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9日 星期五
球员和教练是命运共同体
第A06版:英超 2022-09-23
曼联开局跌宕起伏,B费分享心路历程——

球员和教练是命运共同体

谢勤德

8月23日,当曼联在英超第三轮中主场迎来利物浦时,梦剧场弥漫的是无比悲观的情绪,上赛季曼联主场0比5,客场0比4被宿敌双杀,本赛季前两轮1比2输给布莱顿,0比4输给布伦特福德遭遇连败。

“我们知道球迷在恐惧,没人相信利物浦会输给我们,没有人会将赌注押在我们身上,除了我们自己。”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回忆,但最终曼联2比1拿下了比赛,并成功扭转了局势,接下来又连胜三场,以1比0的相同比分击败南安普敦与莱斯特城,3比1击败阿森纳,六轮过后排名第五,落后多赛一场的领头羊阿森纳六分。

本版撰稿 特约记者 谢勤德

滕哈赫强调纪律性

规则面前人人平等

那场胜利也是滕哈赫执教曼联后拿到的首场胜利,这位荷兰教头遭遇了黑暗开局,然后用极其强硬的方式将球队带了出来——输给布伦特福德后的第二天,滕哈赫让所有曼联球员在训练中加跑了13.8公里,这也是曼联在那场比赛中比布伦特福德少跑的距离(球员总跑动距离),主教练自己也一起跑。

“每个人都该承担起自己的责任,这是好事,因为并不是人人都做到了最好。”B费说,“有时候责任是球员的,有时候是教练的,不过绝大多数时候是所有人一起的,主教练也是在用这件事传递一个信息,那就是他希望建立起纪律,希望球员遵守规则,这对球队是好事。”

“作为球员,我们当然不喜欢跑步,有时候你无法理解主教练的安排,但过了段时间你没准就知道主教练是为了你好了。”B费说。当然,滕哈赫所做的不仅是让球员加练,主教练还努力让球员找回自信,他将每位球员在正式比赛以及季前赛中——哪怕是在输掉的比赛中——的精彩表现都剪辑成了视频,希望他们能够保持。

“他经常把我们召集起来,给我们看视频集锦,然后告诉我们以后遇到这种情况,他希望我们能够换一种方式处理,诸如此类。这种做法很好,因为球员需要时间去适应他的理念并做到最好。”

在B费看来,最重要的是滕哈赫拥有清晰且强烈的足球理念。“他的想法很清晰,风格很强烈,他有自己的规则,你必须遵守,在这件事上没得商量,我喜欢这样,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都缺乏纪律性,就应该规则面前人人平等。”

“这也是瓜迪奥拉和克洛普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做的事情,这么多年来他们一直都是按照自己的理念与规则去引援和打造球队,结果大家都看到了。”B费说,“我看到我们的主教练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只买对的不买贵的,我们不会为了买人而买人,这正是我们需要的东西!”

没有失控,抱怨非本性

不过在过去的这一年里,B费被批评最多的并不是进球数下滑,而是越来越喜欢抱怨,无论是抱怨裁判还是抱怨队友,对此葡萄牙人给出了解释。

“其实我在绝大多数时候都非常安静,但我穿的是曼联球衣,所有的摄像机镜头都盯着曼联球员,其实别的球员也会抱怨裁判,比如说水晶宫的扎哈,因为他总是被犯规。”

葡萄牙人说,“还有费尔南迪尼奥,他只干两件事:抱怨裁判和踢我。还有贝纳尔多·席尔瓦,你们都觉得他很安静对吧?其实他整天都跟裁判嘀咕个没停,为什么我知道?因为他在国家队就是这样啊!”

但对于抱怨队友的指责,B费表示纯属捏造。“人们说我总是摊手抱怨队友,这是个彻头彻尾的谎言!我确实会比手势告诉队友该往哪传球,但我绝对不是在抱怨!如果谁该传不传,或是做了错误的决定,我会直接冲着他们吼。”

B费表示自己确实吼过队友,但也被队友吼过:“‘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我的信条,我一直都告诉队友如果你不想我在比赛中和你说话,那没问题,只要以后别埋怨我没在比赛中提醒你或鼓励你就行。”

“比如说马拉西亚,对莱斯特城的比赛我吼了他,但在其他比赛中他也吼了我,这很好。又比如说马奎尔,2019-2020赛季对哥本哈根那场,他冲我吼让我减少丢球,我当时顶了回去,但很快我就向他道歉了。”

“比赛让人紧张,让人肾上腺素加速分泌,但我从来没有真正失控过,除非是看到有人在与对方门将二对一时不传球,就像上赛季桑乔对切尔西打进的那个球,他过掉了门迪,球进得很漂亮,但拉什福德一直在他身边,无人盯防。”

