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1日 星期三
望闻问切,促和俄乌的关键之行
第42版:社会 2023-05-29

望闻问切,促和俄乌的关键之行

姜浩峰

上图:3月9日,基辅遭到大规模导弹袭击,基础设施遭袭起火,升起浓浓黑烟。

下图:5月16日至17日,中国政府欧亚事务特别代表李辉访问乌克兰。

下图:4月10日,106名被扣押的俄罗斯军人被乌克兰释放,返回莫斯科。

左图:5月19日,中国政府欧亚事务特别代表李辉在华沙同波兰外交部副国务秘书(副外长)格尔维尔举行会谈。双方就政治解决乌克兰危机和中波关系等问题交换意见。

上图:5月10日,扎波罗热地区别尔江斯克港口,离开家园的民众被安置在临时住宿中心。

李辉此行系“就政治解决乌克兰危机同各方进行沟通”。有了这第一次沟通,才可能理出头绪,并开出“中国药方”……

主笔|姜浩峰

中国政府欧亚事务特别代表李辉5月16日、17日在乌克兰的访问、19日在波兰的访问,只是他此次欧洲行的第一站、第二站。

从行前中国外交部公布的行程表上看,李辉此访将到达乌克兰、波兰、法国、德国和俄罗斯五国,而事后回看,李辉欧洲行,中途又宣布收到新的邀请函——到访了欧盟总部所在地布鲁塞尔。

乌克兰“RBC—乌克兰”通讯社称,李辉是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首位访问乌克兰的中国政府高级官员。

俄罗斯莫斯科大学亚非研究院院长安德烈·马斯洛夫在李辉行前就表示,“李辉很了解俄罗斯和乌克兰,并且重要的是,他还是一个杰出的谈判家”。

由此可见,俄、乌国内都有人对李辉代表中国政府进行的斡旋有所期待。

1953年出生于黑龙江省、今年已经70岁的李辉,整个职业生涯都在与苏联以及苏联之后的欧亚国家打交道。从北京外国语学院毕业后,1975年起,李辉历任外交部苏欧司科员、驻苏联大使馆工作人员、驻俄罗斯大使馆一秘、驻哈萨克斯坦大使、欧亚司司长、外交部副部长。2009年至2019年,李辉出任驻俄大使整整十年。也正因此,李辉相当了解俄罗斯、乌克兰以及其他苏联解体之后独立的欧亚国家。俄罗斯亦有诸如马斯洛夫这般对李辉较为了解的人。即便是俄罗斯总统普京,对李辉也并不陌生。2019年李辉离任驻俄大使之际,就是普京亲自在他胸前别上友谊勋章,并在送别酒会上与李辉夫妇碰杯并送上祝福。

即便如此,李辉作为中国政府欧亚事务特别代表前往欧洲,也并不是依仗自身对俄乌之熟稔立即开出药方。且看此次李辉的行程,总体上是在对乌克兰危机望闻问切。按照李辉行前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对外所披露的说法,李辉此行系“就政治解决乌克兰危机同各方进行沟通”。有了这第一次沟通,才可能理出头绪,并开出“中国药方”……

乌克兰关切“十点信息”

最先披露李辉在乌克兰见到泽连斯基的,还是汪文斌。

在5月18日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法新社记者向汪文斌提问:“乌克兰外长于本周赞赏中国发挥斡旋作用,包括近期推动签署黑海粮食运输协议,外交部能否介绍有关情况?”现场一些记者估摸,按照往常情况,汪文斌大概会具体介绍下中方推动俄乌签署黑海粮食运输协议之事,或者索性重复一下中方立场。没想到汪文斌主动“加料”,除了肯定黑海粮食运输协议之签署以外,汪文斌接着说:“借此机会,我还想向大家介绍一下中国政府欧亚事务特别代表李辉访问乌克兰的有关情况。此访期间,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会见了李辉。”

这一消息确实具有很大的新闻性。也正因此,在汪文斌披露消息之后,轮到彭博社记者提问时,其追问道:“你能否确认李辉大使同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进行了会见?”汪文斌不得不再次进行了确认。

