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2月08日 星期三
真实的长津湖战役:美军和严寒都是敌人
第57版:历史 2021-11-22

真实的长津湖战役:美军和严寒都是敌人

阿晖

上图:长津湖战役中,为了躲避美军的炮击, 志愿军战士雪地里匍匐前进。

下图:作战前,志愿军战士将干粮袋装满,这种被称为“炒面”的干粮是当时不能随时满足需求的军粮。

下图:今日长津湖地区。

右图:长津湖战役中,美军投物资进行补给。

整个长津湖战役,志愿军共有三个整建制连在严寒下英勇牺牲,成为“冰雕连”,分别是志愿军20军59师177团6连、60师180团2连、27军80师242团5连。

撰稿|阿晖

战争电影《长津湖》上映以来,已打破超过10项影史纪录,刷新国庆档单日票房纪录,截至发稿,票房已突破56亿元,距离国内影史票房冠军已是咫尺之遥。在51年前的这个时间点上,紧急入朝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第9兵团的战士们,正在进入朝鲜东部长津湖地区的预设阵地。这些原本摩拳擦掌准备渡海解放台湾的南方小伙子们,当时可能压根就没想过,他们即将打响的,居然会是一场惨烈到足以载入世界战史的战役。

电影全情全景地还原了这场史诗般的战役,然而真实的长津湖战役,却远比电影上更惨烈、更残酷。

美军的噩梦

1950年11月6日,志愿军发起了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西线战场38军在三所里顽强地阻击美军“骑兵第一师”,血战松骨峰等战役让西线的美军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而在志愿军“诱敌深入” 的战术下,东线的美军主力陆战第1师和步兵第7师一部在朝鲜东海岸的元山登陆,进至了长津湖一带,企图一举切断正在作战的中朝军队的后路。

然而,几天前还在吃着火鸡庆祝着感恩节,畅想可以陪着家人一起度过圣诞节的一万多名美军士兵们,突然发现已陷入重围。随后两周,他们经历了美军历史上最惨痛的一场战役。

包围美军的,正是于1950年11月初入朝的第9兵团。第9兵团是一支光荣的英雄部队,是解放战争在孟良崮围歼国民党王牌74师的主力,在淮海和渡江战役之中都立了大功,下辖20军、26军、27军,整个兵团将近15万人堪称华野的头号王牌部队。

按照计划,第9兵团采取的是“迂回切断、包围歼击” 的战法。为达成战役的突然性,10余万9兵团的志愿军战士翻山越岭,昼伏夜行,严密伪装,忍受着酷寒、饥饿和疲劳在覆盖着厚厚积雪的山脉和树林中连续行军,以惊人的毅力克服千难万险,悄无声息地抵达了预设战场,并通过大范围的穿插迂回包抄,成功将美军陆战第1师和步兵第7师截为5段,形成了分割围歼的有利态势。

11月27日,埋伏在长津湖地区的志愿军第20军和27军接到了志司发起总攻的命令,长津湖战役打响。27日22时,志愿军首先向柳潭里的美军发动了进攻,白雪皑皑的山上,大量的志愿军战士从雪地里冒出来,披着白色的披风拿着“万国造武器” 从四面八方冲出来,向美军发动了悍不畏死的攻击。

27军79师、20军89师267团猛攻柳潭里,激战一夜占领柳潭里部分高地。但此处美军为美陆战1师主力,第二天白天美军在飞机、坦克、大炮配合下发起反攻,多处阵地丢失。经过一昼夜的激战,志愿军重创了美军两个团战斗群,并夺取了一些要点,美军的防御圈出现了缺口。

此后几天,两军进行了反复拉锯战。全部机械化装备的美军在大部分时间里,仅能以每小时500米的速度前进。战斗间歇,一位美军记者问一个正在用刺刀从冻硬的罐头里挖蚕豆吃的陆战队士兵:如果上帝能够满足你的一个要求,你最需要什么?那个士兵头也没抬地回答:给我明天吧。

11月30日,27军集中两个师5个团的兵力由27军副军长兼80师师长詹大南统一指挥,并使用全军所有炮兵,围攻新兴里的美7师31团,最终歼灭了这个“北极熊团”并缴获团旗。但与此同时27军80师和81师也付出了巨大代价,伤亡及非战斗减员高达1万人,全军冻伤高达22%。

12月1日,美陆战1师终于突破了志愿军第20军的包围,开始向南撤退。9兵团总部随即命令第20军余部:追击美陆战1师,减缓他们撤退的速度,缠住他们,为第26军争取时间,为最终歼灭美陆战1师创造机会。