“如果一切发生得电光石火,你没时间观察局势而选择自己射门,这可以理解,但如果你是从中场开始带球,就别说我没看到队友这种鬼话。”B费说,“当时我对他说球进得很漂亮,但如果还有下次,传给拉什福德。他说好的,懂了,你是对的。”

个人数据不太好,跟C罗没什么关系

C罗看起来是最好例子,他在去年夏天转会市场关闭前最后一刻加盟,索尔斯克亚执教时曾多次拯救球队,朗尼克上任后开始被质疑无法适应后者的高压逼抢战术,而到了本赛季,这位葡萄牙巨星已经沦为替补——当然,这与C罗因个人原因缺席了不少训练和比赛也有关系。

C罗的到来也影响到了B费的表现,在他回归之前,B费在53场英超中打进29球、助攻19次,而在他回归之后,数据变成了40场八球七助。

但B费并不认为二者之间存在必然联系。“上赛季我的绝大多数助攻都是给了C罗,所以我并不觉得这种说法是正确的,简单点说,我只是经历了一个个人数据不太好的赛季,和C罗没什么关系。”

“在他加盟之前,我是点球头号主罚手,这没错,但上赛季我也获得了两次主罚点球的机会,结果全罚丢了,所以我不能去怪C罗抢走了我的点球,尤其是考虑到他总是能罚进。”

B费说,“比如说今年4月对阿森纳那场,是他主动将点球让给我,虽然我罚丢了,但我感受到了他对我的信任,他是真的相信我能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所以我并不认为数据滑坡是因为克里斯蒂亚诺的到来,单纯就是因为我在关键时刻没能做到最好。”

“在国家队我们也是队友,他在场时我的进球可不少,当你踢10号位时,C罗在场可是件大好事,因为对方肯定会将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他的每次拿球都让对手感到恐惧,这意味着你能获得更多的空间。”

“比如说今年三月对北马其顿的世界杯预选赛附加赛,我打进的两粒进球里一球来自他的直接助攻,还有一球则与他的无球跑动密切相关。”

B费说,“再说了,过去四场英超联赛里我只打进了一球,而这四场比赛C罗都没有首发,所以我能不能进球真的和C罗在不在场上没关系,能不能进球取决于动力和时机,有时候就是进不了,有时候情况则会更为顺利。”

为索尔斯克亚出头

朗尼克无力扭转气氛

滕哈赫是B费在曼联合作的第三位主教练,第一位是索尔斯克亚,在他看来挪威主教练是个了不起的人:“他是那种对任何人都关心备至,春风化雨的人,是那种努力让所有人都开心快乐的人。”

在索尔斯克亚下课的前一天,即2021年11月20日曼联1比4输给沃特福德后,B费与辱骂索尔斯克亚的球迷发生了争执:“当时有些人在嘘他,我不喜欢这种事情,那感觉就像是‘你们该嘘的难道不是我们(球员)吗?’毕竟球是我们踢的,比赛是我们输的,在那一刻,我觉得应该有人站出来保护教练,我并不是说教练没有责任,但也不能将责任全推给教练,这是我们所有人的责任。”

“那段时间球队表现确实很糟糕,但问题并不全在于教练,要知道他之前的工作一直都很棒,不过我也能理解球迷的情绪,在那个时刻,人们当然是将他当成主教练来对待,而非功勋卓著的俱乐部名宿。”

B费说,“奥莱被解雇后,球迷的反应还是很让人欣慰的,他们继续唱着为他写的歌,依旧对他为俱乐部付出的一切充满感激,依旧牢记着1999年的神奇时刻。奥莱深爱着这家俱乐部,被解雇后他向所有人一一道别,太艰难了,你能清楚感受到,那很可能是他这辈子最艰难的时刻。”

索尔斯克亚的继任者是朗尼克,但后者一开始就明确只会执教到赛季结束,最终只在24轮英超联赛里带队拿下了10场胜利。

“朗尼克带着他的理念来到球队,他希望球队能够保持强度,高压逼抢,就像他之前在德甲时做的那样,但收效甚微,因为当时球队气氛实在太糟糕了,更衣室里士气低落,一切都很糟糕,想要摆脱那种状态实在是太难了。”

“朗尼克已经做到了最好,球队表现不佳不是他的错,他是位好教练,问题在于他的足球理念并不是适合所有的球员,这是因为这支球队是奥莱按照他的理念打造的,突然主教练换人了,理念也换了……这或许就是我们的问题所在,每次换帅,主教练都会带来新的理念,然后根据自己的理念购入不同类型的球员。”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