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1月19日 星期三
我想致敬疫情中的普通人
第8版:封面报道 2022-01-10
专访《穿过寒冬拥抱你》导演薛晓路:

我想致敬疫情中的普通人

阙政

黄渤饰演快递小哥阿勇,贾玲饰演外卖员“武哥”。

徐帆与高亚麟饰演一对中年夫妇。

“贾玲”与“朱一龙”谈恋爱的大胆尝试。

老年伴侣吴彦姝与许绍雄—— 一个上前线做“接生婆”,一个就在后方做饭守候。

周冬雨饰演的小护士送给“武哥”一支口红。

“试图造出一种大环境残酷严苛和人与人之间温暖甜蜜的强烈对比”。

记者|阙 政

一位武汉人曾经给薛晓路讲过一个他亲眼见到的故事:路上,两辆车发生意外剐蹭,两位车主协商未果,暴脾气上来了,正要大打出手,旁人说了一句:“能活下来都不容易,有什么可打的。”两人愣了一下,当即“化敌为友”,给了对方一个拥抱。

“我当时听这个故事特别地感动,疫情它确实改变了很多人原有的一些生活形态和思想方式,大家跨越了一段非常艰难的日子,很多人一辈子都没有碰到过这样的经历。”薛晓路说,“这是我们给电影起名为《穿过寒冬拥抱你》的初衷——跨过了这些悲伤,跨过了这些伤痛之后,能看到不管是武汉还是全国,都重新充满了烟火气,充满了活力,大家的生活依旧如故,而善意的改变也在悄然发生。”

从一个典型到志愿者群像

空无一人的鹦鹉洲长江大桥,拉开了电影的序幕。和许多抗疫影视剧聚焦严酷的“无硝烟战争”不同,《穿过寒冬拥抱你》并没有把大量的笔墨花在医护人员与病魔的战斗上,而是将镜头对准了当时的空城武汉,对准了一片萧瑟苍茫中,仍然奔走在大街小巷上的普通人。

故事从黄渤饰演的快递小哥阿勇开始了——阿勇在生活中的原型人物,正是《新民周刊》曾深入报道过的汪勇——当时还是武汉一名普通快递员的他,在疫情暴发后,冒着生命危险,志愿为医护人员搭起生命的保障线,被《人民日报》称为抗疫时期的“生命摆渡人”,当选了2020“感动中国”年度人物。

薛晓路说,电影最初的创意就来自于快递小哥汪勇:“描写抗疫的电影挺多,他们都会把这个镜头聚焦在更多的医护人员身上,很少有镜头去瞄准现实中这些稍微平凡一些,但做出了很多很厉害的事情的人。我就想拍一部电影,聚焦在武汉封城的70多天里面,非常平凡非常普通的武汉市民在这样一个突发大事件和灾难面前守望相助、挺身而出,帮助社会共同战胜疫情。”

片中,黄渤饰演的阿勇除了接送医护上下班,还搭建起了一个紧缺医疗物资的“物联网”:为了帮助医护人员采购防疫用品鞋套,费尽心机才找到一位有货的淘宝卖家,可是当他联系上对方时,才发现对方也已经感染了新冠,没法给他发货。于是阿勇不顾感染的风险,驱车50公里去提货,终于将鞋套及时送到医院。当时,医护人员为了争取每一分每一秒救治病患,纷纷将自己剃成光头,理发店关门了,阿勇却神通广大,连理发师也能为医护找来上门服务;联系饭店送菜送饭更是不在话下——这些影片中的情节,其实都来自于汪勇本人真实的经历。

随着故事的推进,影片又从阿勇这位典型人物,转到了抗疫志愿者的群像——贾玲饰演的外卖员“武哥”,朱一龙饰演的钢琴老师“叶子扬”,徐帆饰演的旅行社老板“刘亚兰”,高亚麟饰演的超市老板“李宏宇”,吴彦姝饰演的产科大夫“谢咏琴”,许绍雄饰演的粤菜厨师“沛爷”,周冬雨饰演的90后小护士,刘昊然饰演的留学生……这些人物并非毫无根据。从片方公布的“拥抱你”系列海报中我们可以得知,他们背后都有着现实原型——阿勇的背后是汪勇;武哥的背后是疫情期间一直在跑外卖单的女骑手贾梅梅;叶子扬老师背后是曾经四度援疆支教的教师康柏利;旅行社老板刘亚兰也来自于薛晓路采访过的一位真实的旅行社女老板,和电影里一样,她向社区申请出门条去盖公章,领取国家退回的质保金,借此渡过疫情难关;周冬雨饰演的小护士背后,更有着2020年驰援武汉的大批90后年轻医护。