12月4日,柳潭里的陆战1师5团、7团终于撤回了下碣隅里,他们用3天时间才走完这22公里,一路惨遭志愿军层层截杀,平均1小时只能走300米,22公里道路上有1500多人伤亡。

12月5日晚,下碣隅里所有的美军火炮开始向两侧山地猛轰。6日清晨,向兴南的大撤退开始。宋时轮将军立即调整作战部署,命令部队占据公路两侧高地对美陆战1师围追堵截,同时26军即刻开进长津湖,截断美军的后路。

美军是机械化部队,天上又有飞机支援,而志愿军战士都是轻装步兵,外加上由于长期潜伏在寒冷的长津湖地区,导致部队冻伤减员严重,根本无法发挥原本的战斗力。尽管如此,志愿军战士还是冒着饥饿和风雪向美军发动了进攻,在我军钢铁般意志的穷追猛打之下,美军的撤退显得非常被动。

1950年12月24日,亚洲时间的平安夜,美第10军从兴南港装船撤离,次日志愿军占领兴南,历时近一个月的长津湖战役,抗美援朝二次战役东线作战,同时也是整个二次战役落下帷幕。

这一战,成为了美军陆战1师永远不想提及的“噩梦”,后来美军陆战1师的作战处处长鲍泽上校有一段回忆录说:“我相信,长津湖的冰天雪地和中国军队不顾伤亡的狠命攻击是每一个陆战队员心中永远挥之不去的噩梦。”

冰雪的魔窟

在《长津湖》电影的末尾,出现了整连的志愿军战士被冻死在阵地上,成为“冰雕连”的画面,这场面,让观众不禁泪流满面。

长津湖位于朝鲜东北部,是一处为长津发电站蓄水的人工湖。东西两岸均为海拔1300多米的山地,地势险要。此地所处的盖马高原,蓄热能力本就不强,加之冬季直面西伯利亚寒流南下,又受日本海水汽影响易形成降雪,堪称“苦寒之地”。

有文献记载,自1950年10月底,长津湖地区遭遇了50年不遇的严寒。根据《抗美援朝战争史》记载,1950年10月下旬,长津湖地区开始降雪,气温急剧下降。到11月下旬,气温已下降到零下27摄氏度左右,到处是白雪覆地,加之山高路窄,道路冰封,作战环境极为恶劣。而实际上,入夜后当地当时气温在零下30摄氏度左右,最低到零下43摄氏度。极寒天气完全超出第9兵团的设想。

第9兵团入朝途中在沈阳停车的时候,东北军区副司令员贺晋年见到官兵们身着华东地区的单薄棉衣,头戴无帽耳的布质大檐帽,脚穿胶底单鞋,大为震惊,惊呼:“你们这样入朝,别说打仗,会把你们冻坏的!” 东北边防部队立即动员干部战士脱下身上的衣帽换给这些部队。但数量极少,而且部队停车时间极短,连当时脱下的衣服,很多也来不及送上列车。

军情紧急,要求立即出发,已无法允许更换厚冬装,20军58、59和89师都没有停车,便直接开往朝鲜江界。即使知道那边会很冷,极有可能被冻伤,但他们义无反顾地冲了上去。

后勤保障也出现很大困难。志愿军政治部组织部部长任长荣曾回忆:“鸭绿江北岸的物资堆积如山……我们没有制空权,又缺乏交通运输工具,再加上朝鲜公路狭窄也很难走,又逢大雪封山……物资运不上去。” 影片中,战士们每天只有一个被冻得如同石头般坚硬的土豆可以充饥,就是当时真实的情况。

官兵向美军后方穿插行军时,寒冷比敌人的子弹、炮弹更可怕。有的战士脚冻肿了,脱了鞋再也穿不上,干脆光着脚在雪里奔跑;有的战士又冷又饿,只能抓把雪往肚子里咽。

整个长津湖战役,志愿军共有三个整建制连在严寒下英勇牺牲,成为“冰雕连”,分别是志愿军20军59师177团6连、60师180团2连、27军80师242团5连。

1950年12月2日,担任阻击任务的志愿军80师242团5连全部冻死在阻击阵地上,成为第一个“冰雕连”。

12月3日,志愿军59师177团2营6连全部冻死在阻击阵地上,此为第二个“冰雕连”。 写下绝书“我是一名光荣的志愿军战士,冰雪啊!我决不屈服于你,哪怕是冻死,我也要高傲地耸立在我的阵地上!”的宋阿毛就是该连战士。 宋时轮在向毛泽东报告战况的电报中写道:“战斗打响后,该连无一人站起,到打扫战场时发现,全连干部、战士呈战斗队形全部冻死在阵地上,细查尸体无任何伤痕与血迹。”

