。

生日会前一天,当王遒去探班时,发现DJ台上的父亲错误频出。而到了第二天的正式演出,80岁的王德顺穿着白衬衫,戴着硕大的耳机,一副狂野造型站在DJ台边。半场过去,没有任何错误。王德顺抬起头,看见女儿在观众席站着,于是他拿起DJ台上一杯红酒,向女儿骄傲地示意:“你看,我不会错的。”

如今在搜索引擎上输入“老人”,最先跳出的关联选项通常是“衰老”“养老”。而从上述案例不难看出,“狂野老人”从外在到内心,无不透露着反叛精神。他们通过各种狂野表现,不断刷新世人眼中传统的老人形象。

谁造就了“狂野老人”?

围绕“狂野老人”在国内愈发常见的原因,《新民周刊》近日采访了相关学者。在采访中,记者发现其成因多样,是社会各方面发展后综合作用的结果。

复旦大学全球科创人才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上海市人才理论研究基地首席专家姚凯近年来持续关注“延迟退休”、“银发精英”等议题。在他看来,如今“狂野老人”越来越多,首先与我国人均寿命的增长密切相关。

“随着目前生活水平、医疗水平的提高,很多地区老年人的平均预期寿命相较于过去不断增长。尤其要关注的是,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中,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55.83%,这是一个较为庞大的群体。”姚凯对《新民周刊》说道。

姚凯认为,很多低龄老人到了原本该退休的年纪时,普遍身体健康,精神良好,又拥有宝贵的社会经验,“这样一部分老人,有足够的条件去‘狂野’,完全没必要躺平”。

社会经济发展,自然为“狂野老人”的出现提供了必要的物质基础。姚凯表示,一方面越来越多的中国老人在退休时已经积攒了足够的物质财富,支持他们去从事自己的热爱。另一方面,经济发展带来的更多就业岗位,也使得老人在事业上有足够的空间去“狂野”。

目前中国“人口老龄化”程度不断加深,这一点和西方发达国家较类似。在国外,发达国家的社会公众对“狂野老人”的存在不会感到特别新奇。姚凯告诉本刊记者,在日本,有老年人才开发中心;在美国,有退休人员协会;在韩国,有老人工作俱乐部……这些社会组织在关照老人时,不是简单地榨取其剩余价值,而是鼓励再创造自我价值。

“因此,这些国家营造出的社会氛围和配套服务,通常没有‘年龄歧视’。这种微妙的氛围,无形中有利于‘狂野老人’的出现。因为过去一段时间,我们对于老人的传统观念还停留在到了一定年龄,就必须考虑养老,必须‘在家带孙子’,这种氛围与老人内心的真实想法可能有冲突。所谓人类到了一定年纪就要‘养老’的概念,其实是人为划分的,而这种概念的界定会随着社会发展规律而变动。”姚凯说道。

从社会文化层面看,“狂野老人”的确是人类文明现代化的产物。上海大学文学院教授刘旭光对《新民周刊》表示,“狂野老人”的出现并非是历史性的。“历史上的文人名士在年迈时,心态往往趋于平和,追求一种宁静的生活,显然‘狂野老人’是现代人的产物。

最后,高度发达的互联网时代,使得人人都有比以往更多的成名机会。早期,互联网技术为年轻人所垄断,而人们都拼命地想要先抓住年轻受众:专业团队打造年轻人喜欢的明星、制作年轻人爱看的节目与剧集。而现在,人们看到了“狂野老人”同样具备在流量上成为“财富密码”的条件,为其提供了更广阔的舞台——这两年国内短视频平台上来自大江南北,纷纷涌现的“网红老人”就是最直观的例证。

社会需要更多“狂野老人”

当下关于“狂野老人”的讨论中,无论是外在还是行为,更多的是从个人角度出发,去探讨“狂野”之于老人的价值。当这一群体不断扩大,每一个“狂野”的老人都能够再创造自我价值,是否能够对社会产生一定影响?要知道在中国,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我国60岁及以上的人口比重已经上升到18.7%。

接受《新民周刊》采访时,姚凯表示,“狂野老人”不仅仅是发挥自我价值,其一旦形成规模效应,也会对社会产生积极意义。“重要的是,他们能够成为一种对社会有利的资源,持续推动经济的健康发展。”

“狂野老人”群体不断扩大,其影响首先体现在促进消费。据阿里研究院于2020年发布的《老年人数字生活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新冠疫情暴发后,我国60岁以上的老龄人口“触网”增速远超其他年龄组,并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网购力量。

《报告》还显示,老年群体消费金额三年复合增长率达到20.9%,疫情期间消费增速位列第二,仅次于“00后”。此外,越来越多的老人正尝试融入数字生活。据《百度2021年货搜索大数据》显示,老年人的年货清单中不乏手机、电脑、智能音箱等智能化产品。当老人在电子设备、社交媒体上“狂野”起来,也解释了为何短视频平台上的“网红老人”频繁出现。

除了在屏幕前享受生活,老年人还热衷到外面去走一走,“50岁阿姨自驾游”、“80岁老奶奶穿旗袍海外街头走秀”等纷纷成为社交网络热点话题。据携程旅游介绍,2020年跨省游恢复以来,60岁以上度假人群占比高达35%。

社会酝酿了“狂野老人”,也需要更多“狂野老人”。促进消费之余,这些不甘心也没必要躺平的老人,一旦行动起来,在某些领域确实能够成为不容忽视的资源。姚凯在采访中提到,据《“十三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显示,到2020年底,老年志愿者注册人数将占老年人口总数的12%,突破3000万人,可见很多老年人很乐意参与到志愿者活动中。

因此在他看来,从国家和社会发展的层面,在现阶段如何让不愿躺平的“狂野老人”发挥更大价值,让退休人员再就业或者再创业发挥社会余热,再次融入社会寻求自我价值,对于解决劳动力供给不足、释放人口红利具有重要作用,对于应对老龄化社会的各种挑战至关重要。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