在开拍之前,薛晓路率团队先在武汉进行了实地采访,将十多位真实志愿者的故事体现在人物创作中,把以往新闻报道中的故事变得更加具象,串起了一个个普通人感人的瞬间。“我从前只在武汉短期停留过,一直到拍这部戏,才算真的走遍了武汉的大街小巷。”薛晓路说,“我觉得武汉给我的感觉是一个挺彪悍的城市,它有一些非常江湖仗义的气息在里面,有很坚忍的东西,也有很多非常带有地域自豪感的东西。”

大灾面前搭把手

“人在江湖,义字当先。”值得一提的是,薛晓路并没有把普通人的义举拍成简单的热血煽情故事,她深知“没有什么盖世英雄,只有普通人的挺身而出”——而普通人的挺身而出,最初的动因也不是要当什么英雄,很多时候只是源于一个朴素的想法:大灾面前搭把手。

比如黄渤饰演的阿勇,家有娇妻幼子,谁不怕死呢?他挺身而出干了了不起的事,最初就是因为在医院门口看到下班的医护没法回家,心疼他们,是一念之善,驱使他一步步搭建起了强大的后援保障。

再比如贾玲饰演的武哥,风里来雨里去辛辛苦苦跑外卖,本意只是为了多挣点钱——她会去为叶子扬买药,一开始也是看在300元大额跑腿费的份上。只是当叶老师晕倒在她面前,义气让她不忍就此离去,这才背着病人跑到了疫情的风口浪尖,在急诊室里号呼奔走。

吴彦姝饰演的产科大夫,早就退休在家,听闻妇产科需要医生,出于对职业的尊重,不顾高龄依然在群里抢红包——谁抢到最大的谁就上前线。她虽不是抗疫一线英雄,却因为职业人的光辉,同样让人敬仰。

徐帆和高亚麟饰演的一对中产夫妇更有意思,疫情期间他们足足囤积了够用好几年的口罩防护服,本没有打算捐给医院,却因为怀了二胎要去产检,为了自己的安全,把物资倾囊赠送给了医院。人都有私心,却也会推己及人,互利互惠。

这样把人性复杂化的处理,是更接近于事实的。阿勇的原型汪勇就曾坦言,自己当时也很害怕:“开车第一天,控制油门的腿抖了一天,但是心里想的是做这件事情的意义。帮助这些医护人员快一点回家,每个人节省两个小时时间,节省出来的时间是可以救人的,所以觉得事情的意义远大于自身所承担的风险,害怕也一定得干。”

面对未知的病毒,说不恐惧是不可能的,但人与人之间的道义和感情让人最终克服恐惧,彰显出普通人身上潜藏的赤诚和侠义。这样的人物塑造,无疑让故事更真实,也更有说服力。

疫情时期的爱情

让人意外的是,《穿过寒冬拥抱你》的主基调是一部温情爱情故事,甚至为愁云惨淡的武汉特殊时期注入了一丝轻喜剧的成分,素来以情感细腻见长的女导演薛晓路发挥自己的强项,用疫情下的三组爱情故事串起了整部电影。

一组是贾玲与朱一龙谈恋爱的大胆尝试——武哥与叶子扬因为一场意外相遇相知,两人一起吃面、互送关心、互相打气、传递惦念,奇妙的化学反应溢出屏幕。

一组是中年夫妇徐帆与高亚麟——经营旅行社和超市的他们前脚遭遇财政危机,后脚又面临挚友病逝,被迫重新审视彼此的感情。

还有一组是老年伴侣吴彦姝与许绍雄—— 一个上前线做“接生婆”,一个就在后方做饭守候,两人在楼下以戒指遥遥立誓,约定疫情一结束就成婚,谁说老年人不懂浪漫?

之所以要拍爱情故事,是因为薛晓路“试图造出一种大环境残酷严苛和人与人之间温暖甜蜜的强烈对比”。在疫情中,我们已见过太多眼泪,需要这样一部可以微笑的电影去治愈心中的创伤。

“我想致敬每一位在疫情中坚强勇敢、积极乐观的普通人,当熟悉的生活被迫按下暂停键,各行各业英雄的小人物们撑起了这座英雄的城市。疫情最严峻的时期,正是他们冲锋在前,用爱燃起希望之火,用拥抱守护每一个身边的人。”薛晓路说,“每一位武汉人,如同钻石的每一个切面,都闪耀着自己独特的光,用温度聚成了人间烟火。”

