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2月08日 星期三
重返之际,先解决港澳台问题
第21版:封面报道 2021-10-25

重返之际,先解决港澳台问题

陈冰

2021年10月1日,在香港维多利亚湾,香港市民挥动国旗并同时拉出30米巨幅国旗,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2周年。

“铁娘子”撒切尔夫人遇到“钢铁公司”邓小平。

陈冯富珍曾任世卫总干事。

记者|陈 冰

香港、澳门之所以能分别于1997年、1999年顺利回到祖国的怀抱,“台独”之所以永远不可能得逞,与中华人民共和国重回联合国之际先解决了港澳台问题有关。

中国常驻日内瓦代表团今年9月23日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8届会议期间,举办关于香港局势的主题视频讨论会。香港特区保安局局长邓炳强在发言时表示,经历了2019年的“修例风波”,香港正朝着积极的方向发展,重新回到稳定、繁荣的正确轨道上。而这一切都归功于香港国安法,以及完善的选举制度。

此前,9月14日,第76届联合国大会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台湾地区民进党当局再次试图通过其所谓的“外交盟友”帮助获取加入联合国的支持。可结果还是——没戏!

香港、澳门之所以能分别于1997年、1999年顺利回到祖国的怀抱,“台独”之所以永远不可能得逞,与中华人民共和国重回联合国之际先解决了港澳台问题有关。

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

“联合国宪章”“公平”“正义”,这些关键词,一度出现在蒋介石1970年的日记里。当时美国欲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正常关系,甚至不反对新中国入联。蒋介石深感将遭美国背弃之痛,苦苦寻觅对策。

26届联大前夕,美国国务卿基辛格秘访大陆,尼克松总统宣布将在翌年访华。台湾当局已深感联大“席位”难保。蒋介石集团高层多数人不赞成组团出席联大,认为若表决失利,会丢丑难堪。当时其外事部门负责人周书楷等则认为应当组团,以作“背水一战”。蒋介石采纳了后一种意见,派周书楷率团出席联大会议,并授权其视表决情况自行决定何时“退出”联合国。

1971年10月25日,联合国大会否决了美日代表为“保蒋”所提出的“重要问题”提案。台湾代表呆若泥塑,为了挽回一点颜面,周书楷在驱蒋提案表决前,跑上讲坛宣布“退出”联合国。

周离开会场后,在匆忙召开的记者招待会上向记者们散发了一份早已准备好的声明,并自我解嘲地说:“这是卸下了我们肩上的一个包袱。它是21年来一直套在我们脖子上的一块大磨石。”“我们终于解脱了”。

实际上,为了保联大“席位”,退踞台湾的蒋介石集团困苦已久。20世纪60年代台湾地区经济还很困难,为了招待他国官员常不得不借用华侨住宅以壮“门面”;为了在国际上拉选票不得不使出浑身解数,拿出追、盯、缠、磨的办法,以致引得不少他国代表十分反感。

即便如此,自60年代后期,台湾当局所谓的“外交”已经江河日下。被驱出联合国之后,在短短两年时间内,先后有近30个与台湾当局有“邦交”的国家改为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

自1993年第48届联大至2008年,李登辉、陈水扁开始叫嚷“重返联合国”,利用“金钱外交”“银弹外交”连续鼓动其所谓的“邦交国”在联合国炮制所谓让台湾参与联合国的提案,妄图“重返”或“加入”联合国,但均铩羽而归。

2009年,马英九上台后,台湾当局出现自1993年起推动“联合国案”以来最重大政策转变,提出“外交休兵”。不料,民进党再度上台后,“台独”势力又鼓动台湾当局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台湾“入联”问题又“沉渣泛起”。特别是在中美关系出现一些波折的情况下,“台独”分子又开始痴心妄想。

