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2月08日 星期三
伍修权:在联合国会议舌战列强
第64版:历史 2021-11-22

伍修权:在联合国会议舌战列强

晋吴/秦雅楠

上图:在联合国会议上的伍修权(左一)。

上图:1950年11月26日,时任联合国秘书长赖伊会见中国代表团(左起:浦山、伍修权、赖伊、乔冠华、龚普生)。

左图:开城谈判。

伍修权总结说:“我们的原则是,敌人在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也别想在谈判桌上得到。” 最终历史证明中国在谈判桌上也取得了无可争议的胜利。

撰稿|晋吴 秦雅楠

1950年9月,在美国军队侵略朝鲜并武装干涉中国台湾事务时,中华人民共和国曾应联合国邀请,派出以东北军区参谋长伍修权为代表、乔冠华为顾问的9人代表团,赴美国纽约参加联合国会议,痛斥美国侵略朝鲜和侵占中国台湾的罪行。

长津湖胜利之际来到纽约

朝鲜战争爆发后,联合国安理会于1950年9月19日通过决议,同意中国政府派代表参加提案讨论。29日,联合国安理会邀请中国政府派代表团出席安理会会议,参加讨论美国武装侵略中国领土台湾问题。10月23日周总理复电时任联合国秘书长赖伊,正式通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业已任命伍修权为大使衔特派代表,乔冠华为顾问。9人代表团11月13日出发经苏联、捷克、英国于11月24日抵达美国纽约。伍修权在机场对各国记者宣读了《纽约机场上的演说》:本人奉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之命令,出席联合国安理会讨论《控诉美国武装侵略台湾案》的会议,我希望控诉案能在安理会上得到公正的处理。果如此,则将有助于亚洲及太平洋的和平与安全。

一位美国记者在接机现场深深感到庆幸,“现在我们中间有了四亿七千五百万人民的真正代表,也就是世界四分之一人类的代表啊!我想起我睡在小床上的孩子,这飞机从东方带来了久久盼望着的和平使者们。他们是为了我的孩子,也是为了所有别的睡着了的和醒着的孩子们”。伍修权向挤在扩音机前的记者和摄影师们说:“中美两国人民从来就存在着深厚的友谊,我愿乘着这个机会,向爱好和平的美国人民致意。”

中国代表团在离开机场时,有一群人手举着标语牌,上面写着“欢迎红色中国代表来联合国” 等等。

尽管美国当局对中国代表团故意冷落,严密监视,但伍修权等来到纽约的消息,还是很快传播开来:“新中国的代表来了!共产党中国来人了!铁幕后面的人来了!” 在代表团下榻的旅馆门外,每天都有人给代表团送来花束、花篮。有的还附着对新中国表示欢迎、祝福的卡片。从美国和世界各地发来的电报和信件更是数不胜数。美国妇女保卫和平委员会65位著名人士联名给伍修权发来电报,希望代表团能促成朝鲜停战谈判。这反映了广大人民反对战争、渴望和平的善良愿望,也说明新中国在世界人民心目中的地位。美国官方意图贬低中国代表团特别是伍修权,称其为“受过俄国教育的卸任将军”,但这些攻击非但未使伍修权受到舆论冷落,反而促使他成为当时当地的热点新闻人物。

新中国代表团到达美国后,深受各方关注与格外重视,还有一个极其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纠集的16国侵略军,在朝鲜受到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迎头痛击,从鸭绿江边溃败退到三八线附近,这第二次战役,特别是9兵团在东线长津湖战役中,痛击美军北极熊团和美军海军陆战队1师,东西两线以美军为主的“联合国军” 和南朝鲜军3万多人被歼灭,其司令麦克阿瑟曾狂妄扬言,要在圣诞节前结束朝鲜战争的大话,瞬间成了笑话。美国和西方世界不得不承认,这是美国有史以来遭到的最大的失败,美国此役后还破天荒地通过中立国,向新中国提出停战求和要求,被中国断然拒绝!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战场的胜利,极大提高了中国代表团的地位。伍修权和新中国代表团,正是在此伟大胜利的背景下,出现在美国纽约,出现在联合国会场。

