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5月19日 星期四
到底谁在制造乌克兰危机
第40版:乌克兰危机 2022-01-17

到底谁在制造乌克兰危机

姜浩峰

上图:2021年8月25日,乌克兰举行阅兵庆祝独立30周年,坦克在阅兵式上列队行进。

右图:2022年新年伊始,哈萨克斯坦飞出“黑天鹅”,截至1月10日,有近8000人因参与骚乱被逮捕。

上图:12月7日,普京与拜登举行视频会议。

左图:俄罗斯飞地加里宁格勒已被“三面包围”。

上图:2021年9月在俄下诺夫哥罗德州举行的“西部-2021”俄白联合战略演习。

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等越来越发挥出作用的时候,俄罗斯也更有底气去处理乌克兰问题……

主笔|姜浩峰

“我非常理解我们不能放弃哈萨克斯坦,因为那就像一份大礼一般,就像乌克兰之于美国和北约。”当地时间1月6日,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在明斯克谈及哈萨克斯坦局势时如此说,“一切都是计划好的!抗议者在阿拉木图和努尔苏丹试图夺取机场,因为他们知道维和部队的飞机会降落在那里,因此有目的地在那里尝试。不能让他们得逞。”

此前早些时候,哈萨克斯坦全境进入紧急状态。克里姆林宫网站发布现任集体安全组织集体安全理事会主席、亚美尼亚总理帕希尼扬的声明。声明表示,应哈萨克斯坦共和国总统托卡耶夫的请求,集安组织根据《集体安全条约》第四条,向哈萨克斯坦派出维和力量,以应对该国局势。

在全世界所见北约特别是美国盯着乌克兰围堵俄罗斯的时候,2022年新年伊始,哈萨克斯坦方向却飞出了“黑天鹅”。而令美国更没想到的是,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各国统一行动,俄罗斯在极其短暂的时间窗口,调动76架次以上军机,从本国和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亚美尼亚调动部队前往哈萨克斯坦,连素来不愿意派兵出境的白俄罗斯也增援哈萨克斯坦。此前,2021年11月4日,俄罗斯总统普京与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在当天举行的俄白联盟国家最高国务委员会视频会议上,签署了联盟国家一体化法令。这被视为俄罗斯与白俄罗斯两国抱团取暖——在俄罗斯来说,自从2013年以来乌克兰当局与俄罗斯几番交恶,俄又事实上重新占领了克里米亚,俄乌关系陷入僵局,俄罗斯对于其西部的地缘屏障和军事防御需求更为迫切;在白俄罗斯来说,总统卢卡申科一度被反对派“逼宫”,加之西方制裁,使之似乎已经一边倒地投向俄罗斯。

种种周旋与较量后,无论是北约还是俄罗斯,最终的角力点仍回到了乌克兰。当地时间1月7日下午举行完北约外长视频会议之后,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于布鲁塞尔表示,“北约有意与俄罗斯进行成果丰硕的对话,但是不会就关键安全问题以及相关国家加入北约的权利问题做出妥协”。与此同时,俄罗斯驻美大使阿纳托利·安东诺夫发表相关文章,态度强硬地指出——“北约是冷战残余,北约东扩是对欧洲安全不可分割原则的破坏。”安东诺夫的言下之意,无非北约本身都不该存续下去了,还东扩个什么劲。

这种看似剑拔弩张的态势之下,当地时间1月10日,美国和俄罗斯在瑞士日内瓦就核军备控制及因乌克兰引发的紧张局势进行磋商。据俄罗斯卫星网11日消息,双方谈判结束后,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谢尔盖·里亚布科夫表示,俄美安全保障问题谈判艰难、深入且具体。而对于俄方提出的建议,里亚布科夫认为,美国采取了认真的态度。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舍曼在美俄谈判结束后对媒体表示,美俄代表团在日内瓦谈判中一致认为,核战争打不赢也打不得。

然而,此轮乌克兰危机是否能顺利化解呢?一个字——难!

