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2月09日 星期四
拉沃尔杯费德勒最后一战
第A07版:网球 2022-09-23

拉沃尔杯费德勒最后一战

章丽倩

费德勒和朋友们自拍

“四巨头”齐聚伦敦

先发布退役预告,然后再参加自己职业生涯中的最后一项赛事,与小威退役前相似的一幕再次发生了,只是这一回,事件主角换成了41岁的费德勒。于本周五至周日举行的男子团体对抗赛拉沃尔杯,它将是费德勒职业生涯的谢幕赛。

他这次不会参加单打,费德勒希望用一场双打来正式告别,而他心里的理想搭档就是老朋友兼老对手的纳达尔。纳达尔在大合照时尚未抵达伦敦,稍晚到达后,纳达尔表示:“这是历史性的一刻。能够再次和罗杰并肩作战感觉很棒,希望我们能再赢得一场胜利!”。

本版撰稿 本报记者 章丽倩

最终战以双打告别

理想搭档是纳达尔

9月19日,费德勒抵达伦敦,开始为自己职业生涯的谢幕赛做准备。他提前否定了参加拉沃尔杯男单项目的可能,仅把注意力放在了男双上。

上周,费德勒以一段视频和一封长信的形式,预告了自己的退役决定,本周五至周日在伦敦举行的拉沃尔杯就是他参加的最后一项职业赛事。在抵达伦敦后,费德勒接受了采访,并透露为了这封告别长信,他先后修改了25个版本,总共花了大约两周时间。

由于健康缘故,费德勒已明确不会参加对抗强度较高的男单比赛,而是将以参赛来作为职业谢幕的可能放在了男双上。“也许我会跟拉法(纳达尔)一起参加双打,那绝对是一个梦想。”纳达尔将为他圆梦,这场双打预计将在北京时间9月24日周六凌晨4:00开打。

创办于2017年的男子网坛团体对抗赛事拉沃尔杯,它的发起人之一就是费德勒。在过去几年中,拉沃尔杯得到了费天王和天王亲友团的大力支持,故而这项年轻赛事才得以在职业网坛迅速地站稳脚跟。本届拉沃尔杯的阵容非常强大,费德勒联手纳达尔、德约科维奇、穆雷、西西帕斯、鲁德组成欧洲队,他们的对手则是由阿利亚西姆、弗里茨、施瓦茨曼、德米纳尔、索克和蒂亚福组成的世界联队。

距离正式退役才过去三周,小威就有些动摇了,在复出一事上惹人猜想。那么,人们可以对费德勒也多些期待吗?当事人已经给出了板上钉钉的回答,“就是结束了,我肯定。”

“7月时,在温网之后的几天,膝盖恢复的情况完全没有进展了。我问自己‘这有什么意思?’我们已经提心吊胆了很长一段时间。我知道这(指退役)是正确的决定,是唯一正确的决定。”费德勒在接受采访时说,“这很艰难,整个想要恢复的过程都很艰难。我离恢复到100%差得很远。对我来说,打进(去年)温网1/4决赛是不可思议的,但最后一场对阵赫卡兹的比赛是我职业生涯中最糟糕的时刻之一。”

从近日的这段采访中不难看出,以不佳的状态勉强出战,这是让费德勒难以接受的一件事。哪怕是在他自己预告的谢幕赛上,他也不想有任何的勉为其难。

年收入仍超纳豆小德

连续17年网坛吸金王

尽管在世界排名榜上已查无此人,但费德勒仍是过去一年中收入最高的网球运动员。在参赛场次数为零的近一年里,费德勒税前收入9000万美元——连续17年成为世界上“吸金”能力最强的网球选手。并且,他的这一数据也超过了纳达尔(3140万美元)与德约科维奇(2710万美元)的年收入总和。

你还记得费德勒上一次参赛是什么时候的事吗?是去年温网,当时他止步男单1/4决赛,此后便进入到了漫长的疗伤恢复期。在参赛场次数为零的情况下,费德勒仍有如此“吸金”力,这完全归功于他的广告合同和场外活动。

这份新版的网坛年收入排名由《福布斯》发布,统计周期是从2021年美网至今的12个月。运动员的场外收入包括赞助合同、出场费、特许授权产品的销售,以及所涉及各类业务的现金收入等,利息支付与股利部分不做计入。另外,《福布斯》所统计的收入数据除反映税前情况外,运动员需要付给经纪人或经纪公司的那笔支出也未扣除。

