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1月19日 星期三
那一丛粉红色的花絮
第54版:广域/城与事 2021-10-25

那一丛粉红色的花絮

安谅

漫画/崔泓

安 谅

秋风秋雨。这一个周日,世纪公园游客寥寥。正午过后,终于风止雨歇,明人步入公园,天气依旧阴郁。

身后有急促的脚步声,一个高大而壮实的年轻男子快速跑过。明人不由得也加快了频率,观望周边景色,总有萧瑟之意。一阵风过,树叶上的积水倾泻,明人轻轻吟诵着东坡的词句“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步子里生出了点力量。

悲秋时节,保持良好的心境,是需要历练的。

从岔路处,又见到前方一对母子在跑步。男孩跟在母亲后头,不太情愿的样子。明人拉回思绪,突见一棵小香樟树倒下了,赶紧拍照,准备告知工作人员快做处理。

他走进了小树林,听到轻轻的啜泣声。一惊。止步查看,不远处的长椅上,坐着一位女士。她伏着身子,双手掩面,的确在哭,看到明人,又克制住了泪水。

明人越过小树林,重新走到相对宽阔的公园大道。先前那个跑很快的年轻男子,似乎东张西望在找人。而明人走着走着,想构思一首小诗,又不欲受悲秋时节的影响——他认为,自己的作品从来都是正能量的;他认为,文学即便展示严酷、冷冽,但直抵人心的仍是一抹温暖。可惜,今天的世纪公园,好像挺难捕捉温暖了。

但快挨近公园六号门的那条道路时,明人两眼放光了:大片的绿色草坪的对面,有一丛粉红色的花絮,若朦胧云霞,若春水潋滟。他拍照发到朋友圈,希望有人知道这是什么花。

一位老夫老妻,与花丛合了影。但也为这是什么植物,争执了几句。一个说肯定是芦苇花,这种丛生的形态,就是芦苇的特征。另一个说,不是芦苇花。芦苇应该比它长得高,枝干也更硬。

是芦苇花就没多大意思了,崇明滩涂湿地到处可见。

哎,也不能这么说。兼葭苍苍,白露为霜,《诗经》里的芦苇意象多美啊。

明人低头看手机。朋友圈有一位朋友评论道:是芦苇!

真是芦苇吗?明人也心有所动,目光瞟了瞟那对还在拗造型的老夫妻。

一串童声银铃般的响起。那对母子来了。是飞奔过来的。男孩跑在前头,方才的那种不悦甚或怨艾,此时都不见了。只听他叫喊着:好漂亮啊,好漂亮啊,妈妈快来呀!欢蹦乱跳着。那母亲眼里也发亮,紧随着男孩的脚步。

另一边,跑步男也缓步走来了,而被他的手牵着的,正是刚才在小树林里哭泣的女孩。此刻,那女孩嫣然含笑。原来,跑步男之所以跑那么快,不是为了锻炼,而是焦急地寻找自己心爱的女孩啊。也许他们之间此前有误会,现在则烟消云散了。

他们也在那一丛粉红色的花絮前留影。

他们甜美地笑着,笑容和笑声,都像这花一样美。

这究竟是什么花呢?

明人不依不饶,非得要个结果。他向一位园艺师朋友求教。

朋友发来一行字:粉黛乱子草。

哦。真不是芦苇。

在这万绿丛中的那一抹粉红,不就是秋天里的一抹亮色吗?它是给人带来温暖和欢快的。

好一个粉黛乱子草!

天气还是阴郁、薄凉,风雨随时还会来袭。可此时的空气湿润、清新,那一丛粉黛乱子草,美妙无比。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