北约继续东扩与否的焦点

围绕北约东扩问题,俄罗斯与北约特别是美国的新一轮较劲,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了。

就在2022年新年到来之前,俄美两国领导人还通了一番电话——好像只有煲完电话粥,俄罗斯总统普京和美国总统拜登才更有能量去向本国民众发表元旦献辞似的。特别是还处于圣诞假期的拜登,宁可加班也要接听这番电话。在这场持续时间约50分钟的通话后,俄罗斯总统助理尤里·乌沙科夫在通话后表示,这场电话会谈“是具体而有意义的”。

那么,普京与拜登的电话会晤,谈出了点什么呢?其实,就像2021年6月两人在日内瓦线下见面、12月7日举行视频会晤一样,双方各拉各的调,却没有谈出个所以然。普京在强调,“不允许北约继续东扩,不允许北约在乌克兰部署进攻型武器”,并且要求同北约签署相关法律文件,白纸黑字把此种“不允许”敲定下来。拜登说的话只是“一旦俄罗斯进兵乌克兰,美国将进行大规模制裁”。

但这场看似2021年年终之际临时起意的元首通话,也确实达成了一些具体之事——

双方确定,原本达成共识的三场会议,仍按期举办。亦即,2022年1月10日,美国和俄罗斯举行安全会议,讨论乌克兰不断加剧的紧张局势等问题;两天之后,亦即1月12日,俄罗斯和北约组织举行会谈;再之后,1月13日,俄罗斯、美国和几个欧洲国家再开一次区域性会议。

且看1月10日的俄美安全会议,在美国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以闭门方式举行,谈判持续了约7个半小时。谈出什么所以然没有?只能说,美俄双方都认真对待了谈判而已。

再看各个会议举行的顺序则能看出,美国过去是,现在仍然是北约的龙头老大。由美俄领导人定调,然后美俄双方举行安全会议,这之后有欧洲国家参与的北约才有资格与俄罗斯会谈——实际上无非以美俄安全会议的成果为基调来谈。至于1月13日的区域性会议,更像一种情况通报。

在2022年1月份,为何俄美在北约东扩与否问题上如此角力呢?

且看北约东扩的历史。自1999年至2020年,从匈牙利、波兰、捷克,到保加利亚、拉脱维亚、立陶宛、罗马尼亚、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爱沙尼亚,再到阿尔巴尼亚、克罗地亚、黑山、北马其顿,北约五轮东扩,已经扩列到俄罗斯边界。甚至,在立陶宛、波兰方向,北约已经将俄罗斯飞地加里宁格勒三面包围。

在自1999年至今已经向东推进1000余公里以后,北约如今还想着东扩,且东扩目标是乌克兰。这在俄罗斯看来,是涉及俄罗斯的核心利益的。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曾公开相关备忘录指出,1990年,时任美国国务卿詹姆斯·贝克与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会晤时曾承诺,“如果北约可以在德国保持驻军,那么北约将不会向东扩张,哪怕一英寸”。此事,至今为止戈尔巴乔夫也是承认的。而2021年以来,普京更是至少三次公开表示,俄罗斯被欺骗了——

第一次:2021年6月,在北约峰会之前,普京在克里姆林宫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长达90分钟的专访时说,“他们在(20世纪)90年代和我们说,不会向东移动一寸。结果怎么样?我们被骗了。他们厚颜无耻地欺骗了我们。北约东扩了五次。现在,拜托,罗马尼亚、波兰,都已经有了相应的(导弹发射)系统。这说明什么?不是我们在威胁某人。我们是去美国边境吗?还是去了英国边境?是他们来找我们了。”

第二次,当地时间2021年10月21日,在俄罗斯索契举行的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全体会议上,普京说:“看看上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发生的事情吧,当时各方都说,在德国统一后,北约的设施无论如何不会向东移动,俄罗斯至少对这一点应该有信心。他们是这么说的,而且都是公开声明,但实际上却是‘撒谎’。”

第三次:当地时间2021年12月23日,在莫斯科马涅什展览中心举行的年度大型记者会上,普京花费3小时55分钟,回答了55个问题。其中提及,俄罗斯不能接受北约东扩,就如同美国不会容忍俄罗斯在美边境地区部署导弹系统。北约曾承诺不会向俄罗斯边境地区扩张,但北约在这一问题上欺骗了俄罗斯,俄方立场鲜明,可西方国家却在装糊涂。

在接受《新民周刊》记者采访时,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亚研究中心主任、华东师范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毕洪业说:“普京接连三次说道被欺骗,我认为不仅仅是对西方喊话,也是在对俄罗斯国内说。言下之意就是要让国人明白,北约不能再继续东扩。特别是不能在乌克兰方向东扩!”