为了找到“正当理由”,部分“台独”分子挑战第2758号决议的合法性和有效性。

但是,联合国大会的表决都有历史资料和影像留证的,从实际的场景,表决的措辞,联合国的系统机制等各方面来看,“台独”分子的强词夺理、胡搅蛮缠,都毫无意义。

今年4月22日,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曾称,1971年第26届联合国大会通过2758号决议,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这从政治、法律、程序上彻底解决了中国在联合国的代表权问题,充分体现了联合国所坚持的一个中国原则。包括世界卫生组织在内的国际组织必须遵守联大决议,按照一个中国原则处理涉台问题。

10月12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主持例行记者会说,台湾作为中国的一个省,根本没有资格加入联合国。多年来的实践充分表明,联合国和广大会员国均承认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充分尊重中国对台湾行使主权。

掌握港澳问题主动权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重返联合国之际,香港和澳门是否属于殖民地的问题,摆在了联合国非殖民化特别委员会的面前。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黄华于1972年3月8日致函联合国非殖民化特别委员会主席,明确宣布:“殖民地是遭受外国统治管辖而丧失主权的国家,香港、澳门是属于历史上遗留下来的帝国主义强加于中国的一系列不平等条约的结果。香港和澳门是被英国和葡萄牙当局占领的中国领土的一部分,解决香港、澳门问题完全是属于中国主权范围内的问题,根本不属于通常的‘殖民地’范畴。因此,不应列入反殖宣言中适用的殖民地地区的名单之内。”

同年11月,联合国大会以99票对5票,通过了将香港、澳门从殖民地名单上删除的决议。中国此举是对历史事实的确认,更是对国家主权的坚定维护,从而使中国政府掌握了解决港澳问题的主动权。

把香港从联合国殖民地名单中拿掉,杜绝了主权争议,为香港回归祖国扫清了可能的障碍。在中英关于香港回归的谈判中,1982年9月,撒切尔夫人挟马岛战胜之威访华。为了把香港保留在英国的治下,雄心勃勃的她提出了令中国方面无法接受的意见:“《南京条约》约定永久割让香港,《北京条约》约定永久割让九龙半岛,《展拓香港界址专条》约定租借了‘新界’,所以,我们只谈第三个条约的到期问题。”

面对盛气凌人的“铁娘子”,此时已78岁,被毛主席称为“钢铁公司”的邓小平毫不在意,淡定地说道:“主权问题不是可以讨论的问题,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回旋的余地!”

已经预知到中国政府收回香港主权决心的撒切尔夫人不得不抛出了第二个中间方案,即归还香港的主权,但行政管理权即治权仍然归属英国。因为离开英国的管理香港可能会“发生暴乱”。

邓小平特别提醒撒切尔夫人,如果英国在1997年之前在香港制造事端,挑起动乱,中国将考虑收回香港的时间和方式问题。在完全了解了中方的态度之后,撒切尔夫人不得不认真考虑拒绝归还香港或者部分归还香港主权对英国可能造成的灾难性后果。

权衡再三,撒切尔夫人只能选择让步,1984年12月19日,中英双方在北京共同签署了关于香港问题的《中英联合声明》。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无论《中英联合声明》还是基本法,写的都不是“收回主权”,而是“恢复行使主权”。基本法序言和第1条开宗明义:“香港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

1997年,香港依法回归中国。在“一国两制”的原则下,香港持续享有高度自治、经济繁荣和社会稳定。紧接着,1999年12月20日,澳门回归。这是继香港回归后“一国两制”伟大构想的又一成功实践,是完成祖国统一大业中的又一重大进展,是国际社会以和平方式解决国家间的历史遗留问题的成功范例。

20多年来,回归后的澳门物阜民丰,政通人和,各项事业全面发展,充分彰显了中国共产党在解决澳门问题、推动澳门繁荣发展上的战略远见和伟大智慧。

当然,香港回归以后,也曾出现过一些不稳定因素。譬如2014年所谓的“占中”,2019年的“修例风波”。后来浮出水面的种种事实表明,这是美西方反华势力在下黑手,企图通过破坏香港的繁荣稳定来遏制中国发展。对此中方采取了一系列针对性措施,特别是香港国安法的实施,富有成效。