新加坡《联合早报》注意到,中方披露,中乌双方一致认为,“不久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的通话为中乌关系发展指明了方向,两国应共同努力,延续双方相互尊重、真诚相待的传统,把两国互利合作持续向前推进”。该报稍早之前署名韩咏红的评论文章曾写道,中乌元首通话,“是一个明确的信号,标志着中国以实际行动参与劝和促谈、介入调停工作的开始”。

乌克兰通讯社在报道李辉访问乌克兰情况时,也特别提到了中乌领导人4月26日的电话交谈。

确实,正是那次电话交谈时,中方披露,将派中国政府欧亚事务特别代表赴乌克兰等国访问,就政治解决乌克兰危机同各方进行深入沟通。5月16日,李辉从波兰入境乌克兰,出现在乌克兰总统办公室为之举行的“乌克兰安全形势说明会”上之际,正显示了这一“深入沟通”正式开始了。

英国媒体路透社的报道,引述乌克兰总统办公室的说法,乌方对李辉表明,“不接受以失去领土来换取停战”。许多美西方媒体像是统一过口径一样,都在强调这句话。但问题在于,中方是否向乌克兰方面试探问讯过“以土地换和平”之事?似乎此前,最早提出乌克兰可以割地求和的是美国人。2022年5月,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曾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公开称,乌克兰可以向俄罗斯割让领土以换取和平。当然,此后基辛格又公开收回了这一言论。但今年2月初,瑞士《新苏黎世报》援引德国外交消息人士的话称,美国总统拜登曾派中央情报局局长威廉·伯恩斯于1月中旬秘密到访莫斯科和基辅,向俄乌双方传达拜登版本的“和平方案”,其中提到将允许俄方保留“乌克兰20%的领土”。尽管《新苏黎世报》并没有具体说明这“乌克兰20%的领土”到底是整个乌克兰领土面积的20%,还是包括克里米亚在内2014年至今俄占乌克兰领土的20%,抑或是2022年“公投入俄”乌东四州区划内的20%,但正如《新苏黎世报》自身所报道的,俄乌双方都不同意这一版本的“和平方案”。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克里姆林宫发言人佩斯科夫当时公开称,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的谈判“现在是不可能的,因为无论是事实上还是法律上都没有条件”。而美国媒体《新闻周刊》此后针对《新苏黎世报》称,该报的爆料是“完全错误的”。至于路透社对乌方与李辉的会晤之报道,将点落在乌方不愿意割让领土上来,以及一些美西方媒体的跟风——只能说他们在带偏节奏。

《新民周刊》记者在乌克兰通讯社网站上看到乌克兰的官方表态。在与李辉一行会晤时,乌克兰总统办公室主任安德列·叶尔马克是这么说的:“对中国参与乌克兰和平方案感兴趣。”同时,叶尔马克还对中国支持乌克兰主权和领土完整表示感谢,强调乌克兰尊重《联合国宪章》规定的各个国家边界的不可侵犯性。

西方一些媒体的说法,与乌克兰通讯社的正式披露,无疑有所差异。

其实,据中国外交部网站披露,在乌克兰,李辉阐述了中方关于政治解决乌克兰危机的立场主张,表示习近平主席提出的“四个应该”“四个共同”“三点思考”是中方政治解决乌克兰危机的根本遵循。

而叶尔马克与乌克兰外长库列巴则向李辉具体解释了乌克兰期待中的和平方案“十点信息”。其实,乌方“十点信息”并非首次提出。早在2022年11月15日,泽连斯基就在当天二十国集团峰会上做视频讲话时提到“十点信息”。同一天,泽连斯基还将这“十点信息”贴到社交媒体平台:“1.确保核与辐射安全;2.确保粮食安全;3.确保能源安全;4.释放所有被俘人员,让被驱逐者回家;5.落实《联合国宪章》并恢复乌克兰领土完整和世界秩序;6.俄方撤军并停止敌对行动;7.重建正义;8.反对生态灭绝;9.防止事态升级;10.宣布战争结束。”

