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7月15日 星期一
练摊面面观
第29版:封面报道 2023-05-29

练摊面面观

阿晖

周末的珠海夏湾夜市。

江西景德镇雕塑瓷厂内,乐天陶社集市吸引了不少游客前来淘宝。

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圣特尔莫市场上的一个摊位上的老物件。

景德镇的瓷器文化和夜市文化结合,成为了独特的旅游景点。

撰稿|阿晖

地摊也作为一种独特的文化,体现了当地的风土人情,给城市带来“烟火气”。但大量的流动地摊,也不可避免地带来影响城市环境、假冒伪劣产品盛行、影响城市治安等一系列问题。

当国内多个城市开始对摆摊的管理出台政策,如何管理“地摊经济”,如何让城市里的“地摊”,成为展现城市文化与特色的正面标志,成为一道新考题。

广式“摆摊”凸显市井特色

与上海同属国内一线城市的广州,“地摊经济”不仅巧妙融入了露营经济,更是与夜间消费场景相融合。尤其是在市井气旺盛的街区内,道路一旁的食肆、商铺,与另一侧小而美的各式美食、玩具推车交相辉映,形成了广州“地摊经济”的特色。假期和周末的不少夜市旅游攻略中,到龙潭村东环街夜市品尝美食、到滨江东路夜行珠江都成为网友们的“重点推荐”。

广州美术学院附近的梁明诚雕塑园,是一个热门的露营打卡点,每当节假日就有不少人在这里摆摊售卖食品饮料。从今年起,美术学院的学生策划了“开摆计划”,一开始只是为了好玩,想要跳脱日常枯燥的生活,计划一边露营休息,一边卖面包,没想到一发不可收。

雕塑园规定摆摊不允许出现明火和吊床,学生们就在各自的摊位中侧重以自己设计并自制的手工艺品以及一些食物成品为主,并鼓励大家发挥创造性,加入各自的摊位特色。

比如策划“开摆计划”的王琪瑶同学除了卖面包,又拉上了另外一个擅长活动海报设计的同学,对方日常爱好做调酒,还特意为摆摊研发了三款新饮品。还有一位摄影专业的同学,她的摊位一边卖热狗、一边还为市民拍美照。这些摊位中,不仅包括手工原创设计饰品、鲜花、冷饮,还有一个摊位是由书法系学生参与,通过现场挥毫制作书签和挂饰售卖,吸引了不少市民围观,而5元/个的实惠价格更是惹得市民们纷纷订购。

“开摆计划”已经进行了三期,第三期报名摊位多达92个。因为活动策划得当,组织有序,再加上比起入驻市集,摆地摊具有零成本、零门槛、娱乐性强等特点,“开摆计划”吸引了更多的摊主参与,甚至还有线下企业提出愿意以赞助形式加入。并且还邀请了广美爱乐社的乐队到现场表演,让氛围更热闹。

而在滨江中路,晚上6时后出现的“食通街”物美价廉,让城市“烟火气”更加绚烂。这里可以看到形形色色的“摆摊卖货车”:有针对吃货群体的“榴莲车”“柠檬茶车”“烤串车”,有针对音乐爱好者的“卡拉OK”车、“卡拉OK”投影以及“全民K歌”小拖车,有针对女士的“饰品箱”“鲜花车”,还有针对老年群体的“太极报名点”“古法按摩点”。

海珠区华洲街道龙潭村的东环街也同样如此。每天晚上6时后,长约2公里的道路上就涌现出各种路边摊。走进东环街夜市,烧烤、炸串、酱爆猪手、麻辣小龙虾等各种美食香味扑鼻而来,而玩具、饰品等小商品也是应有尽有。

据悉,东环街长期以来就有浓郁的商业氛围,长期以来“地摊经济”都比较活跃。为有序发展,华洲街道为路边摊设定了四条守则:划定经营区域、实行编号登记、对产品分门别类增加辨识度、做好配套服务。商户们也自发形成了“经营守则”,包括不售卖过期变质食品、自觉做好摊位前卫生管理、自觉在画线方格内经营等。而夜间还有专门的人员在现场进行巡查,确保现场秩序。

