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1月29日 星期日
你不必对我讲客气 城市流光(摄影) 感受幸福的能力 反常态健身 我们为什么那么累 刘恒之宽 叶榭软糕
第21版:夜光杯 2020-12-04

刘恒之宽

米 舒

刘恒(前202—前157),徐州沛县人。他是汉高祖刘邦第四子,其母薄姬,原为魏王魏豹之妾,魏豹为曹参所擒,薄姬为俘,在宫中织布。一日,刘邦察其姿色,纳入后宫,当时刘邦美妾很多,薄姬“岁余不得宠幸”。

汉高祖四年,刘邦与薄姬有了一夜春风,薄姬当年生子刘恒,后被封为代王,母子俩住在远离京城的代国(晋阳)。

刘邦死后,刘盈即位,吕雉临朝称制,先后害死刘邦诸子刘如意、刘友、刘肥、刘恢等,因薄姬受冷落,刘恒为人低调,居然相安无事。吕雉去世,周勃、陈平灭诸吕势力,考虑到小皇帝刘弘非汉惠帝刘盈之子。于是在嫡系刘氏中挑选,最后选中给人印象宽厚仁慈的刘恒。

刘恒几经犹豫,才谨慎入京,他给大臣的印象是稳重谦和,继位汉室,即汉文帝。面对一个连年争权、政局不稳的局面,他以赏罚分明与打击重臣来整合皇权体制,以发展经济和宽俭待民来推行“无为而治”。

接受贾谊《过秦论》的建言,汉文帝确立了“牧民之道,务在安之”的治国方针。其一,他为提高农民耕田积极性,采取了“与民休息”的三大措施,租率由十五税一减为三十税一,以此减轻农民负担。其二,刘恒规定“丁男三年而一事”,即成年男子的徭役从每年服役一次改为三年一次。其三,开放原来归属汉王朝的所有山林川泽,准许私人开采矿产,允让百姓开发海盐资源致富,以此促进农副业与商业发展。汉文帝时代出现了“富商大贾周流天下、交易之物莫不通”的经济繁荣局面。

汉文帝时,临淄人淳于意擅长诊病,远近闻名,由于求医者众,淳于意难免有医不好的患者,病人便告发他行医骗人,因他做过小吏,地方官判他去京城服肉刑(肉刑有三种:脸上刺字、割去鼻子、砍去一足)。淳于意无儿子,小女儿缇萦主动陪父赴京,她大胆上书:“妾父为吏,齐中皆称其廉平,今坐法当刑”,她又恳求:“我悲伤身受刑罚之人不能将肢体连接,我自愿入官府为奴婢,抵赎父亲刑罪,使我父改过自新”。刘恒读了上书,很有感慨地说:“百姓有过错,没有教育就刑罚加身,有人想改过向善,亦无路可走。朕甚怜之,应废除肉刑。”

刘恒下令后,便拟定新法,刺字、砍足、割鼻改为打屁股板子。缇萦救父的孝行得以流传,成语“改过自新”即出于此。

汉文帝还下诏废除“连坐制”,据《资治通鉴》载:“汉文帝诏曰:‘法者,治之正也,今犯法已论,而使毋罪之父母妻子同产坐之,及为收帑,朕甚不取!’”刘恒说,现在的法律对违法者做处罚后,还要株连到他没有犯罪的父母、妻儿、兄弟,以致把他们收为官奴,朕以为不可取。从今以后废除罪犯家属为奴婢及各种相连坐的律令。

当时民间有人对朝廷某些措施不理解,官员便以诽谤定罪,刘恒说:“只有把诽谤罪去除,才能使臣民敢说实话,也能让朕了解民间实情,招来贤臣。”

汉文帝对内以宽待民,对外推行和亲政策,减少战争给百姓带来的痛苦与灾难。

刘恒平时穿戴简朴,以“履不藉以视朝”,穿了绨衣草鞋上朝理政,衣衫破了让皇后修补,并减少宫中车驾仪仗,将多余马匹送到驿站。他执政23年,没盖过宫殿,没修过园林。他自称不是收藏家,下令禁止郡国贡献奇珍异宝,还规定由国家供养80岁以上老人的基本生活。刘恒在遗诏中对其归宿“霸陵”规定:“皆以瓦器,不得以金银铜锡为饰,不治坟,欲为省,毋烦民。”

正因刘恒推行轻徭薄赋来促进汉初经济恢复与发展,才开创“文景之治”之盛。他执政时廉洁爱民,国库充实,粮仓充盈,司马迁评曰:“德至盛焉”“岂不仁哉”!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