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5日 星期一
瓯江口,新的一天 两件路边小事 T恤 做酱时分 左撇子 深深的武乡情
第16版:夜光杯 2021-07-05

做酱时分

钟明德

夏天和春天的风格不同,它显示了力度、速度、湿度,各种庄稼连同杂草,都进入了迅速成长的阶段。玉米须由近处的嫩白色渐到梢头渐红。丝瓜花南瓜花深黄且肥大。美人蕉有黄有红,闲着的栀子花浓香四溢。竹林里生长各种形态、色泽鲜艳的菇更好看,可惜有毒。乡村的黄梅季也是很美的。

我童年时代,梅树几乎家家都有,少则一两棵,多则三四棵。黄梅天黄酥梅子脱落满地,无人收拾,谁家要炒梅酱,挑好的送去,不言谢。这季节河虾正旺,清晨水桥石上总有四五只齐白石的虾伸着大螯在石上或停或优游。我用芦芯做成活套,每套必得。

黄梅天湿热易霉,正是做酱的最佳季节。做酱要用面粉,面粉都是自己用石磨磨的。新小麦上来了,母亲趁晴天将小麦淘好晒干,星期天母亲掌磨盘,我和哥哥妹妹三人牵磨。这牵磨实在是苦差事,一推一拉,沉重的石磨盘才转一圈,母亲才下一点点小麦,一把小麦分三到四次下完。我家一般一次磨十五斤左右。头遍磨完,筛出面粉,剩下的再磨,一般要磨三遍。

把面粉做成小型塑料鞋底般大小厚薄相似的“酱王”,煮熟晾干,放在芦苇做的帘子上,铺上新麦秆,放在不通风的地方让它发霉。平时不用的前厅、前后客堂都放满了酱坯。做豆瓣酱是用干蚕豆,吃剩的黄豆、豌豆等等,拌上小麦麸皮,使其发霉。待出梅入小暑,择连续几天有晴的天气下酱晒酱。不管是面酱还是豆瓣酱绝不能有生水进入。进入生水,就会发酵发酸坏酱。大人忙于农田,夏天又多阵雨。母亲叮嘱我:下雨了,不管谁家的酱缸都得给上盖。好在酱篷盖都在酱缸近处的屋檐下。

酱做好了,总还有剩余的面粉,不能久放。便擀面条做馄饨,做塌饼。伯母婶妈大嫂们都忙着花样翻新。新菜油刚榨好,特香,芝麻、红枣等剩余物质要清空。母亲带着姐姐哥哥做油酥饺。油酥饺合口处不能像现在的饺子一样,要捏出一棱一棱的花边,这花边越细巧越好看。做油酥饺的不多,于是母亲去串门时带一点让人品尝。

妯娌媳妇们就家族而言都是“外来妹”,有远有近,各家生活习惯不同,大家开心交流,气氛甜蜜。

这是真正的农家乐。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