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5日 星期一
瓯江口,新的一天 两件路边小事 T恤 做酱时分 左撇子 深深的武乡情
第16版:夜光杯 2021-07-05

左撇子

厉敏

我是一个左撇子。小时候,自己没什么意识,爸妈也不在意。上学第一天,当拿笔写字时,老师突然走过来,拔去我手中的笔,把它丢在我的右边。我转身看了看其他同学,才意识到写字要用右手握笔。

左撇子算不上什么坏习惯,但遇到的麻烦却不少。小时候二三人打一陀螺,人家的鞭子握右手,我却用左手,没几下就把陀螺给打死了。滚铁环也很别扭,因为夹铁环的铁钩子是按右向弯曲的,从左边去钩,常常要卡住。同弟弟去抬水,我左肩,他右肩,走起路来歪歪斜斜。用左手第一次学敬军礼,同学看了笑痛肚皮;跟人握手,不敢先伸手,怕伸错手。军训学习射击,枪托靠在左肩上,眯着左眼瞄准,看着就觉得别扭。

因这社会上右撇子占多数,所以很多工具和设施的设计,自然为多数人考虑。这对左撇子来说,有点不太公平。我们的老祖宗,当初发明书籍时,字体是从右往左排列的;从座位上说,古代西首(右)的位置,比东首(左)尊贵。鲁班发明的锯子是有方向性的,所以左撇子拉锯特别不顺手。有一种斧头,一边是平的,一边是斜的,只能从右侧砍,这对左撇子来说,非得从头学起不可。拿镰刀割稻子,左手握着割不动,因为镰刀的齿是有方向的。人家用过的锄头,往往右角短,左角长,不利左撇子用。到商店打工,把秤是第一技术,杆秤的设计按照大多数的习惯:左手拎秤纽,右手把秤砣。如果倒个儿称,瞧不见内侧的一排秤星,怎么称?

其实,按右手设计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如螺丝的顺口设计是要往右边拧的,钟表的指针是要从右往左的方向转的,车辆行驶是要靠右行的,鼠标常常安放在电脑的右边等等。第一次到上海乘地铁,我验了票以后,就往左边走,但左边的隔离栏怎么也推不开,我原以为是电子验票没通过,刷了几次,仍然没用。看着一个个乘客都过去,让我干着急。后来终于明白,验票在左面,而人应往右首口子走。

是不是左撇子,稍加观察,就能看出来。男的看发型,聪明的理发师,往往会留意你原来的发型,是斜左还是斜右的。系皮带是从右往左插的,左撇子不顺手,虽然从左往右也行,但皮带头却反了。钥匙圈也喜欢挂在左边,手机常放在左边口袋里,领带的结是斜左的,左边的鞋跟比右边磨损快,扣纽扣往往用左手……

有人说左撇子聪明,还常以拿破仑、卓别林、毕加索、奥巴马等著名左撇子来证明,有的还举出一堆左脑右脑理论让你的心理得到安慰。但作为左撇子,我压根儿没有享受这种种好处,反而觉得平时的动作总比人家笨拙。我知道人的智力跟遗传和环境有关,而跟左手右手的关系不大。我也从现代医学的研究了解到,左撇子从生理、心理等多方面不如右撇子。尽管如此,我对自己是左撇子仍然无怨无悔,因为这不是一个人能选择的问题。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