相对于公开贴出的、言简意赅的“十点信息”来,李辉一行与叶尔马克、库列巴等人关起门来详细谈这“十点信息”,肯定更具体,或许能将各个点的细节、分寸感和盘托出,一起商量。反正,李辉暂别乌克兰,前往波兰之际,中国与乌克兰两国的媒体端,都传出乌克兰方面表露出这样的信息:“乌方重视中方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在国际事务中发挥的重要作用。欢迎中方为结束战火、恢复和平发挥积极作用。乌方始终奉行一个中国原则,愿同中方共同努力,推动乌中关系不断取得新的更大发展。”

不得不说,乌克兰方面特意提到“一个中国原则”,也是希望中方本着对等原则,尊重乌克兰领土主权完整。当然,这也符合中国一贯的立场——尊重各国领土主权完整。

当然,就连路透社也不得不在报道中引述李辉的话称,“中方一直以自己的方式为缓解乌人道局势发挥建设性作用,将继续向乌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可见,中国不是俄乌冲突的当事方,距离欧洲又比较遥远,本身在俄乌之间没有特殊利益。中方的斡旋是出于公心。这些情况,将被世界上越来越多的人所看清。

俄罗斯如今能寻求什么

自2022年2月24日俄军越过俄乌边境,发起“特别军事行动”以来,至今一年又三个月的时间,俄罗斯在这场冲突中有何得失呢?

稍微回顾一下战局——俄军一开始想通过特种部队、快速反应部队等迅速占据乌克兰后方机场,譬如距离基辅较近的安东诺夫机场,然后派遣空降兵迅速夺取基辅,推翻泽连斯基当局甚至活捉泽连斯基,由此解决俄乌之间过去八年甚至更长时间里的一系列问题。譬如2014年乌克兰“颜色革命”之后历届基辅当局总体上亲西方的问题;譬如基辅方面部队,特别是“亚速营”在乌东俄族聚居地搞出许多事来的问题;再譬如乌克兰号称要加入北约,未来北约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若部署到乌克兰将直接威胁莫斯科的问题……

俄总统普京更是提出,要在乌克兰“去纳粹化”“非军事化”。

在西方来说,似乎也有人感觉到泽连斯基政权岌岌可危。2022年3月5日,美国媒体《华盛顿邮报》披露,美国政府和其欧洲盟友正在悄悄准备一项应急计划,其中包括如果泽连斯基不得不逃离基辅或整个国家,如何为其在波兰建立一个“流亡政府”。而英国时任首相鲍里斯·约翰逊更是在回应是否会为“流亡”的乌克兰政府提供庇护时称,“当然,我们会像之前一样,尽我们所能提供后勤或其他方面的支持”。

但出乎不少人的预料,泽连斯基竟然守住了基辅,乌克兰军队竟然重新夺回了安东诺夫机场。当乌军夺回机场的时候,机场内乌克兰安东诺夫公司的全球最大飞机安-225经历战火而损毁,同时,载着俄军后续部队、装备的多架伊尔-76飞机亦无法降落,不得不提前返航。此后,俄乌战局一度僵持。俄军经过一段时间战术性收缩,固守在顿涅茨克、卢甘斯克、赫尔松、扎波罗热四州的大部分地区,且因控制了扎波罗热而使得克里米亚与俄本土“陆上相连”。哪怕乌克兰实施非对称作战,一度烧损了连接俄本土与克里米亚的刻赤大桥,但俄方反而能通过陆路进一步增兵、补给顿巴斯和克里米亚。

泽连斯基方面则获得了西方一步步增强的军援。从最初的前华约国家或者地区提供的苏制单兵反坦克导弹,到美制“海马斯”导弹、“爱国者”导弹,再到美国逼着德国等北约国家拿出“豹2”坦克等进攻性装备。5月19日,在日本广岛举行的七国集团峰会上,美国总统拜登又号称将向乌克兰提供F-16战斗机。除了军援以外,西方军事教官等也进入乌克兰指导乌军作战。更值得关注的则是俄乌冲突之前及至俄乌冲突之后,北约将各种军事情报源源不断地传到乌军指挥机构。泽连斯基如今凭此竟对外宣布,准备进行春季大反攻。

