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7月07日 星期四
伟大而细腻的海
第74版:专栏/人情时刻 2022-01-17

伟大而细腻的海

姚谦

姚 谦

音乐制作人

Music Producer

游走于两岸音乐界

越近晚年的作品,越是充满着平静但开阔的抒情之感,这是我向往的一种情怀。

一直喜欢读别人的游记,这几年更是特别关注自然山川的旅行文章;前两天读了一位摄影师在北极、格陵兰、冰岛的旅游文章,不禁想起前年的一趟北极旅行。对于大自然的力量,只有身在其中面对时,才能深刻地感觉到它的伟大和细腻。在他人的文章、音乐、艺术作品里也多有这样的描写,好的作品除了让阅读者有亲临其境感之外,更能借景感应到作者的内心波动,而自我对照则是创作者与阅读者最可贵的交集部分。在我的艺术收藏作品中就有一件这样的作品。

他是英格兰画家RICHARD EURICH,这位20世纪初出生于英国中部的艺术家,自幼习画,26岁时就因出众的绘画天分开了首次个展。“paint what you love and damn all fashions that come and go一定要画你所爱、不要跟随潮流。”他一生守住来自老师Christopher Wood的忠告,一辈子几乎绝大部分画作都是跟“海洋”有关的主题,也呼应了他曾说过透纳所描述的海洋,是英国必须延续下来的精神。而活在20世纪,在经历过一、二次世界大战并且参加了WAAC英国战地艺术家联盟,于是对于敦刻尔克海上战役的描述,更使他的创作被全英国所关注。在年轻时描写的海洋是壮阔、雄伟,海上各种战船在潇洒行驶;而随着年纪渐长关于海洋的描述,在战后有了很大变化,如果不是描写风云万变的海洋,就是画出依着海洋的港口城镇状态,他一辈子不厌倦地描述着。也许成名得早使他用了更多时间,去归隐入平凡生活的修炼。

我收藏的这件《洪水》则以海洋上空的视角看这港口在大自然变换之际;描述着作者对于1953年欧洲大水的记忆,这场灾难让艺术家有了不同的书写海洋的角度。海洋不再是被征服的大自然,而是共存的敬畏对象。他以近两年时间画了这件作品:暴风雨来临之前的港口,黑压压的云和止不住波涛汹涌的港口,港边各种围观的人群以及避难涌入港口的大船、小船和军舰、救急的直升机等,面临大难来临时的各种状态。这是一件多视角仔细描述故事情节的作品,这也是艺术家一直以来的最明显标志:除了细细画出海洋波纹、颜色等大自然中戏剧性的变化所呈现出的暗涌与明潮外,画中围观大水过百人的姿态各异也都详细画出,仔细到可以看出一瞬间人群中各种不同或惊惶或好奇的反应。EURICH喜欢用宏观的视野和细节叙事的描述去完成作品,这是别的艺术家所没有的,我觉得这是描述自然世界的最好方式:伟大和细腻。

有的艺术作品阅读感觉是一种概括的感想,有的则像章回小说,逐着画面的一寸一寸,随着故事一个一个呈现,最终完成一场惊心动魄的故事,RICHARD EURICH就有这样少数艺术家才有的的能量。我很幸运地收藏到这件作品;收藏它之前是各方搜集资料,并且看了大量他的作品档案,对于这位害羞内向的艺术家用一辈子的时间慢慢地描述心中唯一的主题“海洋”,心生感动。而逐一在网络上搜寻他的作品时看到,艺术家越近晚年的作品,越是充满着平静但开阔的抒情之感,这是我向往的一种情怀。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