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5日 星期一
放下执念 冬雪(油画) 再议老年人高血压问题 西线无战事 世界杯在哪儿看 一叶莲
第14版:夜光杯 2022-12-01

世界杯在哪儿看

韩浩月

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看了数场,使用的设备是笔记本电脑,戴上耳机,放在餐桌上看,坐在书房里椅子上看,躺床上把笔记本架在腿上看。这么比赛直播的好处是,随时随地,可以移动,不打扰家人,耳机音量开大点,沉浸感强,可驱逐内心烦忧,缺点是屏幕太小,画面有些糊,失去了不少和朋友一起看球的感觉。

关注阿根廷和的德国的比赛,是因为前者拥有梅西,后者是我曾喜欢过的球队。只是关注归关注,喜欢归喜欢,那都是从前的印象分,与当下没有太大关系了。梅西表现不佳,德国队“战车”变“拖拉机”,这些看在眼里,心里波澜不惊,如此佛系看球,在以前是不可想像的。之所以现在如此淡定,与年龄、心态有关系,也与看球环境有关系,想想这么闷在家里看球,捧着个笔记本电脑,有何兴奋可言?

回忆我全程关注世界杯的过往,可以说是从2002年韩日世界杯才正式开始的,那一届有中国队参赛,才把我带进了此前陌生的足球世界,那一届世界杯,我北漂两年,刚从地下室搬进出租房,下班后回到家里,一盘毛豆,一盘花生,喝着啤酒看球,成为对那一年留给我的最深印象,此后,当回忆过往、记忆扫描到世界杯举办的年份时,看球经历总会显得特别清晰一些。

我喜欢德国队,源自2006年德国世界杯,这年世界杯最轰动的一幕是法国队的齐达内头顶意大利的马特拉奇,给我留下同样深印象的是四分之一决赛德国队点球战阿根廷,这个时候克洛泽、巴拉克、波多尔斯基、卡恩等德国队球员,已成非常受欢迎的球星。这场球赛,我是与两个朋友在酒店的包间一起看的,这两位朋友是专业球迷,其中一位的水平,达到了解说员的水平,正常比赛,我在他俩一左一右的解说下完成了观看,虽然足球欣赏水平没得到多少提高,但他俩的现场趣味解说为这场比赛增添了不少乐趣。

2010年南非世界杯,是在一个饭店的院子里看的,朋友早早地预定了揭幕战南非vs墨西哥的比赛,记得那场比赛北京时间22:00开始,在此之前的几个小时,我们就坐在了院子树下,边喝啤酒边等待开球,头顶有银晃晃的月光照着,手里端着刚打出来的鲜酿啤酒,大约七八个朋友谈笑风生,现在想来,这应该是一次最美好的看球体验,虽然记不得那场比赛的具体情况了,但现在只要想起来看球的那个院子,仍然恍如昨日。

2014年的巴西世界杯,有一场比赛,是在街头大排档看的,忘记了是哪个队对哪个队了,在大排档喝酒的球迷们,看上去有些兴奋过度,比赛开始没多久,别的餐桌上就发生了砸酒瓶子打架的事件,我们这桌彼此提醒,咱们要文明看球,可不能也像那桌一样打起来,话音落下没十来分钟,两个喝多了点酒的朋友因为一言不合就动了手,这对朋友,后来被我们嘲笑了好几年。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是在家附近餐厅酒楼的顶楼露台上看的,去看了数场,每次都是一家四口人,整整齐齐,这年因为儿子参加高考分数不理想,录取结果迟迟未收到,所以处在一个比较焦虑的状态,但唯有看球的那个时间段,是忘乎所以的,球赛结束,继续发愁,这是一届欢乐与忧愁并存的世界杯。也许世界杯的价值就在于此,能够像一场电影那样,让人忘却现实,专注于比赛。

人生短暂,看过十几二十次世界杯,便结束了,这一比赛,仿佛具有了约定的效果——在看球期间,尽量勉力工作,勤奋积极,挤出时间,享受球赛。2026年世界杯再来的时候,愿曾经一起看过球的朋友们,能够相聚在一起,让彼此的声音,压过解说员的吼声……

比赛结束前,胜负都是暂时的,这也是足球的看点。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