对于俄罗斯来说,在军事上,似乎没有达到最先的预期,只能进行调整。俄通过将乌东四州“入俄公投”,将之视为俄本土,以此达到“合法”向此地派遣俄军义务兵的目的。甚至因为在俄看来乌东四州已经成为俄罗斯联邦的一部分,如果这四州境内的俄军被包括乌克兰在内其他国家军队攻击,俄国内法理论上可以认可俄采取核攻击手段进行作战!俄已将“特别军事行动”改称为“保卫顿巴斯的特别军事行动”。可见,俄的对乌战略有所调整。这时候,对于俄罗斯来说,谈判不失为一种选择。

在俄乌冲突起来之后,双方并不是没有谈判过。从最初由白俄罗斯出面,俄乌在白俄罗斯边境进行谈判,到后来经土耳其斡旋,在伊斯坦布尔谈判,都没能最终达成共识,或者说没有签署停战协定。特别是在今年2月于慕尼黑安全会议期间,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王毅披露,俄乌在白俄罗斯的谈判本已经基本达成共识,可最后却被西方一些人搅局。

在李辉访问俄罗斯之前,尽管俄方一度曾称,普京总统没有确定与之会面的具体时间,但此前,无论是中国最高领导人访俄,还是王毅访俄,或是中国国防部长李尚福访俄,都曾当面对普京劝和促谈。

5月16日,俄罗斯塔斯社报道称,俄罗斯副外长鲁坚科表示,俄方希望从中国政府欧亚事务特别代表处了解其基辅及欧洲之行的印象。“我们迫切期待他的到来,我们希望了解他此行的印象。”这就展示了俄罗斯对中国的期待。

欧洲的位置

哪怕下一步俄罗斯想谈判,但问题在于,乌克兰并不愿意在承认失去乌东四州的情况下与俄罗斯谈判。甚至泽连斯基已经提出两点——第一,谈判的基础必须是在乌克兰完全收复失地的情况下进行,这不仅包括收复乌东四州,还包括收复2014年失去的克里米亚;第二,不以普京为谈判对象。

泽连斯基甚至称,要在2023年年底前彻底击败普京,然后才可能与俄罗斯方面谈判。在获得拜登于广岛许诺的更多、更具杀伤力的装备以后,泽连斯基显得底气更足了。想要他就地以目前的俄乌实控线来谈判,几无可能。

针对李辉首次斡旋俄乌冲突之行,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公共政策与全球事务课程助理教授骆明辉分析称,中国若想劝和促谈,不能只寻求让乌克兰做出让步,也需要寻求俄罗斯有所退让。

如果俄罗斯有所退让了,泽连斯基是否仍坚持不再与普京谈判呢?显然,事情是可能转圜的。其实,哪怕民间劝架来说,也莫不如此——立场不偏不倚的劝架方大概率会先提议双方考虑各让一步。但具体怎么让,不妨坐下来谈。先要做的是停止互相之间的武力攻击。俄乌冲突与一般民间斗殴的区别之处在于,其起因是有复杂的历史经纬和现实原因的。就地缘上来说,欧洲国家与俄乌地理位置接近,不少国家与俄乌都有历史纠葛。譬如波兰。如今的乌克兰西部一些领土,历史上曾经是波兰的一部分。且在俄乌冲突之后,波兰一直冲在挺乌的第一线。反正波兰给人的感觉是对乌克兰危机特别上心。2022年5月,波兰总统杜达在访问基辅期间与泽连斯基拥抱之际,俄罗斯方面就对外宣称,波兰方面居心不良。当时,俄罗斯对外情报局局长纳雷什金公开表示,乌克兰西部的利沃夫、伊万诺-弗兰科夫斯克和捷尔诺波尔地区正成为波兰觊觎的对象。

