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8日 星期六
韩日龃龉加深
第53版:广域/观察家 2020-07-27

韩日龃龉加深

詹小洪

韩国媒体对韩日关系普遍感到悲观,甚至认为两国关系停留在“有史以来最糟”的漫长隧道中。韩日对立正在从“历史矛盾”向“结构性、生死性矛盾” 发展。

詹小洪

[发自首尔]

去年7 月,日本政府为报复2018 年韩国大法院针对历史上日本企业强征韩国劳工的索赔案的判决,限制对韩国出口3 种半导体关键材料,同年8 月将韩国移出简化出口程序的白名单。对韩开展了限贸战。

韩国则多管齐下以应对:政府向世贸组织申诉日本破坏世贸规则;寻找进口来源多样化;在关键材料、零部件和设备领域实现韩国本土自主生产,提高国产化水平;韩国民众则祭起了“抵制日货(No Japan)” 运动。

回顾这一年韩日经济战,文在寅总统认为,韩国政府面对日本的封堵,将危机转化成为机遇,过去一年反而成为韩国因祸得福的机会。

韩国全国经济人联合会针对韩国大企业进行的问卷调查显示,韩国材料、零部件和设备产业的竞争力得到了提升。从日本进口材料、零部件和设备的主要企业认为,若将去年7 月日本相关产业的竞争力设定为100,韩国的产业竞争力从去年7 月的89.6 上升至今年7 月的91.6。

从去年7 月到去年底,韩国人去日本的旅行情况减少了一半以上。韩国对日本的长期贸易逆差已大大减少。去年,韩国对日贸易逆差达到191 亿美元,是2004 年以来16 年内的最低水平。

然而经济战未停,其他龃龉又生。

韩国要搅黄日本的申遗。2015 年,日本曾就23 处明治时期工业革命的遗址展开申遗活动,韩国当时就指出其中的9 处涉及强征韩国劳工问题。日本为平息争议,承诺将采取设立信息中心措施来纪念韩籍受害劳工。但今年6 月15 日在东京都新宿区开放的信息中心根本没有履约,反而展示了否认强征劳工的资料,激起韩国政府强烈抗议。一气之下,韩国政府6 月22 日致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秘书长,要求将涉及歪曲强征劳工历史的日本明治工业遗址从《世界遗产名录》中除名。

日本反对韩国成为G7 新成员。美国欲借今年9 月举办G7 峰会东道主的身份,另外邀请澳大利亚、俄罗斯、印度、韩国、巴西参会,使G7 变成G12。日本作为G7 的唯一亚洲成员国,以“韩国的对朝、对华立场不同于G7 国家” 为由,对美国有意让韩国加入G7 的构想表达了反对意见。7 月1 日,文在寅欣然接受特朗普参加G7 扩大会议的邀请,日本阻碍韩国参会企图未能得手。

日本欲阻止韩国人出任WTO 总干事。世贸组织眼下面临总干事改选事宜,已有8 个国家推出了候选人,其中有担任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部长的俞明希女士。据预测,这次世贸组织可能出现首位来自韩国的总干事。日本政府对来自韩国的总干事候选人明显怀有戒备心理,日本政府7 月7 日表示将干预世贸组织总干事选举。《产经新闻》也曾报道说,“如果出现一个来自韩国的总干事,会成为日本贸易政策的不稳定因素。”针对日本可能的反对,韩国政府正动员全球外交网络,打出韩国是“中坚国与仲裁者论” 来游说世贸组织各成员国。

韩国将强制日企赔偿被强征韩劳工。2018 年,韩国法院向涉强征劳工的在韩日企发送了将扣押其财产的决定书。此决定书将于今年8 月4日零时正式生效,这引发了外界对韩日关系进一步恶化的担忧。估计日本可能出台进一步报复措施,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去年3 月曾提到日本可能采取的措施包括“提高关税、停止汇款、停止发放签证” 等。

韩国媒体对韩日关系普遍感到悲观,甚至认为两国关系停留在“有史以来最糟” 的漫长隧道中。韩日对立正在从“历史矛盾” 向“结构性、生死性矛盾” 发展。

韩日经济战未停,其他龃龉又生。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