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2月08日 星期三
“高颜值、最江南、创新核”枢纽门户
第10版:封面报道 2021-11-22

“高颜值、最江南、创新核”枢纽门户

姜浩峰

彩虹桥上游人如织。

位于赵巷的崧泽遗址博物馆。

山姆会员店、万达茂等一批商业综合体在青浦建成开业。

国家会展中心鸟瞰图。摄影/杨帆

主笔|姜浩峰

清壶一只、薄纸几分、咖啡一把、沸水几许,带来了浓香扑鼻的秋日午后时光。“西西里岛” 乡村咖啡屋,并不是只有在银幕上才能见到的“美丽传说”。它就在上海青浦的水乡金泽。

在金泽镇东西村村委会附近的一幢临河建筑里,吴侠正给村民们做着咖啡品鉴公益培训。这位曾担任过8家公司董事、正宗“空中飞人” 的女士,如今“降落” 青浦,开起了咖啡屋。她说,金泽是她理想的栖居,水乡荡漾的波影和摇曳的芦苇,是她曾经的梦想,也是如今的现实。

据近日发布的《上海咖啡消费指数》,目前上海共有咖啡馆6913家,数量远超纽约、伦敦、东京等,是全球咖啡馆最多的城市。即便如此,许多人也未曾想到过,位处传统意义上的郊区、江南腹地的青浦金泽,都有如此醇香的现磨咖啡。原本乐品阿婆茶的本地村民,如今也爱上了咖啡。当然,他们并没有摈弃早在2007年就列为上海市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阿婆茶。淀山湖畔,成长茶、礼仪茶、和谐茶、节庆茶、休闲茶、爱国茶……一缕茶香依然。

“世界级著名湖区”,这是青浦区委书记徐建9月23日参加2021年长三角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示范区开发者大会时所提到的一个概念。在紧邻青浦的苏州市吴江区所开大会上,徐建强调要“青西协同发展”,即青浦西部淀山湖畔的区域与长三角的协同发展,而站在青浦全区的角度,徐建认为,同样需要以长三角一体化这一国家战略的高度去思考。“新标杆、新高地、试验田、新典范” 这一长三角一体化战略定位,即生态优势转化新标杆,绿色创新发展新高地,一体化制度创新试验田,人与自然和谐宜居新典范,成为萦绕徐建以及青浦区委、区人大、区政府、区政协班子成员心头的头等大事。

青浦作为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永久举办地、长三角一体化示范区和虹桥国际开放枢纽等一系列重大国家战略的主战场,目前的主要经济指标增速均居于上海市前列,综合经济实力显著增强。2020年地区生产总值达到1194亿元,年均增速6%;一般公共预算收入583亿元,年均增长10.9%。上任不久的青浦区代理区长杨小菁,在第四届进博会“品质生活国际论坛” 上致辞时提到,青浦将经济高质量发展作为品质生活的引擎,持续推动经济平稳较快增长。由此不难看出,青浦正踏踏实实将“人民城市人民建、人民城市为人民” 重要理念落到实处。

《新民周刊》记者在青浦区采访期间,深深感受到青浦作为上海成陆最早的区域之一,无愧千年福地之谓,又正迎来新的一波英姿勃发。“高颜值、最江南、创新核” 的枢纽门户——青浦,成为大上海的又一张时代名片……

高颜值:水上会客厅

秋日的阳光温煦地照来——照到徐泾江和诸光路上,又照到了正在举办第四届进博会的国家会展中心。11月9日下午2时许,记者所见,是徐泾水务所的工作人员正循例检查徐泾江的水质——检测仪器放下去,检测指标收上来。保持水清、岸绿、景美,是他们日常的工作要求。

