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7月07日 星期四
信息 心坎里别是一般疼痛
第78版:艺术 2022-01-17

心坎里别是一般疼痛

追忆张继青老师 王悦阳

张继青扮演的杜丽娘是永恒的经典艺术形象。

张继青老师一生全然沉浸于昆曲艺术之中,为昆曲而生,又带着对昆曲美好未来的期许飘然仙去。因其为人为艺之真之纯,因而得其艺术之广之大,足可堪称不朽矣!

撰稿|王悦阳

有着“昆曲皇后”、“旦角祭酒”美誉的昆曲表演艺术大家张继青老师在83岁高龄时离开了心爱的舞台与观众,今夕何夕,从此,天国犹闻“张三梦”,人间再无杜丽娘,怀想至此,不胜悲夫!

张继青是党和国家培养的第一代传统昆曲艺术的接班人,她的一生,也在继承传统,守正创新的道路上,筚路蓝缕,孜孜以求,奉献终身。她最为拿手的折子戏,被誉为“张三梦”,即《牡丹亭》之《惊梦》、《寻梦》,《烂柯山》之《痴梦》。这几出戏里,杜丽娘为闺门旦,崔氏是正旦,杜丽娘之娇柔婉转、妩媚多姿,崔氏之泼辣爽利、可悲可叹,二者角色不同,戏路不一,性格各异,表演亦是难度极大。张继青演来游刃有余,可见其戏路宽广,艺术精湛。因此,她成为首位中国戏剧梅花奖获得者,且当之无愧地成为榜首。

张继青一生从艺,最信奉“认真”二字,深知自身条件并非最为出众的她,舍得下足“死功夫”,每学一支曲子,都要练唱50遍之多,直到每一个小腔、气口、音色皆处理得圆润通透,游刃有余之后,才会学下一支曲子。不仅如此,每回上台前,她必提前三个半小时赶到后台,先要一丝不苟地与笛师、鼓师将演出曲目全部演唱、核对一遍,务求严丝合缝,精益求精。扮完戏后,则一言不发,默坐背戏,进入角色。一旦穿好戏服,就坚持站着,生怕坐皱了戏服……由此可见其认真与敬业。因此,在她晚年再度登台,在名家荟萃的“大师版”《牡丹亭》中压轴演出《离魂》之时,依旧能以情带曲,声情并茂,一曲《集贤宾》,引得现场观众为之痴迷、感动、赞叹不已。舞台上,年近八旬的张继青以此戏为自己一生辉煌的昆曲演艺生涯,画上了一个最漂亮且圆满的句号。舞台下,从化妆到背戏,她化妆间的门始终关着,门外热闹的鲜花、掌声与闪光灯仿佛与她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在她的心里,只有戏,只有杜丽娘。因为认真,才能完美,这一夜的流连婉转,隽雅辉煌,正所谓“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真真堪称绝代风华,人间绝唱的了。

张继青老师的晚年,我有缘与她一起参与了大型文化纪录片《昆曲百种 大师说戏》的拍摄工程。前后历时五年的时间里,张老师不顾年高,多次往返于南京、苏州之间,认认真真地录制了近十出自己最拿手的代表剧目,每次的录像都长达五六个小时。印象里,不善言辞的她从没有什么华丽的话语或惊人的句子,口头禅总是那句“这个很好的……”边说边比画起“传字辈”老师教授的身段、动作、步法,兢兢业业,一丝不苟。她的语言很朴实,内里蕴含的情感却很深厚,前辈教授的艺术精华,自我实践的艺术经验,此时此刻,毫无保留地一遍又一遍示范给大家看,让后辈学习、记录、传承下去。在她的嘴里,绝没有什么人物、程式、情感、表达之类高深的理论,一句带着浓浓苏州口音普通话的“这个很好的”,道出了传承两代人的艺术、精神与信念,至今想来,依旧感动无比。

“甚西风吹梦无踪,人去难逢,心坎里别是一般疼痛”。此时此刻,夜阑人静,再也听不见张继青老师亲切的苏州话,看不到她质朴纯真又亲切和蔼的笑容,更欣赏不到她唱了一辈子的拿手好戏……斯人已逝,不胜惆怅。张继青老师一生全然沉浸于昆曲艺术之中,为昆曲而生,又带着对昆曲美好未来的期许飘然仙去。因其为人为艺之真之纯,因而得其艺术之广之大,足可堪称不朽矣!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