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1月28日 星期六
乡土之忆(中国画) 小小球迷 亚瑟的牛虻 文人的快乐 “苦草”记忆 规谏的代价
第13版:夜光杯 2022-03-24

小小球迷

徐慧芬

他一屁股坐在地板上,摇晃着身体,把头直撞地板,一下又一下,嘴里不停地喊:打脸啦!打脸啦!

这副癫狂样,把一旁九十多岁的老太太吓着了,老太太忙问曾外孙:做啥做啥?啥事体啥事体?

七岁的小天天也不回答老太太,他伸出两只手掌,在自己的左右脸颊上做出扇巴掌的手势,又叫了起来:打脸啦!打脸啦!

原来是男足输了!才让小天天有了痛不欲生的模样。小天天是个十足的小球迷,他三四岁时就迷上了足球,每次到外婆家来,总要随身带上一只小足球,一进门就把外婆家的客厅当球场。他说到外婆家最开心的是外婆家的客厅比他家大,他可以放开脚踢球。有时他父亲来了,两个人就在客厅里,你一脚我一脚踢来踢去。他的父亲顾及厅里摆放的东西,踢得蛮文雅,小天天可不顾,完全是横冲直撞,看他爸爸缩手缩脚施展不开的模样,有时候还嘲笑他爸有点“怂”。

在幼儿园大班时,小天天对各种足球知识已多有知晓,一读小学更是不得了,世界上牛气哄哄的球队和球员在他嘴里一一道来,熟悉得好像是他朋友圈里的好哥们。电视里每一场有名的球赛他都不错过,时间关系当场看不成的,过后他必定要看回放,边看边当解说员,一会儿叽叽咕咕,一会儿放声大叫,此时最盼边上的大人都能立马放下手中活,把头凑到电视前,与他同悲欣共呼喊。

可外婆家里外公外婆都有事情要干,哪能时时陪他看球赛?不过他也有办法,这时他会打开iPad,远程和爷爷视频通话。情商蛮高,先给爷爷送温暖:爷爷侬在做啥?我很想侬呀!两句话后,马上谈球赛,敦促爷爷赶快打开电视机某频道。此时的他很辛苦,手里握着iPad,嘴巴对着话筒,眼睛盯在电视屏幕上,隔一会儿又要把头转过来,和视频中的爷爷交流一下面部表情,随即又把头和眼睛转向电视机,嘴巴呢一直没停过,往往球赛进行多长,他和爷爷的视频对谈就有多长,爷孙俩兴致勃勃都不怕头颈酸。

前几天小天天和我通话,一个话题还没说完,突然礼貌地向我打招呼:对不起,我们等一会儿再聊好吗,我马上要给他们上课了,我已经是总教练了!

话音刚落线就断了。这让我呵呵了半天摸不着头脑。后来才知道,这是他参与的游戏,在网上给所谓的足球课堂里菜鸟级的足球爱好者们讲足球。他这个“总教练”的资格,也是凭着参与虚拟世界里网上足球赛场上呈现出来的综合素养,一级一级晋升的。

这次亚洲杯女足的胜利,让他情不自禁一蹦三跳,同时扬起双臂摆出“V”的手势,一遍遍高呼:耶!耶!耶!

一旁的老太太说他,你就光会讲耶耶耶,上次你哭出乌拉讲打脸啦!打脸啦!这次你就不会喊一声我们长脸啦!长脸啦!

小天天转着眼珠说:女的长脸啊,我是男的。声音有些低沉。说完随即对着躲在客厅一隅的球飞起一脚,这一脚用力过猛,不小心飞到窗台上,把一只花瓶打翻在地。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