在进博会期间,能够看到如此漂亮的景象,那么平时呢?其实,没有日常的、常年的保养维护,徐泾的街面不会如此靓丽。“每年镇规保办都会制定相应的基础设施修缮提升计划,例如桥梁修缮、道路护栏改造等等,通过提升硬件设施,不断刷新城市面貌。” 徐泾镇规保办工作人员说,“西虹桥区域的路面平整、新增和更替标识、道路护栏维护……都包含在我们的工作内容中,按照国家级道路标准进行养护。每天会有工作人员进行巡查,对发现的路面坑塘、护栏破损进行当场处理。” 记者也了解到,在进博会期间,如果遇到突发情况,徐泾镇规保办会派出应急队伍进行处置,15分钟内到达现场,一般1小时内能妥善解决。

回顾进博会举办之前的徐泾,再与已经举办了四届进博会的徐泾相比,许多人感受颇深之处是——这一青浦较为靠近市区的所在,其面貌已经彻底脱胎换骨,由农村地区变身为一片靓丽的新城区。唯一不变的则是此地仍保有大量的水乡风貌。

大致是2017年起,青浦进入战略重构期,青浦着眼于新时代发展,聚焦十九大提出的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着眼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着力破解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提出了“新青浦,新生活” 奋斗主题和总体目标以及全面跨越式高质量发展战略体系。

过去五年,徐泾所处的青浦东部地区,确实机遇满满。譬如商务部与上海市人民政府合作共建的大型会展综合体项目——国家会展中心,于2016年12月1日全面运营,特别是2018年首届进博会在此举行,至今四届。在接受《新民周刊》记者采访时,青浦区委研究室主任马琳琦说:“进博会的连续举办,我的直观感受是——促进了徐泾地区,乃至整个青浦新城地区许多方面的提升。现在人们到徐泾,不再认为这里是农村地区了。”在马琳琦看来,连续四年服务保障进博会,使得青浦锻炼出了一支维持高水平城市化的队伍。进博会的人流、客流、信息流,促进了这一地区的发展。徐泾通过对标一流,保洁一体化、“一网统管” 等服务保障进博会而锻炼队伍并形成的工作机制,以及通过青浦区域内的经验交流、干部交流和工作人员流动,整个青浦区自然而然地得到“溢出”。

2021年的上海市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把嘉定、青浦、松江、奉贤、南汇五个新城打造成独立的综合性节点城市,制定加快推进新城规划建设的实施意见和行动方案。

如今,青浦新城建设已经全面启动。记者了解到,青浦新城很大程度上,还是依水而作文章。这并不令人感到奇怪——上海的一江、一河、一湖,亦即黄浦江、苏州河、淀山湖,均起于青浦。所谓“上海之源”,就在青浦。回看人类发展历史,许多著名的城市,皆因水而生——伦敦有泰晤士河,巴黎有塞纳河,纽约有哈德逊河。

上海,在各个历史时期,都有着应和时代发展之河流。譬如“青浦” 之得名,就来自于唐宋时期的青龙镇、五大浦。这也是如今的上海市行政区划内,最早的具有城市形态之地。之后,上海的母亲河有苏州河,有黄浦江。在21世纪20年代,上海的发展,从空间上说,将跳出仅仅局限于主城区这一框架。那么,不妨也将目光聚焦到淀山湖。

在日益拥挤的中心城区之外,选择郊区开发新城,很多大城市都干过,而上海如今要做的,则是让新城更具独立性。按照上海社科院副院长王振的话说,“新城不是睡城、卧城,更不是房地产增长的依赖空间,而是上海最具区位优势和发展后劲的区域之一”。

且看青浦。记者曾应邀参加过在青浦区图书馆举办的“清阅朴读” 全民阅读季活动。当远远地望到枕在水上、四面环湖的那座图书馆的时候,真是流连而不愿离去,有心留下做个青浦人的。这时候,还想什么梭罗的瓦尔登湖,有夏阳湖足矣,足矣!

