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1日 星期三
书讯 五百年来谁著史
第79版:读书 2023-11-20

五百年来谁著史

姜浩峰

《美国建国时期政治文化的主流》 李剑鸣著 商务印书馆2023年7月

至今为止,所谓的美式民主,自身仍有不小的进步空间。

撰稿|姜浩峰

“一个厨子把菜做完了,端出来,这个厨子就没有发言权了,有发言权的还是吃菜的人。”说这话的,可不是厨子,而是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李剑鸣。

近日,由李剑鸣所著《美国建国时期政治文化的主流》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在出版座谈会上,上海师大副校长陈恒教授表示,李剑鸣的著作——个体的价值在学术意义上来说就已非常重大。更重要的是,从另一个层面来讲,李剑鸣著书,也参与到一个群体与另外一个群体的竞争之中。李剑鸣自己也说,作为一位中国的历史学者,他感觉到,长期以来外国史的研究都受到各方面条件的制约。“在史学界或者中国史同行的心目当中,我们多少有一点知识搬运工的意味——我们的工作似乎谈不上研究,而只是知识的翻译和搬运,就像‘二道贩子’。”李剑鸣感慨道。他当然希望《美国建国时期政治文化的主流》这样的著作的出版,能够改变一些人的印象——哦,中国学者也是能够在世界史研究中有所突破的。

笔者感觉,当下中国学界,当然不仅仅该在中国史研究领域进行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建设,也应该在世界史领域如此行事。如果着眼未来的话,中国越是趋于接近世界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央,越是该寻求完善学科建设,越是需要似李剑鸣这样的学者有新的学术成果。中国学者,为什么不能成为美国史的权威?

具体到《美国建国时期政治文化的主流》,读来确实有豁然开朗之处。比如李剑鸣希望通过写作,来做一点现代民主起源的思考。

且看今日之世界,美国越来越多地以“民主典范”自我标榜。甚至动辄以“民主教师爷”的姿态当着全世界发话。这当然是自以为抢夺了话语权以后的一种恣意行事。而历史学者则能够梳理出民主发展的大致脉络。在李剑鸣看来,美国革命的历程中,“他们更多说自己是共和”,而不是民主。

在第五章中,我读到,“美国革命首先是一场独立战争”,亦即,在美国独立之前,殖民地时期已经有了一些民主经验。李剑鸣写道:“威廉·默里一方面把美国的民主说成土生土长之物,另一方面又承认它得到了英国宪制的有益滋养。他谈到,当殖民地初建之时,北美仅仅把英国宪制中的‘民主部分’继承下来,而且国王的权势辐射到北美业已变得十分微弱,无力使自由之树枯萎;英国宪制中贵族制成分的真实性质并不为殖民地人所知,对殖民地的立法方式和社会精神也没有发生什么影响。”也就是说,“天高皇帝远”的英国的北美殖民地,人们如默里在《政治短论》一书中所总结的,“在吸取了英国宪制的优点时避免了它的弊端,得以品尝政治自由的滋味,获得了‘民主带来的自由’,而摆脱了‘它的无政府状态’。而这些都是英国人从未享受到的”。抑或可以说,美国革命时期开始形成的无非相比英国本土而论“有美国特色的民主”。其中较为值得关注的一点——因为美国幅员广阔,即便最初构成美国的北美十三州,也比英国本土大数倍。由此,“代表制民主”逐渐形成。

当然,美国初建时的民主是有许多弊端的,比如对种族歧视、性别歧视根本就是熟视无睹的。至今为止,所谓的美式民主,自身仍有许多不完善的地方。而“五百年来谁著史”?对于中国学者来说,进一步研究、探索美国史,确实能为未来中国得到更多话语权做贡献,也能有益于人类文明、世界进步!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