乌克兰渐行渐远

早在2013年,乌克兰方向就是北约继续东扩与否的焦点。“如果不是北约步步紧逼,克里米亚‘公投’回到俄罗斯的情况就不会发生。”毕洪业说,“本来,在北约进行了一定程度的东扩以后,乌克兰好歹还能够成为俄罗斯与西方的缓冲带。就当时乌克兰的经济来说,欧盟与俄罗斯市场各占一半。可当北约东扩的脚步抵达乌克兰的时候,俄罗斯就要做出各种反应。于是,普京出手,‘拿回’克里米亚。要知道,克里米亚尽管是晚到1783年才成为俄罗斯帝国的一部分,可这里对俄罗斯来说有着相当重要的意义,是俄罗斯‘英雄主义’的一部分——无论是19世纪俄罗斯与土耳其的战争中的塞瓦斯托波尔战役,还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苏联红军在此抗击德寇和罗马尼亚仆从军的塞瓦斯托波尔战役,在俄罗斯来说都是彪炳史册的。1954年,克里米亚被苏联当局由俄罗斯划入乌克兰,但当时某种程度上说,这算是一个国家内部的行政区域调整。当苏联解体以后,既然北约答应不东扩,在俄罗斯来说,看乌克兰亦如兄弟之邦,在2014年以前,不存在收回克里米亚的问题。”

毕洪业还认为,在俄罗斯国内,一直视乌克兰为“小俄罗斯”——基辅是俄罗斯民族的发祥地,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都是东斯拉夫人,本该是互相支持的。“俄罗斯国内还有一种看待国内、国外的看法:在苏联解体以后,除俄罗斯以外,当年属于苏联的地方算是‘近国外’,当年苏联领土以外的地方才是‘远国外’。”可惜,俄罗斯看乌克兰很近,2014年以后的基辅当局看俄罗斯却越来越远。

2014年2月,将亲俄的亚努科维奇赶下乌克兰总统之位,图奇诺夫担任临时代总统。还没等乌克兰总体局势稳定,乌克兰最高拉达就投票废除了原先的“关于国家语言政策基本原则”的法律。该法律文件本给乌国内俄语和少数民族语言提供地区语言的地位,一经废止,乌克兰一些地方恨不得不出现俄语。2017年,乌克兰最高拉达又审议通过“确保乌克兰语作为国家语言的运作”的法律草案。根据该法案,所有政府机构的代表、法官、医生和教师都应该讲乌克兰语。希望获得乌克兰国籍的人必须通过国家语言考试。所有文化活动都应以乌克兰语进行;如果使用外语,则应附带字幕。此后,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又签署了在教育中禁止俄语的法案。2022年伊始,乌克兰方面又宣布,从1月16日起,乌克兰全国性纸媒使用语言的相关法律规定将开始实施。报纸、杂志,甚至填字游戏书将只能用乌克兰语出版。如果想出现俄语版本,必须有同样内容的乌克兰语内容呈现。《乌克兰共青团真理报》主编博格丹诺娃表示,报纸印刷两种语言太贵了,因为纸张、印刷和销售是主要的支出项目。换言之,俄语印刷品在乌克兰越来越难以出现。