“市区有什么,我们青浦就有什么!而有些物事,市区倒也不一定有,但我们青浦有。” 在青浦采访的过程中,记者不止一次听到过类似的说法。

在持续深化教育综合改革的过程中,青浦引进了世外、平和、协和、兰生复旦等一批优质的基础教育资源;公共卫生服务体系不断健全,长三角(上海)智慧互联网医院、青浦区公共卫生中心、复旦妇产科医院青浦分院、中山医院青浦院区等布局建设,大力消减了青浦人民教育、医疗卫生等方面的顾虑。与此同时,青浦亦紧紧围绕高质量城市化的主线,布局完善了一大批城市服务功能。

当绿地全球贸易港、山姆会员店、万达茂等一批商业综合体建成开业,当“一网通办”“一网统管” 从无到有、5G网络加快布局的时候,某种程度上说,一座具有21世纪中叶典型特征的新的城市,正呼之欲出。

规划面积91.1平方公里的青浦新城,由环城水系来勾勒出清秀之貌,最能体现青浦的颜值。“老底子的河浜,现在变样子了,景色好啊,我欢喜到此地来兜兜看看。” 家住赵巷镇青湖轩小区的薛春荣几乎每天都要打卡环城水系公园。2014年,薛春荣从崧泽村搬进青湖轩小区。“老早,买菜、看毛病、到银行办事体,全都不方便。现在,这些事在家门口就能办好了。” 71岁的薛春荣如此感叹。

随着青浦城市化进程的加快,新时代幸福社区建设取得进展,未来,老薛能在家门口吃上社区食堂。而最令老薛感到舒适的,还是家乡的样貌,特别是环城水系公园,历经3年多施工,在2020年的第一天全线贯通。这个没有围墙的环状公园,犹如一条玉带环绕青浦新城,河边有休闲运动场所、有骑行道、有步道、有驿站,水的特色贯穿于人的居住和活动中,使城内居民的工作、生活增添了几分江南韵味。

“喝茶,看天,满满的香甜。” 秋日的一个午后,时老师在微信朋友圈发出这么一句感慨,同时发出了几张自家花园的美图。与大半辈子家在青浦的薛春荣不同,时老师是因工作与青浦结缘的。当她刚调到青浦工作时,每天在上海主城区与青浦之间通勤。可后来,她在青浦买了房,住下了。哪怕如今已不再从事原来的工作,她也不怎么回市区了。住在青浦,已经成了她的执念。像这样“定居” 青浦的“上海人” 竟然还不少。

每逢周末,时老师家的院子里经常有市区的客人来。一些住在市区的朋友直言,原来提及青浦,总想着无非去朱家角等旅游景点逛逛,后来有了奥特莱斯——一年到头总也会去逛一两回。而如今的青浦,可不仅仅只有这些值得一去之地。到青浦,吹一吹青西郊野公园的乡野之风,吃一口蛙稻米饭,佐以茭白干烧肉,那叫一个嗲……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之后,4月,昆曲名角张军以在线直播的方式,在朱家角课植园进行2020春季园林音乐会。当晚,风雨大作。可张军撑着油纸伞在船头浅唱低吟,及至演出最后,唱到《春江花月夜》时,风息雨止。那一晚青浦所收获的,并不仅仅是B站上这一节目的观众数从3000人涨到3万人、十倍于平时,更有人们对青浦美好的期许。时老师的朋友们对青浦的念想中,也包括类似的实景昆曲演出等。所谓江南庭院、水乡客厅,不仅是青浦在着力打造的,也是上海市民以及希望去青浦停留的人所希望看到的。

最江南,长三角一体化

如今的江苏、浙江、上海一带,血脉相连,水系相通。无论水磨调的昆曲,还是行进在江南水网中的木船,在古代许多时期,往往不分彼此的。只是由于行政区划的分隔,有时候显得彼是彼,此是此。

彼一时,此一时。

2018年11月,首届进博会举办之际,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青浦迎来了一个新的重大发展机遇。毕竟,长三角一体化与“一带一路” 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相互配合,旨在完善中国改革开放的空间布局。而就上海来说,青浦可不仅仅是上海之源,亦是上海之门。作为上海行政区划中唯一与江浙两省接壤的一个区,青浦这一江南水乡的腹地,被推到了长三角一体化的前沿。

2019年11月1日,长三角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示范区正式揭牌,含上海市青浦区、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浙江省嘉兴市嘉善县,所谓“两区一县”。作为长三角一体化的“样板间”“试验田”,示范区自成立起就承担着重要使命——率先探索将生态优势转化为经济社会发展优势,率先探索从项目协同走向区域一体化制度创新。