今年9月24日,外交部网站发布了《美国干预香港事务、支持反中乱港势力事实清单》,系统地梳理了美国政府自2019年7月中旬以来,干预香港事务,干涉中国内政的种种劣迹,包括炮制涉港法案、悍然实施制裁、污蔑诋毁特区事务、包庇支持反中乱港分子、多边串联施压等。

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当日例行的记者会上表示,香港是中国的特别行政区,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任何外国无权干涉。制定和实施香港国安法,完善了香港法治,恢复了香港安全和稳定,保护了香港居民的正当合法权益,推动香港迎来由乱转治的新局面。

与此同时,在日内瓦举行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8届会议上,巴基斯坦代表65个国家作共同发言,指出尊重各国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不干涉内政是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强调外界不应干涉香港等中国内政事务。共同发言还呼吁各国遵守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尊重各国依据国情自主选择人权发展道路的权利,反对将人权问题设置双重标准。对于美国等西方国家出于政治动机、基于虚假信息,以人权为借口无理指责中国,干涉中国内政的做法,遭到共同发言强烈谴责。

除此以外,另有20多个国家以单独发言的方式支持中方正当立场,海湾合作委员会6个成员国以联名致函的方式支持中国。近百个国家在联合国发出正义的声音,显示了美西方反华势力罔顾事实真相,炮制谎言,干涉中国内政之不得人心。

他和她,在联合国任职

在“一国两制”之下,香港、澳门享有“背靠祖国、面向世界”的独特优势。也因为“一国之本”,港澳两地公务员可以中国人员身份走进联合国,承担国家的国际义务,共享中国国际地位日渐提升的光荣。

2006年11月9日,由中国政府推荐的香港前卫生署署长陈冯富珍,通过世界卫生组织闭门会审议,成功当选为世卫组织总干事,这也是中国人第一次在联合国机构中担任最高负责人职位。2012年5月陈冯富珍获得连任,领导世卫组织和成员国成功应对埃博拉、寨卡等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直至2017年卸任。

2018年,陈冯富珍获中央表彰为改革开放杰出贡献百人之一,也是列入名单的唯一香港女性。“如果无‘一国两制’的优势,香港人绝对无机会参与国际事务。”如今身为全国政协常委、世界卫生组织荣誉总干事的陈冯富珍说。她希望港人充分发挥自身所长,协助国家参与全球治理,目前她正“牵线搭桥”,协助不同家庭背景的年轻人,到联合国机构工作或实习,相信在国家支持下,港人将有更多空间投身国际舞台。

2020年,香港特区政府行政署、香港天文台、机电工程署及廉政公署的五位青年公务员到联合国机构任职,分别在联合国纽约总部、日内瓦办事处、维也纳办事处以及世界气象组织担任初级专业人员(JPO)。这是特区官员首次以中国人员身份、在国家推荐下到联合国任职,可以说是零的突破。

迄今为止,香港特区政府已经以“中国香港”的名义参加了超过220个不以国家为单位参加的国际组织,也以中国代表团成员或中央政府和有关国际组织允许的身份,参加了超过30个以国家为单位参加的国际组织。

同在2020年,来自澳门特区旅游局的公务员容国源、崔乐怡顺利通过联合国考试,成为首批参与联合国初级专业人员项目的澳门青年。容国源在总部位于西班牙马德里的世界旅游组织任职,崔乐怡则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任职。

中国中央政府推动港澳特区参加联合国初级专业人员(JPO)项目,不仅为青年的职业发展提供了新机遇,也为港澳青年群体深入参与国家外交事业和全球治理打造了新平台,彰显了“一国两制”强大生命力和优越性。

港澳特区青年公务员通过国家搭建的桥梁,走进联合国这个最具规模和代表性,而且只有主权国家才能参与的国际组织工作,无疑具有非常特殊的意义,也为台湾地区的人们做了一定的示范。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