“这样的情况下,俄罗斯想要阻止北约继续东扩,能有什么办法?在可预见的将来,只有军事手段了!”毕洪业说,“上世纪90年代签署的《俄乌友好条约》已经废止,可悲的是——某种程度上也算同种族的乌克兰与俄罗斯,竟然没有基础性条约。”由此,2021年12月,当西方和乌克兰方面指责俄罗斯大兵压境的时候,俄总统普京在面向俄罗斯军官的讲话中,不仅重申要敦促美国和北约尽快回应俄方所提“安全保障”方案草案,更称,“如果西方国家继续挑衅,我们将诉诸充分的军事技术应对举措并强硬回应不友好举动”。此后,俄罗斯联邦车臣共和国领导人拉姆赞·卡德罗夫在12月26日的年度新闻发布会上竟然称:“如果乌克兰总统继续奉行反俄政策,那么乌克兰必将成为俄罗斯的一部分。”在卡德罗夫看来,“乌克兰本该是俄罗斯与车臣的一部分,甚至车臣都一直有能力解决乌克兰问题,只是需要来自克里姆林宫的一些‘指导’和国家协议的允许,然后就可以出兵将乌克兰抢回来”。

美国的明牌与暗箭

在乌克兰的历史上,其领土范围绝不是一成不变的。

1654年乌克兰哥萨克首领赫梅利尼茨基与俄罗斯沙皇签订《佩列亚斯拉夫合约》,乌俄正式合并。此后,乌克兰虽曾有过自己的政府,但未起过实质性作用。1922年,乌克兰加入苏联——然而,也必须要看到,当时加入苏联的乌克兰,主要系如今的乌东地区。而这一地区,无论是敖德萨,还是顿巴斯等地,都有不少俄罗斯人。这些地区本身也展示出相当亲俄的样子。而俄罗斯也自2019年开始向顿涅茨克、卢甘斯克等地俄罗斯人发放俄护照。

至于如今反俄倾向严重的地方,大多是二战时期1939年苏联红军开始反攻德国法西斯后,加入苏联的。某种程度上说,1990年7月最高苏维埃通过《乌克兰国家主权宣言》时,这个国家还远未融合成一个完整的民族国家。随着苏联解体,1991年8月24日,乌克兰匆匆宣布独立。

即便如波兰这样独立年代更为长远、领土面积也较大的国家,也因为夹在西方与俄罗斯之间,有时候显得颇为无助——当俄罗斯势力猛涨的时候,华沙就相对亲近俄罗斯;当西方强大到足以压制住俄罗斯的某些领域的时候,波兰就相对来说更亲近西方。苏联解体以后,波兰成为最早加入北约的前华沙条约组织成员。同样作为领土面积较大、人口较多的东欧国家,在苏联解体之初,乌克兰的资源禀赋比波兰更强。不仅存有核武器,拥有航空母舰的生产能力,还保留有“苏联粮仓”的生产能力,以及比波兰更多的出海口。一旦让乌克兰完全倒向西方,则俄罗斯势必失去一大屏障。

西方明着就是不反对任何国家加入北约。2001年10月3日,已经上台的普京在与欧盟领导人会晤后,在记者招待会上也曾说,“如果北约变成一个更加政治化的组织,俄罗斯可以用另一种完全不同的观点对待北约东扩。如果俄罗斯也被包括在这种政治化进程之内,那么俄将自然而然地改变对北约东扩的立场。”亦即,当年的俄罗斯也曾想寻求加入北约,并改变北约。而北约当年并没有明着说不欢迎俄罗斯加入北约。

如今,当乌克兰声称想要加入北约后,北约同样以“任何国家都有想加入北约的自由”为理由,不愿意与俄罗斯签署相关协议。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崔洪建对此分析称,当下,乌克兰泽连斯基政府想和北约更紧密地捆绑在一起。“由于这些年和俄罗斯之间的矛盾,乌克兰也想找个靠山。毕竟,有了靠山,才能‘叫板’。”崔洪建说,“可对美国来说,是否会接纳乌克兰呢?实际上,加入北约是有门槛的。在乌克兰没有解决与俄罗斯的问题之前,北约几乎不可能接受乌克兰,因为接受一个和俄罗斯关系这么紧张的乌克兰对北约没有什么好处,不可能得到北约内部多数成员国的支持。”

除了要解决对外关系的问题,乌克兰还得解决包括社会、经济、政治等方面存在的重大国内问题。毕竟,北约吸收成员国本身如同滚雪球,旨在增加自身的资源和能力,如果看到乌克兰加入带来的会是更多灾难和负担,成为一个有可能造成雪球崩裂的累赘,北约一定会把它踢得远远的。