有人说70多岁的这一对谈恋爱有点奇怪,但薛晓路坚持保留了这组黄昏恋,她说:“你怎么知道七八十岁的人就不谈恋爱了?可能我们不太能够想象爷爷奶奶会这样撒娇,但是在那样一个情境里,真的在爱情中的时候,人是一样的,一样会呈现出那种被疼爱、被放在手心里当个宝的表达,而不用被这些年纪职业身份等等外部约束所限定,所以我们在老年人的这对关系里面也尽可能保留了非常甜蜜的互动。”

有趣的是,薛晓路不仅拍出了武汉这座英雄城市的人情味儿,还拍出了女性人物的精气神——这显然又是女性导演的强项发挥。《穿过寒冬拥抱你》不会让人觉得是一部男性主打、女性辅助的电影,反而能从方方面面看出女性角色的独立、自信、勇敢、奋不顾身。

薛晓路本人最感动的一场戏,是片尾处,武哥在鹦鹉洲大桥上去赴叶子扬的约,左等右等都等不来叶老师的时候,她拿出小护士送她的口红,从“女为悦己者容”变为“女为悦己容”。

“我觉得在那一场里面贾玲的阐释淋漓尽致,我完全没有想到,因为那场戏她是带着一点点喜剧感的,但是当我们看完那场戏的时候,当时现场所有人都停下了聊天,很被她这样的一场表达所感动。面对爱情,女性往往是奋不顾身的,但是在这种奋不顾身里面,她们又要有这种自尊,要有这种矜持,要有这种自我保护的东西。”薛晓路说,“确实在我们的故事里面写到的几个女性形象都冲锋陷阵在第一线,然后在疫情的整个过程中都表现了非常勇敢和非常具有牺牲精神的这一面,但是另一方面她们卸下戎装的那一刻又是非常非常具有女性魅力的——这样一种女性一直是我个人非常推崇和非常尊重的一个群体。我觉得这可能是性别带来一个不自觉的习惯,下意识地就会写出这样的构思。我很小的时候读《木兰辞》,特别喜欢那两句:‘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当她去掉戎装的时候,她就还原到了一个女性非常爱美、自我、非常柔和接近天性的那样一种表达。我觉得这样的一种女性形象是我个人喜欢的,也是愿意在作品中去表现和去塑造的。”

用一道光照亮武汉

从一开始,薛晓路就打算用武汉方言来演出整部电影,目的是尽可能地贴近生活真实。演员之中朱一龙、徐帆本身就是武汉人,贾玲也是湖北籍,说方言没啥问题。但“青岛贵妇”黄渤可就麻烦了——剧组为非湖北籍演员请了语言指导老师,一字一句录下来发给他们学习,但依然很难,即使对黄渤这样优秀的演员来说也是很大的挑战。“天花板”演技的黄渤遇到了“比他语言天花板还高四层”的武汉方言,一边配一边说:“太难了,武汉话简直像唱歌一样,那个调拐来拐去实在太难拿了。”

同样是为了凸显真实感,影片除了武哥家是搭的景,其余全部实景拍摄。剧组因此遇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解封后的武汉又恢复成了一个非常热闹、充满人气的城市,可他们却要拍出2020年初“空城”的气氛,这可真是太难了,哪儿哪儿都是人和车辆。

“为了拍摄我们想要封路封桥,可是我们想封的都是武汉非常美的具有地标性建筑的这些地方,比如说跨长江的武汉长江隧道,还有我个人认为武汉最漂亮的鹦鹉洲大桥,有的时候还要等雾来,等灯亮,真的困难重重。”

有一场感动了无数观众的戏,是徐帆和高亚麟夫妇在大桥上相拥痛哭,这座大桥就是鹦鹉洲大桥。还有一场戏,两人在高楼上看着楼下救护车从桥上驶过,为了表现这伤感的一幕,剧组想要拍摄桥上蓝色的灯光。“那个桥,它有很多颜色,红的、粉的、绿的、蓝的,只有蓝色的时候特别漂亮,和整个的夜景环境和救护车的蓝光都特别配,可是蓝光你根本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出现,因为灯光循环完全是随机的。然后全剧组200人就在那儿等,等蓝光可能出现的十几秒钟,等了一天都没等到,第二天才等到,拍出来只有一瞬间。”

电影里对灯光的讲究不止这一处。薛晓路说,疫情期间,武汉即便封城了,路灯和各大建筑的景观灯依旧是开着的,就是为了让人看着开心。她发现了“灯火”这一元素背后的温暖基因,也想把它注入到电影里。因此尽管是空城,夜幕中街灯霓虹闪烁依旧,黄鹤楼也亮着金色的光,每一道光在照亮武汉的时候,都在拥抱着这座英雄城市的每一分子,告诉他们:“你不是一个人,我们都在一起。”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