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8日 星期三
民宿发现摄像头索赔竟是自导自演想敲诈 “保险到期”骗局被识破 骗子当场咆哮甩电话 贪便宜轻信骗子“欧巴”近60万元买5000多支假口红 姨妈擅自变更承租权人,其行为合法吗? 无业男诈骗女友6万余元玩消失
第23版:新民法谭 2023-09-15

无业男诈骗女友6万余元玩消失

直播钓鱼时被女友发现,家人偿还全部欠款

本报讯(通讯员 蒋芸芬 记者 孙云)“过几天就回去陪你,这段时间签了几百万合同,忙死了,要陪他们钓鱼……”男友自称找到了销售的新工作,每天签价值几百万元的合同、每单提成5万至10万元,却总是以各种理由向女友借钱。更离谱的是,女友发现男友编造的各种理由有漏洞后,竟然还被对方拉黑了!面对这样的情况,怎么办?女青年谭艳果断报警,化名王翔的男友任强经松江区检察院提起公诉,近日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缓刑一年三个月,并处罚金3000元。

2021年3月,谭艳在网上认识了一名男子。男子自称王翔,做生意失败后做起了网约车司机,名下有两辆车。二人见过几次面后确定了恋爱关系。起初,王翔说自己跑网约车时被人骗了几万元,生活无着落,心软的谭艳就给了王翔2000元应急。

交往一段时间后,王翔说自己找到了一份高收入的销售工作,却依旧向谭艳“哭穷”。2021年8月至2021年年底,王翔多次以要交房租、外甥生日要给外甥包红包、谈合同要请客户吃饭等理由,向谭艳借款,共计6万余元。谭艳觉得二人是以结婚为目的交往,且王翔名下还有两辆车,应该能还得起钱,就爽快地借给了他。然而,拿到钱的王翔突然不告而别,离开了上海。

2022年年初,谭艳暂时没有了收入,身上实在没有钱,便联系王翔请他多少还自己一些,王翔便还了谭艳600元。此后她多次向王翔讨要欠款,王翔总以各种理由拖延。就在此时,谭艳在短视频平台上刷到了王翔的账号,发现他经常在短视频平台直播自己的钓鱼过程,并有一定的人气。更奇怪的是,评论区中朋友们对他的称呼各不相同,有人叫他“王哥”,也有人叫他“刘哥”。谭艳这才意识到,自己也许是被骗了,连他的真名都不知道。谭艳随即要求王翔告知自己真名,并将身份证发给她作为证明,王翔却百般推脱,说自己身份证丢了。“丢了身份证连自己名字都忘了吗?”面对谭艳的追问,王翔不再答复,直接将谭艳拉黑。

2022年年底,实在无法讨回欠款的谭艳决定报警。2023年年初,已回老家生活的所谓王翔被传唤至派出所配合调查。经查,谭艳的怀疑没有错,“王翔”确实是假名,与她交往的人其实叫任强。

讯问时,任强承认自己确实多次虚构理由向谭艳借钱,借来的钱除了少部分用于生活开销和还债外,多数被自己用于钓鱼。由于沉迷钓鱼,任强根本没有去找工作,且那两辆车也是其弟弟借给任强开的。

任强长期没有固定工作,没有还款能力。立案后,任强的家人向谭艳偿还了全部欠款,获得了谭艳的谅解。但是,任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自己具有还款能力,编造陪客户吃饭等理由,向他人索取6万余元,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日前,松江区检察院依法以诈骗罪对任强提起公诉,法院作出上述判决。(本文人物均为化名)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