12月9日,从水门桥撤退的美军被侦察结果惊呆了:旁边山头上志愿军58师172团50名战士全部冻死在阵地上,牺牲前的最后一刻他们还保持着战斗队形趴在阵地上,本来这支部队应该是奉命追击美陆战1师的,可是他们并未撑到总攻发起的那一刻。这是第三个“冰雕连”。 事后,58师师长原在恼怒为何这支连队没有按时堵住缺口放走了美陆战1师,当他得知冰雕连的事迹之后,也哭了起来。

“冰雕连” 没向严寒屈服,按时埋伏在美军撤退的必经之路。整个阵地上,再怎么冷、再怎么痛,没有一个干部战士站起来活动一下,没有一个干部战士点把火烤烤身子,因为大家明白,任何一个动作都有可能暴露目标。可是,战斗命令下达后,却没有人站起来冲锋,全部冻死在露天掩体里。

志愿军第9兵团此役战斗伤亡19202人,冻伤28954人,冻死4000余人。据当时在27军任营教导员的迟浩田上将后来称,他是全营唯一没冻伤的。美军陆战1师也冻伤7000余人,冻死数百人。

阵地上的志愿军“冰雕连” 对美军心理产生极大的震撼和威慑,加深了对志愿军英勇无畏的恐惧。在冰雪魔窟里铸就的“冰雕连”,也成了我军的一座精神丰碑和一种文化符号。

意志的较量

长津湖的志愿军将士,面对的挑战不仅仅是难以想象的严寒,还有与美军在武器装备上的巨大差距。

58师向下碣隅里方向发起进攻时,集中了全师火炮,不过是18门82迫击炮、54门60迫击炮,备弹90发和120发。这跟美军一个团的火力相比都是天差地别,美一个团装备5辆坦克、12门107迫、24门75无后坐力炮、30门81迫及89毫米火箭筒若干,备弹无数,作战时还配属一个炮营18门105榴弹炮。战斗中,一晚下碣隅里美军就发射了8000多发炮弹。

在整个长津湖战役中,志愿军一直遭受着美军的重火炮和飞机的空中轰炸。在严寒下,志愿军的迫击炮还时常发生难以发射的情况,战士们手中的枪栓也被冻得拉不开,手冻得无法拉出手榴弹引线。但战士们仍然用自己的血肉之躯,用刺刀和炸药包,用牙咬着手榴弹引线,同美军进行着殊死搏斗。

这是一场意志的较量。美军“钢多气少”,我军“钢少气多”,就是在这样的装备劣势下,志愿军依然以英勇无畏的战斗精神和机智勇敢的战术,给美军以大量杀伤,并取得了全歼美军一个整建制团的战绩。电影《长津湖》中,吴京带领的志愿军第七穿插连,一举捣毁美军“北极熊团” 团部,反映的就是这场战斗。

第七穿插连的原型,是志愿军第27军80师239团4连。11月27日,当4连战士从南和东南两侧冲进新兴里,发现了被称为“北极熊团”的美军第31团团部及警卫连所在地。很快,美军第31团团部及其警卫连大部被歼。营部的一位炊事班班长委托通信班班长,找块蒸笼布蒸馒头用,无意中发现了缴获的“北极熊团” 的团旗旗帜。这面美军“北极熊团” 团旗,如今陈列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内。

在新兴里战斗中,4连共击毙敌300余人,缴获榴弹炮12门,控制了长300米、宽100米的阵地,为志愿军第27军以劣势装备全歼现代化装备美军1个加强团做出了至关重要的贡献。这也是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唯一一次成建制歼灭美军团级作战单位的战役。而且与此同时,被麦克阿瑟派来增援东线部队的英军第41特遣队,也被全部歼灭。1950年12月,该连被志愿军第27军授予“新兴里战斗模范连”称号。

长津湖之战,号称“从无败绩”的美军陆战1师第一次尝到了失败的滋味,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重创,美军伤亡7000多人,其中阵亡及失踪2500多人。这一仗,彻底将所谓“联合国军” 赶出了朝鲜东北部,并为日后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打下了基础。

美国战史评价这场战役是“最艰苦的战役”“被遗忘的战争”,志愿军第9兵团司令员宋时轮称“其艰苦程度超过长征”。有军史学家把它与持续征战近200年的十字军东征、被称为“凡尔登绞肉机” 的一战凡尔登战役和伤亡人数超过200万的二战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等并称为世界历史上最残酷的十大战役之一。

1952年9月,第九兵团从朝鲜回国,在鸭绿江边,司令员宋时轮下车后向长津湖方向默立良久,然后脱帽弯腰,深深鞠躬,泪流满面,不能自持。这一颇具悲情色彩的场景无疑是对这场战役惨烈程度的最好注解。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