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8日 星期三
好柿连连(插画) 说说金乡邻 凝固在时光里的记忆与乡愁 梦笔生花 山花集
第14版:夜光杯 2023-11-21

山花集

陆布衣

富春庄四周都是山花,随便走走,都能让人心迷神醉。

七月的大部分清晨,我行走的固定路线都是去巴比松,那一大片花海,每日都想睹一睹它们的芳容。醉蝶花、秋英、波斯菊、大波斯菊、百日菊、矢车菊,数千平方米,挤挤挨挨,微风一吹,一朵花就会推动着另一朵花摇曳起来。

花们完全不将一个陌生闯入者放在眼里,它们知道,它们的使命就是开放。清晨的初阳中,蜻蜓也不怕人,在花海上空繁忙穿梭,它们的飞行就如夜间富春江两岸的射灯,射过来,射过去,低而近,迅速下降,迅速抬升。

花地边沿,我蹲下看,细细看这些妖娆的花骨朵。

醉蝶花,花瓣倒卵形,有长爪,似蝴蝶。它的花语为“神秘”,究竟神秘在哪?看不出,只是觉得好看,或许,它有极强的吸污能力,能洁净人间的空气。这秋英,粉红,鲜嫩,看起来有点像樱花,此花,日语里就叫秋樱。矢车菊,花如箭一样向四面射出,花的形状又像车轮辐射,哈,不要小看这花,德国选它当国花,说象征着幸福。波斯菊,原产墨西哥,楚楚动人,植物学家也极喜欢它,给它命名的意思里头加进了宇宙、和谐、秩序等,或许,它的迁徙过程复杂,哥伦布先将它们带到欧洲,又由欧洲传播到亚洲,现在,满世界的郊野、山林,都有它们的婆娑身影,有了花,就有了美好,人心向着美好,全世界都是一个大花园,那什么秩序、和谐,都有了。

百日菊这边,显然更加热闹。紫、红、黄、白、深红,我从没见过一种花能迸发出如此多的鲜艳色彩。细看,还有惊喜,它的第一朵花开在顶端,然后侧枝开出更高的花,难怪人们喊它“步步高”,这名字,喜庆,就如听到广东音乐《步步高》,你会不由自主打拍子,脚配合抖动一样。还有,红花的花蕊是黄色,紫花的花蕊也是黄色,莫不是花蕊大都是黄色?植物学知识浅薄,我只能先惊叹。美似乎也会让人疲惫,盯着花看久了,眼睛有些累,忽然,有些花好像浮动飞行起来了,揉揉眼,原来是白蝴蝶,蝶恋花嘛,标配,那些白蝴蝶,本身就是花朵,在百日菊间扑闪的,是花还是蝴蝶,一时分辨不清。

徜徉花海,目旷神怡。不过,因是山野之地,花海中,野花野草,其中夹杂不少。垂序商陆,少年时只知道这种植物,山地间特别多,枝叶茂盛,籽成熟后,我们将它踩在脚下,会爆出紫色的浆水,可不可以当涂料,我们没试过。后来才知晓,此植物并不简单,它与“加拿大一枝黄花”一样,都是外来入侵物种,在中国山地中野生横长。

再往花海深处走去。花海中,偶尔矗立着几棵孤零零的树,松、柏、樟,还有棕榈树,从风景角度看,这样的配置,都是好构图。那里,栖息着数百只白鹭。不要只以为白鹭都在水边,山野里也不少,草地花海中的虫虫,肥而嫩,不比河海中的鲜味差。从山到水,白鹭们强有力的翅膀,飞来飞去,只是一种锻炼而已。

白鹭们三三两两,蹲在草地上,遥看像一个个圆圆的逗号,我知道,草地花海就是一张硕大的好稿纸,它们在抒发着清晨的惬意。我不能近距离观察,怕吓飞它们,躲在远处,手机录像,一个三十秒,两个三十秒,它们点头啄食,偶尔腾空,哗哗扑棱翅膀,随即落下,它们也以群聚。

花海边上的松林里,传来几只鸟的叫声,有鸟飞上飞下,声音大得有些惊人,我的第一反应是鸟们在打架,站在远处看了一会儿,大致弄明白了,是大鸟在训练小鸟飞行。这鸟个头有些大,身材修长,对着幼鸟大声疾呼。我感叹,父母的心情,人与鸟大致一样,孩子啊,你要努力练习,快快飞翔。有几群麻雀,几只白头翁,还有乌鸫,横七竖八地飞来飞去,它们应该是助阵训练的观众。

有一天,我忽然看到美国著名版画家戈登·莫特森的画,大开眼界。他的画如水彩,颜色极其丰富,据说多达六十四种颜色,他的颜色还是分层的,有手工雕刻般的纹理,画面细腻,明亮清新。莫特森的画,繁花似锦,山花漫野,像极了我天天看的巴比松花海。次日,我再去看花海,感觉就有些不一样,脑中想着莫特森的画,眼前比较着花海,我知道,莫特森是创作,是生活的提炼,他将无数山花集于一画,而我眼前的花海是活的,花骨朵都在呼吸,它们饱含感情,清晨的阳光,阳光下的露珠,让花们更妩媚,更让人感觉到一种生命的跃动。

癸卯中秋,我回富春庄,发现后院那几株老樟树身上缠满了薜荔藤,粗大,茂密,藤上结了不少果子,夏日它们盛开花朵,花太小,没注意,现在,它挂满了果子。我知道,这果子,是极好的中药,袪风、利湿、活血、解毒,也是人们制作凉粉的好材料。

路转溪斜,岸柳藏鹊,听,屈夫子在江那边吟诵《九歌》了:“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女带萝”。山角那边,有个美女的身影,忽隐忽现,走近一看,美女身披薜荔藤叶,腰束女萝,好一个清纯无邪的标致山野女子呀!或许,一场旷世奇恋就要诞生了。

在我眼里,那些不同身姿的山花,皆为清纯无邪的山野女子。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