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6月23日 星期日
对赌从开始就注定满盘皆输
第A06版:意甲 2024-05-24
苏宁无力还贷失去国际米兰

对赌从开始就注定满盘皆输

谢勤德

近日,橡树高层与马罗塔、安东内洛举行了第一次会议,橡树资本想了解国米的管理模式和短期的计划,他们在明确愿景的同时立即提到了一个关键词“增加收入”,以确保官宣中提到的“运营和财务的稳定”

5月22日,随着橡树资本发布官方公告,国际米兰的苏宁时代就此落幕。这一天来得并不突然,五天之前即5月18日,国际米兰俱乐部主席张康阳便已发布声明,确认融资受阻,从那一刻开始,国际米兰的苏宁时代便已进入倒计时,最终没有奇迹发生,苏宁时代正式结束,橡树资本时代正式开启。本版撰稿 特约记者 谢勤德

国际米兰与橡树资本的关系开始于2021年5月,当时由于疫情影响,国际米兰在2020-2021财年巨亏2.45亿欧元,俱乐部日常运行都无法维持。苏宁集团于是以国际米兰控股公司为主体向橡树贷款2.75亿欧元,贷款为期三年,利率12%,2024年5月21日到期,产生利息约1.2亿欧元,到期需归还本息总和约为3.95亿欧元。

为获得这笔贷款,苏宁集团质押了国际米兰控股公司持有的68.55%的国际米兰俱乐部股份,以及苏宁集团代持机构莱恩资本持有的31.05%的国际米兰俱乐部股份,合同约定如果苏宁集团不能按时还款,橡树资本有权对被质押资产即合计99.6%的国际米兰俱乐部股份进行处置,所得款项优先用于清偿质权人的应收款项,质权人也可选择按市场公允价值收购质押资产。

从去年夏天开始,苏宁集团便一直在寻找新的融资途径,包括与橡树资本达成展期协议,但都未能取得实质性进展。上个月,苏宁集团一度与美国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达成意向性一致,后者愿意以12%利率提供为期两年半,本金总额4.3亿欧元的贷款。

但就在橡树资本贷款到期前一周左右,局面急转直下,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突然退出了谈判,有媒体得到消息称主要原因在于橡树资本从中作梗,这也是为什么张康阳会在5月18日发表的公开声明中将矛头指向橡树资本:“我们一直在与合作伙伴尽一切努力寻求友好的解决方案,包括从多种途径让橡树资本立即获得全额的财务回报。遗憾的是,我们迄今为止的努力因为橡树单方面的法律威胁和恶意的行动而受挫。”

无论幕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已经不可改变,国际米兰的苏宁时代画上了句号,5月23日,国际米兰体育主管马罗塔与首席执行官安东内洛与橡树资本高层进行了俱乐部易主后的首次会议。

按照相关流程,俱乐部将在股权易主后20天内召开股东大会并选出新的董事会,从各方得到的消息来看马罗塔和安东内洛将继续留在董事会内并继续负责俱乐部具体运营,代表原大股东苏宁集团的五位董事,以及代表原小股东莱茵资本的一位董事则将被取代。

一个新的时代开始了。

橡树资本无意长期持有国米

东家从苏宁集团变成橡树资本,对国米的影响如何?短期内是好事,长期未知。

为什么短期内是好事?要从苏宁方面和橡树资本的贷款合同说起。合同中存在两个特殊条款,第一条是如果在贷款的三年期限内,苏宁方面以超出8亿欧元的价格出售国米,橡树资本可以得到超出部分的20%左右。第二条是如果苏宁方面未按时还款,橡树资本获得国米股权时还要补足俱乐部市场公允价值(也在8亿欧元左右)和俱乐部债务之间的差价。

第一条解释了为什么橡树资本会阻挠苏宁方面和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达成融资协议,因为这意味着他们将无法获得出售俱乐部的分成收入。第二条则意味着橡树资本虽然拿到了国米股份,但还要补给苏宁方面一笔钱,具体数字现在还未披露。

两条加在一起可以推导出一个简单结论——作为投资公司,橡树资本并无意长期持有国米,出售盈利才是目的,而要实现盈利,那国米售价肯定要超过8亿欧元,否则还不如选择直接收利息。

国米现在能卖多少?过去几年有不少潜在收购方与苏宁方面接触过,后者的底价约在10亿欧元左右,结果一笔都没谈成。对橡树资本来说,肯定是价钱卖得越高越好,那么如何才能卖出高价呢?当然是把俱乐部财务报表做好看,把俱乐部成绩搞上去。

所以在短期内,橡树资本肯定会追加投入,抹平俱乐部债务的同时增强球队实力。从目前传出的消息来看,下赛季开始国米不用再自带负6000万欧元开局,这肯定是有利于马罗塔打造球队的。