在《福布斯》历年公布的收入排行中,费德勒第一次成为年收入最高的网球运动员,是在2005-2006年的那份榜单上。那会儿正是费德勒坐稳男单世界第一宝座的第二年。此后一路至今,他连续17年成为世界上“吸金”能力最强的网球选手。

从过去一年的网坛收入排行来看,费德勒以9000万美元成为当之无愧的榜首,排在第二位的是女网新一代的代表人物大坂直美(5620万美元),小威以3510万美元位居第三,纳达尔与德约科维奇排在第四位(3140万美元)和第五位(2710万美元)。

在这份榜单排名前10的运动员中,费德勒的收入都来自于场外,小威的情况也差不多。纳达尔与德约科维奇由于仍活跃在巡回赛中且成绩出色,所以参赛奖金的占比较为醒目,分别占到年收入的20%(3140万美元中的640万美元)和26%(2710万美元中的710万美元)。

24年11亿美元

实力诠释越陈越香

在费德勒长达24年的职业生涯中,他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登顶《福布斯》世界体坛年度收入榜,是在他即将由38岁步入39岁这年。什么叫“越陈越香”?这位网坛天王就是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

根据《福布斯》的估算,费德勒在其24年职业生涯中的总收入(在扣税与支付经纪人费用前的总收入)达到11亿美元。这比纳达尔(5亿美元)与德约科维奇(4.7亿美元)两人迄今的收入总和都高。

费德勒之所以能“越陈越香”,除了科学训练、体育科技、运动医学的快速发展与强力护航外,还在于他真正抓住了赞助商们的心。在他职业生涯11亿美元的总收入中,来自赛场的职业奖金为1.31亿美元,其他皆为场外所得。

2018年,费德勒与合作长达20余年的耐克合约到期,转而牵手优衣库。后者开给他的合约待遇是,一签就是10年长约,每年3000万美元,10年共计3亿美元,合约的履行不会受到退役变数影响,且费德勒拥有“球鞋自由”(可以自由选择比赛时穿着的球鞋并拥有对球鞋的商业开发权)。当时,不少人都被优衣库的这份重磅合约给惊到了。

在费德勒于过去一年揽入的9000万美元中,优衣库一家就贡献了1/3。另外,费德勒目前还与包括劳力士、梅赛德斯-奔驰、瑞士瑞信银行、酩悦、威尔逊在内的13个品牌保持长期合作关系,并且其中一半品牌已经与他合作了至少10年。因为关系紧密,所以在预告退役的那封长信中,费德勒也特别感谢了它们。“我要感谢我忠实的赞助商们,他们对我来说就像是伙伴。”

下半场由足下起步

在与费德勒保持长期合作的14个品牌中,有一个尤为特殊,它就是来自费德勒祖国瑞士的运动鞋品牌On(昂跑)。费德勒既是它的代言人,也是重要股东。

拉沃尔杯能较快地立稳脚跟,必须得算上赛事发起人之一费德勒的一份功劳。同理,昂跑能以新秀身份从竞争激烈的运动鞋品牌市场上突出重围,也要给费德勒记上一大功。

2018年,费德勒告别耐克,牵手优衣库。在优衣库开出的每年3000万美元、持续10年的重磅长约中,一方面写明合约的履行不会受到退役变数影响,另一方面则提到费德勒可以自由选择比赛时穿着的球鞋,并拥有对球鞋的商业开发权。后一部分的内容,为费德勒与昂跑的合作提前扫清了障碍。

2019年,费德勒投资了瑞士运动鞋品牌昂跑,当时的媒体爆料是他持有该公司3%的股份,价值接近2亿美元。该品牌于去年8月上市,在费德勒的卖力站台下,昂跑2022财年第二季度的业绩财报显示,销售额同比增长66.6%至2.92亿瑞士法郎,净利润猛涨245.9%至4910万瑞士法郎,高于上年同期的1420万瑞士法郎。该公司预计,今年的全年净销售额将不低于11亿瑞士法郎(约合11.4亿美元),极有可能首次突破10亿美元大关。

目前,昂跑的市值约116亿美元。按照3%的比例算,费德勒所持股份的市值约3.48亿美元。不知是否由于费德勒在国内的高人气,近一年中昂跑在国内大城市的发展势头明显。如果你拿出手机稍加搜索就会发现,目前该品牌在上海的开店数已有至少五家。未来,如果费德勒有机会再来申城参加活动的话,这画面真是想想都值得期待。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