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1月28日 星期六
乡土之忆(中国画) 小小球迷 亚瑟的牛虻 文人的快乐 “苦草”记忆 规谏的代价
第13版:夜光杯 2022-03-24

规谏的代价

陆其国

清初顺治朝进士出身的季开生(1627—1659),字天中,曾任给事中掌侍从规谏、稽察违误之事,这个职务不外就是威权颇重的言官。而季开生作为言官,在这个任上,也确实做到不辱使命,尽心尽职,时有规谏稽察的声音发出。

《清史稿》季开生本传记载,顺治十一年(1654),身为言官的季开生针对当时社会动荡、乱象丛生的现状,上奏指出:“民之不安,官失职也。官之失职,约有十端:一曰格诏旨,二曰轻民命,三曰纵属官,四曰庇胥吏,五曰重耗克,六曰纳馈遗,七曰广株连,八曰阁词讼,九曰失弹压,十曰玩纠劾。”

此“十端”堪称是为官之诫,文字或内容也不深奥,应该容易理解。诸如“轻民命”“纵属官”“重耗克”“纳馈遗”“阁词讼”等项,无不一针见血,切中时弊,因此也得到顺治帝认可,接受奏疏下发。就这举措而言,或可说怎么看都凸显着顺治帝对作为言官的季开生的肯定与支持。然而问题是,如果真这么看,那就大错特错,殊不知顺治的首肯,是有选择性的。

这不,且说顺治十二年(1655),乾清宫建成,顺治派太监前往扬州采办所需,一时传得沸沸扬扬。原因无他,岂不闻民间素有“扬州出美女”之说,这“所需”在人们的口耳相传中,就是“采选美女”的另一种说法。深感此举弊端多多的季开生,便在这年六月上奏道:“近日臣之家人自通州来,遇见吏部郎中张九征回籍,其船几被使者封去。据称奉旨往扬州买女子。夫发银买女,较之采选淑女自是不同,但恐奉使者不能仰体宸衷,借端强买,小民无知,未免惊慌,必将有嫁娶非时、骨肉拆离之惨。”显然,季开生很清楚,“采选淑女”是顺治的旨意,这一点他当然无从也不敢违拗,但他对使者的种种作派应该有所预料,所以他在奏疏中委婉地指出,拿银子采买美女和“宸衷(顺治帝的心愿)”——“采选淑女”毕竟有所不同,他只是担心使者“借端强买”不愿服从被买命运的女子,尤其是那些适龄的正待出嫁的女子,那岂不会酿成“骨肉拆离”的民间悲剧。

季开生没有想到,他的此番奏疏用语再怎么委婉,这样的规谏进言,性质终究还是在揭清廷的丑,所以不仅会让顺治觉得脸上挂不住,甚至还会引起龙颜大怒。果不其然,顺治览奏后,不仅对季开生的奏疏严厉批驳,还对派使者前往扬州采选美女一事推得干干净净,并强调“朕虽不德,每思效法贤圣之主,朝夕焦劳。……若买女子入宫,成何如主耶?”一顿批驳后,顺治依然感到盛怒未消,《清世祖实录》(卷92)记载,七月五日,福临(顺治)谕旨:“刑部议奏,革职兵科右给事中季开生身为言官,不知乾清宫需用器皿,差人采办,乃妄听讹言,渎奏沽名。应杖一百,折赎,流徙尚阳堡。”

就这样,季开生为自己的直言规谏付出了沉重代价,被流放黑龙江。但是他为制止清廷和满洲亲贵在民间选美而罹祸,却受到当时同僚的普遍尊敬。施闰章作诗《季天中给事以直谏谪塞外,追送不及》;严沆作诗《怀季天中辽左》;1659年,季开生不幸病死戍所,曹尔堪作诗《季天中给谏病没于辽左,赋诗吊之》,都表达了对季开生的同情和抱不平。

季开生死后第二年,顺治忽然意识到了处罚季开生的错误,便在这年五月下《罪己诏》,并命吏部对流放降职处罚过重的言官进行复查,尤其是对季开生即刻平反,让其遗体归葬故乡。这或许也差可告慰九泉之下的季言官吧。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