类似的优势,在古代的江南一带,本来是有的。譬如交通一体化——江南的水网密织,在当年得以让丝、绸、米、茶、木、布等商品互相交流,甚至出口外埠。而如今,长三角一体化首先要解决的当然还是交通问题。

这是一种螺旋式的上升。

元荡湖,横跨沪苏两地,五分之一属于上海市青浦区范围,五分之四属苏州吴江范围。记者所见,湖面之上,585米长的元荡慢行桥犹如丝带蜿蜒。一旁是2020年通车的元荡桥,往来两地由过去绕行高速40分钟缩短到只需5分钟。这也是长三角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示范区内首条打通的省际“断头路”。

此后,诸如东航路、青浦区复兴路等一批跨省断头路得以顺利打通。崧泽高架西延伸段、盈港路贯通等工程全面推进,轨道交通17号线顺利开通运营,又使得江浙两省进出上海市区多了不少通途。至于沪苏嘉城际线未来将与长三角铁路网连通,更是可以进一步促进长三角区域交通一体化。

长三角一体化,亦可以从古代江南文化中获取灵感,打造新江南文化。“青浦西部有三个古镇——崧泽、福泉山、青龙。其中,崧泽遗址刚入选中国‘百年百大考古发现’,青龙镇遗址入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当然还有陈云故里练塘镇。”马琳琦告诉记者,“这些古镇的特点是非常鲜明的。如今青浦成立江南文化研究院,建成青溪知道书院、水城门等一批网红打卡地,希望能在留住水乡历史记忆的同时,深化长三角文旅一体化合作。”

真正能让长三角一体化进一步推进的,终究还是人的一体化。2020年11月6日,吕剑郑重地在微信朋友圈记录下自己20年职业生涯的新变化——作为苏州市和上海市首批8名异地交流任职干部之一,他从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桃源镇镇长成为上海市青浦区金泽镇副镇长人选。

2021年1月26日,吕剑正式当选金泽镇副镇长,分管办公室、财政所、房管所、资产公司、水务所、河长办等。因为元荡桥的开通,吕剑的跨省任职在通勤时间上几乎没什么变化。吕剑到金泽任职后,曾如此说:“我是土生土长的浙江人,大学毕业后到苏州工作成为一名苏州人,现在又成为一名新上海人。虽然到青浦时间不长,但在两地组织部门的关心帮助下,已经较好地融入金泽这个大家庭,工作很舒心、安心。虽然工作地点不同,但我们肩负的使命相同。生态绿色都是我工作过的吴江桃源和青浦金泽两个镇最大的特色、最亮的底色,两地都肩负着探索将生态优势转化为经济社会发展优势,在有好风景的地方培育新经济的共同使命。” 与此同时,青浦也有科级干部交流到吴江。

无疑,对于长三角一体化来说,原本江浙沪之间的各个层级干部对相邻省市的情况未必有深入了解。如今,通过干部交流——这不是挂职,而是任职,使得各地对各自的情况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为未来进一步深化长三角一体化积蓄了力量。

创新核,上海之门

当青浦成为进博会永久举办地之后,2019年青龙镇入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先有青龙镇,后有上海滩” 之事,逐渐为人所熟知。

2016年末,位于青浦区白鹤镇的青龙镇遗址考古发掘获得重大成果,不仅有新发现的隆平寺塔基遗址,还有大量瓷器以及与航运有关的工具。当时,华东师范大学教授田兆元在接受《新民周刊》记者采访时称:“有些人有一种误解,认为开埠之前的上海就是个小渔村。其实,开埠前的上海不仅社会经济发达,还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一站。”

青龙镇遗址考古发掘出土了大量外销瓷器,以越窑、德清窑、长沙窑为主。在田兆元看来,由于上海本身并不产此类瓷器,这些瓷器的存在,恰恰证明了青龙镇是当年中国与海外交流的重要商港,“控江而淮浙辐辏,连海而闽楚交通”。