文武互补,相得益彰

美国驻联合国代表明知新中国代表团早已到了纽约,仍于当天下午在联合国政治委员会上,在台湾当局代表和几个拉丁美洲国家的起哄支持下要求撤销对新中国代表团出席联合国会议的邀请,理由荒唐可笑——“让新中国代表出现在联合国讲坛上,等于在国际上承认了共产党中国”。此举无疑遭到反对。埃及等中立国委婉地批评美国的提议。会议主席提议对此进行表决,结果以30对8的压倒多数否决了美国方面的提案!伍修权尚未在联合国安理会露面,就已经成为胜者和焦点。

11月27日,伍修权和中国代表团进入联合国会场,虽未发言却成为从联合国到世界各国的头号新闻。28日伍修权在联合国安理会上首次发言,庄重地宣布:代表全中国人民,来这里控诉美国政府武装侵略中国领土台湾(包括澎湖列岛)非法的和犯罪的行动。

伍修权发言着重昭告全世界,只有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才是代表中国全体人民的唯一合法政府。一年以来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军事、经济、政治和文化建设各方面所完成的伟大成就,向全世界雄辩地证明了只有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才是整个中国人民的唯一合法政府。

中国国民党残余集团在联合国的所谓代表,绝对没有代表中国人民的任何资格!

“我愿意提醒你们,联合国如果坚持拒绝代表四万万七千五百万人民的一个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于大门之外,它就不可能在任何重大问题上作出合法的决定,它就不能解决任何重大问题,尤其是有关亚洲的重大问题。” 伍修权说。

伍修权针对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奥斯汀“美国未曾侵略中国的领土”的无耻狡辩,幽默地反诘:“好得很,那么,美国的第7舰队和第13航空队跑到哪里去了呢?莫非是跑到火星上去了?” 随后他转向听众,提高了音量道:“不是的,美国第7舰队和第13航空队并未跑到别的地方,他们在台湾。任何狡辩、撒谎和捏造都不能改变这样一个铁的事实:美国武装力量侵略了我国领土台湾。”

这尖锐泼辣又讽刺幽默的发言,来自号称中共一支笔的乔冠华笔下,这也正是周恩来指派他担任代表团顾问的原因,使他和伍修权文武互补,相得益彰。伍修权发言最后,转到朝鲜战争问题上,在列举美国飞机、军舰对新中国造成了直接侵犯和严重破坏后,指出中国人民为了保卫自己的主权和安全,支援兄弟的朝鲜人民,奋起反抗美国乃是天经地义、完全合理的。

在伍修权发表演说后休会时,许多人纷纷拥过来,向新中国代表表示祝贺,在前来道贺的人中,伍修权看到了十多年前第一个进入陕北苏区、自己曾负责接待的美国记者斯诺。

会议主席又让蒋介石的代表发言,伍修权认为不能坐视不理。蒋介石的代表用英语对新中国进行攻击诬蔑。他刚结束发言,伍修权当机立断,要求发言。得到主席允许后,伍修权迎头痛击之:“你不能代表四万万七千五百万中国人民。只有我们才是中国人民的代表!你做美国的走狗,做美国的应声虫,这就是你的职业。连美丽的中国语言都不会讲,我怀疑你还是不是个中国人!”

正是这几句惊世骇俗又荡气回肠的即席名言,令敌手无法反驳,从而奠定了伍修权“将军外交官”在历史上堪称永恒的崇高地位。

在随后的会议上,伍修权将讨论重点放在美国侵略中国台湾的问题上,建议联合国谴责并制裁美国侵略者,迫使美国军队从台湾和台湾海峡以及仍笼罩在战火硝烟中的朝鲜全部撤出。

翻开中国近代史,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前,哪届政府、哪位外交官敢在国际讲坛上面对面地斥责帝国主义列强?

苏联《真理报》发表评论说:“联合国中第一次响彻着中国人民代表的声音,这个声音所代表的政府其稳固与人民对它的拥护在中国历史上是无与伦比的。”

当时正在香港的聂绀弩,是伍修权在莫斯科中山大学的同学,他写道,1950年十大世界新闻,第一条是爆发朝鲜战争,第二条无疑是伍修权将军在联合国发言对美国侵略台湾的控诉,那控诉的义正词严,自不用谈,最重要的是这样指着帝国主义的鼻子直斥他们的罪行,这不但在中国是第一次,在世界上也应该是第一次。