无论如何,有一个事实必须看到——起码北约援助乌克兰的各种军火,都由波兰中转。譬如今年早些时候,美国鼓捣北约各国向乌克兰提供先进坦克。当时,在美国的威逼下,德国不得不将本国生产的“豹2-6”坦克装上货运列车向东运输。当这批坦克通过铁路运输进入波兰境内以后,拜登突然又单方面表示,美国将推迟自身的“艾布拉姆斯”坦克援乌计划,原因在于美军的“艾布拉姆斯”坦克装备有贫铀装甲,必须在完成拆换后才能给乌克兰使用,而这需要数月时间。德国方面哪怕知道又上了美国的当,也只能无可奈何地遥望着波兰境内已成离弦之箭状态的“豹2-6”坦克。

李辉此番赴欧,本身是从波兰入境乌克兰。离开乌克兰后,第二站他就正式到访波兰。5月19日,李辉在华沙同波兰外交部副国务秘书(副外长)格尔维尔举行会谈。双方就政治解决乌克兰危机和中波关系等问题交换意见——注意,仍是交换意见,而不是立即商量出俄乌之间谈判的基础。当然,中国和波兰都不是俄乌冲突的直接当事方,本也不可能由中波两国代表俄乌来商量谈判基础。正如李辉对格尔维尔所说,“乌克兰危机扩大化、长期化不符合各方利益,中方希望战火尽快平息,和谈得以重启”。中国的目的无非希望与各方多交流,来继续扩大政治解决危机的公约数,为停火止战逐步积累共识,打下坚实基础。在中方看来,波兰是乌克兰近邻,也是中东欧地区重要国家。中方重视波兰在地区事务中的重要作用,愿同波兰继续就政治解决乌克兰危机保持沟通,支持建立均衡、有效、可持续的欧洲安全架构,为欧洲和平提供持久保障。更何况,中波之间有着友好传统,这样的友好传统,在化解乌克兰危机上,能派上用场当然好。

值得注意的是,格尔维尔对李辉所说,有一部分与乌克兰方面对李辉所说是一样的,譬如“波方始终坚持一个中国原则,愿同中方共同努力,推动波中关系取得长足进展”;再譬如“波方高度评价中方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在国际事务中发挥的建设性作用”。当然,格尔维尔对李辉所言中,比较核心的一句话是——“期待中方在乌克兰问题上继续发挥积极影响,推动目前的紧张局势早日缓和降温,尽快实现和平”。

欧洲方面,是否大多数国家乐见乌克兰的和平能够到来?从危机之后欧洲遇到的种种困难——从涌入难民、德俄之间“北溪“管道被炸等等,都不难看出欧洲之难。也正因此,当李辉访问波兰期间,又传出他的外访行程有所调整,接下来除了访问法、德、俄以外,亦收到了新的邀请函——将访问比利时布鲁塞尔,与欧盟对外行动署亚太总司长维冈交流。

由此可见,欧洲方面对中国欧亚事务特别代表李辉的访问是相当重视的,是有所期待的。甚至听闻此前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耿爽于5月4日在联合国所作发言,是有所触动的。当时,耿爽在听取了欧安组织的工作通报后表示,“当前欧洲安全面临的风险挑战上升,中方期待欧安组织为维护欧洲和平稳定发挥积极和建设性作用”。欧盟也好,欧安组织也罢,是否能在积累俄乌互信、创造止战和谈条件方面起到一定的作用呢?正如李辉所言,“化解危机没有灵丹妙药”,促和之事,事在人为……

4个应该

指各国主权、领土完整都应该得到尊重,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都应该得到遵守,各国合理安全关切都应该得到重视,一切有利于和平解决危机的努力都应该得到支持。

4个共同

指国际社会应共同支持一切致力于和平解决乌克兰危机的努力,呼吁有关各方保持理性和克制,尽快开展直接接触,为重启谈判创造条件;共同反对使用或威胁使用核武器,倡导核武器用不得、核战争打不得,防止亚欧大陆出现核危机;共同努力确保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稳定,防止国际能源、粮食、金融等合作受到干扰,损害全球经济复苏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经济财政稳定;共同为危机地区的平民过冬纾困,改善人道主义状况,防止出现更大规模人道主义危机。

3点思考

指冲突战争没有赢家,复杂问题没有简单解决办法,大国对抗必须避免。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