瓷都夜市展现文化魅力

相比国内一些旅游城市,自古便有“瓷都”之称的江西景德镇,似乎并没有什么独特的自然风光,但这里的地摊和夜市却颇富名声,吸引国内外游人的最大特色就是售卖的陶瓷及相关文创产品。景德镇市区里的夜游经济,随着陶溪川、御窑景巷、陶阳里、昌南里等地的文化夜市兴起而变得越来越热闹。

陶溪川是景德镇夜市里人气最旺的一处景点代表。这里曾经是当地十大瓷厂之一的“宇宙瓷厂”,历史上曾是景德镇第一家机械化瓷厂,也是计划经济时代中国出口美国的最大陶瓷企业。见证陶瓷工业历史发展的老厂房、老窑炉和早已不再运转的近现代工业设备等工业遗产被保留下来,并进行了扩改建,变身为今日热闹的“陶溪川文创街区”,于2016年正式对外开放。

现在的陶溪川有点类似北京的798,囊括了艺术中心、众创空间、咖啡馆、酒店、书店、餐饮等多种业态。当然这里的不变主题仍是陶和瓷,众多陶艺工作室和陶瓷商铺在这里聚集。这里每周末举办大型的创意夜市——“陶溪川周末创意市集”,有近三百个露天摊位聚集在陶溪川广场四周的主干道上。

夜市里,唱主角的是各种现代艺术瓷器,以及衍生的瓷器文创商品,多是艺术和观赏瓷品。传统的生活餐具瓷器、古法造型瓷器,在集市里出现的比例不高,毕竟这些东西市场上已经数量饱和,价格也已经处于薄利多销状态。地摊商品琳琅满目,商品雷同性很低,几乎每个摊位商品都有自己的特色,就算是瓷器物品造型相同,但艺术美化和呈现效果也会有差异表现,个性化形变表达充分。在这里还能见到瓷器的染色釉彩的售卖,摊主不断为顾客普及瓷器烧制的变色技巧,源源不断将景德镇的很多瓷器知识向外传播。

同样是景德镇十大国营瓷厂之一的“雕塑瓷厂”,在改制合并后,这里变成创意产业园区。成为“景漂”一族最活跃的地方。每逢周末,各路陶艺达人在雕塑瓷厂摆摊儿,出售和展示自己的创意手工陶瓷作品,形成了国内首个以陶瓷为主题的品牌创意市集。

雕塑瓷厂的“周末创意市集”有两个,周六上午是“乐天陶社创意市集”,周日上午则是“明清园市集”,主要是以学生和“景漂”的原创陶艺作品为主,以地摊的方式呈现。现在在陶溪川开店的店主,当年很多都是从乐天市集摆摊开始的。

景德镇的瓷器文化和夜市文化结合,成为了独特的旅游景点。夜市摊位的商家,可以掌握第一手的最新顾客需求,找到未来瓷器文创制作的市场方向,继续加强景德镇在瓷器设计和制作的领先地位。这些对于其他旅游城市的夜市开发,也许会有所启示。

国外城市摆摊管理手法不一

韩国地摊比较常见。流动地摊不仅经营种类丰富多样,包含特色小吃、鲜花、寿司、手工艺品等,且地摊本身也精心装扮,个性十足,被韩国的MBC电视台称赞为一种“道路文化”。

韩国的流动摊贩设摊经营,不需要经过政府的许可,且不用交税,只需从“摊贩业主协会”获取经营许可即可设摊经营。此外,韩国流动摊贩还自发成立了“全国摊贩业主联合会”,提高流动摊贩的话语权,保障流动摊贩的权益。摊贩协会负责与政府进行协商谈判,完善并落实相关的摊贩政策,同时负责对流动摊贩行为的管理,从而实现摊贩、协会、政府和谐共存。

韩国政府对路边小摊的管理总体上采用区域管理的办法:第一类是绝对禁止区域,主要包括主干道、火车站、汽车站、广场的辅助干线等区域。第二类是相对禁止区域,指妨碍城市美观等危害程度较小,但需要对经营规模、经营时间、经营种类严格限制的地区。第三类是诱导区域,包括城市中心外围的空地、河溪两侧道路、传统市场内的道路。在诱导区域许可经营上,政府也会采取较为宽松的管理政策,执法部门对该区域的流动地摊,也仅仅是适当加以约束,但对营业时间和经营范围也有限制。