美国利用乌克兰的目的,明着在于搞乱俄罗斯;暗地里,还有用之牵制欧洲的意味。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李海东认为,美国希望通过制造欧洲分裂和对俄恐惧,来确保其在欧洲的持久存在和主导地位。

自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以后,法国借助诺曼底登陆70周年庆祝活动,拉上德国,与俄罗斯、乌克兰进行四方会谈。是为“诺曼底模式”。可2018年11月25日,俄乌在刻赤海峡爆发冲突。俄罗斯边防军扣留3艘乌克兰海军船只以及船上22名乌军人和两名乌安全局工作人员。双方对此事件各执一词,说法不一。此后,“诺曼底模式”会晤就有所中断。美国是否希望恢复“诺曼底模式”,由欧洲国家来主导乌克兰危机化解的进程呢?

2021年12月初,美媒《华盛顿邮报》援引所谓“情报文件”称,俄罗斯计划最早在2022年初对乌克兰发动多线进攻,动用多达17.5万名士兵。乌克兰政府也不断往外放消息。乌防长称,俄罗斯可能准备在1月底发起进攻;乌外长表示,俄方已经在乌克兰边境集结了11.5万军力。

大战似乎一触即发。

可俄罗斯方面迅速澄清,表示俄罗斯是根据本国需要在本国领土上调动军队,无意威胁或侵犯他国,反倒是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在紧靠俄西部边境的地区部署武器系统,正进一步威胁俄方安全。

“看来,这是一种舆论战的升级。”崔洪建指出,“舆论本身已经成为一种战争工具,之前西方就提出‘混合战’概念,包括舆论战、信息战、攻心战等等。因此,我们现在也很难判断,这些信息是否子虚乌有,是否被夸大,是否被用作政治和外交目的。”

未来,西方与俄罗斯在乌克兰是否存在军事冲突的可能呢? 2022年初,俄、美、中、法、英五个核国家发表《关于防止核战争与避免军备竞赛的联合声明》,其意味何在?特别是俄罗斯方面称,这一声明是在普京总统推动下完成的。显然,俄方并不希望与北约爆发大战。

打似打不起来,毕洪业认为,美俄谈判也谈不出个所以然来。“双方各自的和平解决路径都被堵死了。”毕洪业说,“起码目前阶段,乌克兰与俄罗斯之间关系正常化的路径不复存在。如果基辅的政治家在选举前展现出亲俄立场,一定选不上。而一旦当选后展示出想要与俄罗斯谈判恢复关系,那一定会如亚努科维奇那样下台。”在毕洪业看来,未来,乌克兰与俄罗斯关系正常化的可能性,只有到俄罗斯与美国、与北约达成相关协议以后。“乌克兰成了美俄之间的一个筹码。”毕洪业说。

随着哈萨克斯坦爆发“黑天鹅”事件,在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张弘看来,未来一段时间,俄罗斯有可能转变独联体政策,由过去的不介入,变成现在的主动干预独联体国家事务。

“从美国到欧洲的西方目前正处于内乱之中。有的国内进入选举年或中期选举,有的面临民粹主义、社会分裂等矛盾。除了对乌克兰和格鲁吉亚这两个国家,美国在欧亚地区基本上不会特别主动发挥作用。这对俄罗斯影响中亚国家来说,是非常有利的国际环境。”张弘说,“普京现在对欧亚地区一体化的愿望非常强烈。特别是在疫情暴发以后,中亚国家与俄罗斯的经济联系重新得到了恢复。”而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等越来越发挥出作用的时候,俄罗斯也更有底气去处理乌克兰问题……

俄版“俄美安全条约草案”等文件内容

2021年12月17日,俄外交部公布了俄美安全保障条约草案和俄与北约成员国安全保障措施协议,要求——

· 北约不能进一步东扩;

· 美方不在非北约成员国的苏联时期加盟共和国领土上建立军事基地;

北约不同这些国家发展军事合作;

· 北约承诺不把乌克兰等国纳入北约等。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