一名叫戴波伊的黑人很兴奋地说,你们这次在安理会上的发言,是有色人种第一次指着美国人的鼻子谴责他们,告诉他们这地球上不仅只有美国人存在,而且还有其他的人居住着。

12月16日新中国代表团遵照周总理指示,在联合国安理会所在地纽约成功湖成功地举办了记者招待会,还附发了证明台湾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的历史文献及史料摘录。12月19日中国代表团启程回国,经伦敦、布拉格、莫斯科并在1951年元旦前夕回到首都北京。

出使联合国的新使命,对伍修权个人来说有特殊意义。5年前的1945年4月,伍曾受命作为中共和陕甘宁边区的代表之一,参加以宋子文为首的中国代表团出席在旧金山召开的联合国成立大会,而国民党方面竟以伍修权有沙眼为由,将他拒之于代表团之外,不让他登上赴美飞机。想不到时隔仅5年,他却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的特派代表,持崭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护照,扬眉吐气地率团出席纽约联合国安理会会议,并不负重托、不辱使命,完成了预定任务。12月19日,伍修权一行启程返国。由于这时已近年底和圣诞节,伍修权在纽约机场发表声明,一开始就说:“我们祝贺美国人民圣诞节快乐,新年愉快。我们是为了和平、为了恢复远东的和平而来的……”

1950年12月30日,以伍修权为首、乔冠华为顾问的代表团凯旋,中共中央和中国政府为胜利归来的代表团组织了隆重的欢迎仪式,时任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副总理的郭沫若致词说:“我们的特派代表在成功湖和苏联并肩作战,把美国和它的仆从国的外交阵线打得落花流水了。” 伍修权致答词:“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都认为我们的控诉不仅是代表中国人民的声音,而且也是代表全世界被压迫人民的呼声。”

将军决战朝鲜停战谈判

之后不久,伍修权和乔冠华又投入紧张的与“联合国军” 在朝鲜开城的谈判之中。他俩同李克农3人在开城谈判环节是秘密的 “导演”,代号分别是甫一、甫二、甫三。令众多参谋惊异的是,不论谈判工作如何繁忙,乔冠华总是带着小说《红楼梦》,几乎到了手不释卷的地步。伍修权则接到中央命令去接替李克农,负责停战谈判领导工作。

他先会见了金日成,金未用翻译而是用带东北口音的普通话与伍交谈。他们在解放战争中曾多次秘密会见,伍当时是东北军区参谋长,朝鲜同志当时支援了东北野战军。再早之前,在1931年“九一八” 事变后,日本侵略中国东三省,中国、朝鲜军人就曾并肩抗击日寇接近15年。

伍修权后到开城见到李克农,传达中央关心李的健康,要他回国治疗,谈判“导演” 角色移交伍。但李认为如果当时换人,一切又要从头做起,就有可能耽误甚至造成失误。自己的身体还没到完全不能坚持的地步。最终中央同意了李克农的意见。

开城谈判,美国以海空军优势,要求将停战线划在双方实际军队控制线以北。朝鲜人民军要求仍按三八线划分。僵持不下多时,“三甫” 导演提出中国折衷方案:以双方实际控制线为停战线,这一方案最终得到美国和朝鲜同意。而李承晚傀儡政权不同意,公开叫嚷“反对朝鲜停战”,要“单独干” 和“北进”。但傀儡作用有限,美军竟然背叛盟友,将李伪军不肯停战的信息悄悄告诉了中方,最终中方发起了针对李伪军的战役,痛歼李伪军,最终交战双方签订了停战协定。伍修权总结说 “我们的原则是,敌人在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也别想在谈判桌上得到。” 最终历史证明中国在谈判桌上也取得了无可争议的胜利。

1953年7月27日,朝鲜停战协议在板门店签署。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取得了军事、外交、谈判三重胜利。军事上,中国在朝鲜局部战争中,获得了有限胜利:将“联合国军” 从鸭绿江边打回了三八线附近的停战线。曾洞察彭德怀星期攻势的所谓美国名将李奇微,最终认为,同中国人民志愿军作战,“取得的那种胜利同付出的代价(人员损失)相比,它的价值还不如付出的代价”。美国远东司令部总司令克拉克哀叹:我是美国第一个在没有打胜的停战协定上签字的美国将军。(参考书目:《伍修权传》,当代中国出版社;《战地日记》,江苏教育出版社;《粟裕画传》,中央文献出版社;《粟裕传》,当代中国出版社。)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