韩国将路边摊问题上升到影响城市形象的高度,因而摆摊设点的主管部门不是各级地方自治政府,而是文化观光部门。政府在允许摆摊设点的地区强化后勤服务。各摊主在出摊时也秩序井然。

法国巴黎的跳蚤市场有百年历史,开始也经历过脏乱差的过程。巴黎市对跳蚤市场的管理方法是,将巴黎市区接近环城路的各个城门附近的街道,在一周时间内分别辟为举办跳蚤市场的地点,相关的交通管制提前公布于众,并成为一项制度。定时、定地、轮流举办,可以避免商贩到处乱跑,也可以方便市民逛此类市场。

为了保证交通,相关路口设立告示牌说明今天有跳蚤市场,请开车人绕行。一般是周末举办这类跳蚤市场,请警察和消防队来维持秩序,而附近村庄和城市里的人也将此当作一次周末消遣和休闲游。在管理逐步走向规范化、法制化和现代化的过程中,跳蚤市场不仅没有减少,相反还扩大到了全国各个城镇和村庄,其功能与种类也增加了很多。

在荷兰,国王节和节假日,人人都可以当一回小生意人,摆摊卖卖家里闲置的物品、自己的小手工等等,当然也可以卖食物和饮料,但是私人出售食物和饮料具体规定因地区而异。比如阿姆斯特丹和鹿特丹禁止私人出售易腐坏的食物,如肉类、鱼类和奶制品,而在海牙和乌特勒支,私人出售食物则是被完全禁止的。同时,私人不可以出售酒精类饮品。阿姆斯特丹和鹿特丹允许私人出售罐装或塑料瓶装的软饮料,玻璃瓶装饮料则因安全问题不可以出售;乌特勒支则仅允许出售罐装饮料;海牙则完全禁止私人出售饮品。

在美国,摆地摊涵盖了各种各样的活动,从街头艺术家和音乐家,到售卖食物、饮料、艺术品,甚至二手商品的商贩。街头摊位经营者通常需要从当地政府(通常是城市或县)获得许可或许可证。许可证申请的要求会因地而异,包括提交申请、支付费用、接受检查等。另外,一些城市还有特定的地点和时间规定,这些地点和时间是可以进行销售的唯一时段。

纽约目前约有1.2万多名有执照的街头小贩,他们的生意从卖早餐、水果、小工艺品,到街头画人像,多种多样,主要集中在百老汇、唐人街、炮台公园等地。

纽约对各类街头小贩管理非常严格,除了必须取得营业执照外,对营业时间、营业地点和营业方式也都有种种规定。在纽约市的一些地区,只允许小贩们晚7时后摆摊。一旦违反规定,街头小贩将面临高额罚金。近年来,纽约环境管理委员会将街头小贩的罚款最高额由原来的250美元提高到1000美元。

纽约之前规定,警察才有权对摆摊小贩开罚单,一旦发现无证销售,警察有权没收其商品。2019年,纽约曾施行在法拉盛市中心部分路段禁止流动摊贩的法规,违反的摊商将接到500美元罚单,摊车可被没收。不过在2020年疫情发生后,纽约放松了管控,宣布不再允许纽约警局向街头小贩展开执法行动,此后对无牌小贩的执法权回到了市消费者局。

今年3月,在纽约华人社区法拉盛中心区,纽约市警局和纽约市清洁局对街头无牌小贩突袭扫荡,展开疫情以来声势最大的执法。多辆警局和清洁局的卡车出动,把无牌小贩的货品全部收走,不少售卖假冒名牌的小贩还被戴上手铐带走。这是3月17日纽约市政府宣布对无牌小贩的执法权从市消费者局转移到清洁局后,市清洁局第一次在法拉盛正式对小贩执法。

当天警察对有牌照的小贩允许继续摆卖,只是对摊位面积超标的小贩、货架延伸出人行道超过3英尺的店家,进行了警告,并要求整改。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