但长期就不好说了,橡树资本不会做赔本的买卖,不可能一直投入,寻找新东家也只看出价高低,不会考虑对方打算怎么运营俱乐部,买下来是好好经营还是吸血。

比“吸血鬼”格雷泽有良心

就事论事,不论苏宁集团在其他体育领域表现如何,运营国际米兰是对得起良心的,这也是为什么马罗塔一再强调要感谢苏宁集团和张康阳的付出,原俱乐部老板、深受球迷爱戴的莫拉蒂也表示自己要对苏宁集团说“谢谢”,并给苏宁集团控股国米期间的表现打出了8分(满分10分)的高分:“我对张康阳评价很高,他确实没能清偿债务,但他也没有把这笔钱花在自己身上。”

意思很简单。苏宁集团用俱乐部股权做抵押向橡树资本借了钱是事实,还不起是事实,这笔钱做到了专款专用也是事实,用出去的每个欧元都流向了俱乐部,而非个人腰包或挪为它用,过去几年媒体报道时最常用的一个说法是:“这笔钱一直都在卢森堡(苏宁用于控股国际米兰的公司在卢森堡注册)的保险柜里。”

那为什么苏宁集团要靠贷款才能维持俱乐部生存?首先,苏宁集团低估了运营国米的难度,2020-2021赛季俱乐部亏损2.45亿欧元,2021-2022赛季亏损1.4亿欧元,2022-2023赛季亏损8500万欧元,本赛季由于签了几份新赞助合同以及转会市场盈利,亏损额有望降至4000万欧元左右——但终究还是在亏。

其次也是运气不佳。2020-201赛季受疫情影响,属于天灾。原本以为可给俱乐部带来一大笔收入的欧超计划因提前走漏风声被欧足联强势镇压,这属于人祸。眼看下赛季新欧冠联赛和新世俱杯就要开启,两项赛事至少可以给国米增加6000万欧元收入,扭亏为盈就在眼前,结果偏偏在这个时候贷款到期……

根据媒体统计,自2016年6月从原老板托希尔手中收购俱乐部68.55%股份以来,苏宁集团通过各种方式向国际米兰注入了约8亿欧元资金,加上收购股权所花的9242万欧元,八年下来总投入为8.9亿欧元,如果再将2019年莱恩资本收购托希尔手中剩余31.05%俱乐部股份所花的1.5亿欧元计入,数字上升至10.44亿欧元。

和躺在曼联身上吸血,每个赛季都要提走几千万英镑管理费的格雷泽家族相比,和当年用个人资金给俱乐部放贷收利息的原老板托希尔相比,苏宁集团这次确实问心无愧,没能坚持下去只能说时也命也,天意如此。

竞技成就无法抹杀,经济将扭亏为盈

从竞技层面评价国际米兰的苏宁时代,那就更简单了,2016年夏天苏宁集团从托希尔手里接过的那支蓝黑军团联赛排名第四(当时意甲前三名才能踢欧冠),落后第四名罗马13分,落后冠军尤文图斯24分,连续五年无缘欧冠。

2017-2018赛季,国际米兰拿到意甲第四名重回欧冠。2018-2019赛季国米打进欧联杯决赛。2019-2020赛季国米拿到10年来的首个联赛将军。2020-2021赛季国米10年后再度进入欧冠淘汰赛。2022-2023赛季国米13年后再次打进欧冠决赛。2023-2024赛季国米再次赢下意甲冠军,在球衣胸口绣上了象征20冠的第二颗星。

八个赛季时间里国米一共拿到了7座冠军奖杯,在国米历史上仅次于马西莫·莫拉蒂时代(16座),与被称为“大国际时代”的安杰洛·莫拉蒂时代并列第二,更重要的是国米在这八年里始终保持着竞技层面的稳定,斯帕莱蒂带领球队重回欧冠,孔蒂带领球队重夺意甲冠军,小因扎吉则带领球队成为了欧冠冠军的挑战者,球队一步一个脚印。

都说国米能成功是因为捡到了马罗塔这个宝贝,后者的重要作用不可否认,但资方的支持也很关键,苏宁集团和张康阳从始至终都对管理层给予完全的信任,将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唯一的干涉或许就是每个赛季都必须先卖人后买人,必须实现6000万欧元的预算外盈利(可以是转会盈利,也可以是超额完成竞技任务带来的奖金收入)的硬性规定,而从俱乐部的经济情况来看,这也并不过分。

随着新欧冠和新世俱杯的到来,国米的经济情况将进一步好转,大概率将在下赛季实现扭亏为盈,至少在短期内,俱乐部向上的势头不会发生改变。苏宁集团在国米最困难的时候接手,不仅将俱乐部带出了泥潭,还给了一个光明的未来,八年时间虽短,却值得球迷铭记。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