更早之前的三国时代,康僧会自交趾坐海船而来,从青龙镇上岸,之后在吴王孙权的支持下,在江南一带建造了一些寺院,此后逐步形成“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的局面。青龙镇是这一段中外文化交流史的发端。如今,进博会在青浦举办,旨在坚定支持投资自由化和贸易全球化,除了中国与世界、世界与中国的经济、产业交流之外,文化交流亦不可少。汤恩智能科技的掌门人崔彧玮对此深有感触。第四届进博会前夕,有记者探访位于青浦赵巷科技绿洲的汤恩智能科技公司,所见到的崔彧玮,是戴着框架眼镜,一身牛仔裤外加白衬衣的理工男打扮。这位中科大少年班毕业、留美归来的“90后”博士,事实上也确实是个理工男。由他的团队所设计的Sparkoz机器人控制平台,安装在德国卡赫全球首发的第三代AI智能清洁机器人KIRA BD 50/50上,在第四届进博会开幕首日大放异彩——KIRA的头部安装了210度超大视野的单目全景摄像头,可以同时追踪环境中上千个地标特征,帮助机器人在工作中实现高精度稳定的定位。而崔彧玮在提及自己的成长经历时,总也不忘提及自己的母亲是一位语文老师、自己其实更擅长文科。“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这是崔彧玮最喜爱的古文。

提及因何将公司落户青浦赵巷,崔彧玮直言,位于江南腹地的青浦,有着独特的区位优势、多元的服务及配套。“一方面可以连接上海高端的科技人才,另一方面可以和长三角其他地区的生产供应链资源有更多的连接和整合,加快我们的产品从概念迭代到研发落地的进程。” 崔彧玮说。

地方灵秀,必然招引人物俊杰。从前人们提及青浦朱家角,总不忘提及放生桥、一线街等古镇景点。而马琳琦向记者介绍:“如今的朱家角,不仅有优质的民宿,亦有一些艺术家纷纷落户所设工作室等等,2020年更是成立了长三角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示范区(上海)金融产业园。” 据悉,这一金融产业园,系上海打造国际金融中心的重要平台之一,着力于集聚创新金融、绿色金融相关产业,打造长三角特别具有竞争力的金融产业新高地,为高端金融企业、金融项目、金融创新和金融人才提供精准高效的拓展服务和政策咨询。

回顾首届进博会开幕伊始,青浦就着力将自身的优良生态环境、江南人文福地等元素与之相衔接,构筑创新产业新优势,坚持把发展创新经济、绿色经济作为主攻方向,瞄准集成电路、人工智能、生物医药等战略新兴产业以及未来产业,布局了一批具有标志性、引领性、战略性的重大创新产业项目。目前青浦已经引进和培育了一批特色产业项目——华为青浦研发中心、网易上海国际文创科技园、美的全球创新园区、安踏全球零售和研发中心,云上会展、英富曼会展等项目也纷纷落地青浦。

一方面,这是青浦在主动承接进博会溢出效应;另一方面亦可以看出,青浦将已有的区位优势在持续生成新的核心竞争力。譬如快递物流行业,之所以能在“十三五” 期间成为青浦首个千亿产业集群、诸多产业巨头将总部设置于此,除了因为青浦具有位处长三角二省一市交界之地的区位优势之外,还因为青浦有关方面对快递行业真正做到服务到位,帮助快递产业在信息化、自动化、标准化程度上不断提升。圆通率先建立国家工程实验室,为推动物流信息互通共享的技术进步和产业发展提供技术支撑;各大企业全面实行自动化分拣,机器人、无人仓、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新技术也加速渗透到快递各环节。由此,青浦不仅成为全国快递业技术创新的高地和风向标,实际上也重新定义了这个行业。

正如让金泽飘着咖啡香的吴侠女士所言,自己开在水边的咖啡馆能让生活更加有趣味。其实,这家咖啡馆也在改变着生活本身。未来的岁月,当长三角一体化愈加深入的时候,江南水乡的青浦,必将有更多“锦鲤” 出现……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