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2月09日 星期四
遥谢 晌午 油画 蟋蟀在堂 雨天滑跤 “醉”在嘉兴 从录《牛虻》想开去 新华路六三九号
第13版:夜光杯 2022-09-22

“醉”在嘉兴

吕庆

经不住好友大刘的催促,我快快活活去嘉兴品尝南湖菱了。

时下的嘉兴,“绕城菱莲一千顷,三秋菱歌满街头”。

南湖菱向来被民间认定为菱中珍品,传说它有“安中补五脏,不饥轻身之功”。吃南湖菱能减肥瘦身,而不用忍受饥饿之苦,多好的“绿色食品”!

五十年前的一个八月底,我第一次到嘉兴甪里街上的民丰造纸厂出差。那是个特殊年代,嘉兴全城没有任何市内交通工具,设备处的大刘特地到火车站接我,凭着我捏在手里的一卷油印的“抓革命,促生产”传单接上了头。刚跨上他那辆“老坦克”的书包架,他就往我怀里塞了一包东西,说:“南湖菱,‘车’上嘴干了,解解渴。”那天,路才过了半程,菱就吃光了,厂子却还没到,倒不是嘴干,是这菱让我“醉”了,几度想再要点,都没好意思向大刘开口。

办完事,已是下午,他推出那辆“永久牌”,用袖管在车座上抹了抹,敲敲书包架:“带你去南湖玩一下。”这正是我心心念念的事,离开上海前,老厂长再三叮嘱我,“别忘了到南湖逛逛”,“一定要尝尝南湖菱”。南湖菱,我早上算“尝”过了,那清冽甘甜的口感回味无穷,我认定,这第一次品尝南湖菱的记忆,伴着大刘憨厚的笑容,永远不会从我心里丢失了。

那天,我在大刘陪伴下,踏湖心岛,登烟雨楼,瞻仰红船……几乎把南湖的美全收进了心底,从心里感激大刘,我抢着买了一大兜南湖菱,大刘摇着头说:“多了,多了,你明早带回家吧。”我不依,把菱全倒在湖畔的石桌上,两人面对而坐,边聊边把一枚枚细腻白嫩的菱肉丢进嘴里,感觉嘴里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带着甜味,真是妙不可言。不知不觉,斜阳与湖水挨在了一起,看着石桌上高高的一堆碎壳,各自摸摸肚子,抹一下黏着菱香的嘴唇,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这次去嘉兴,大刘已经变身“老刘”了,我依然无法拒绝到他家做客的邀请。他太太阿芬一直记着我的嗜好,特地提前上街挑选来半嫩半老之南湖菱,去壳后晾干,亲自下厨,在沸油锅中飞氽一下,捞起,滤油后重新入锅,加细盐、鸡精、适量清水焖煮片刻。装盆后,撒一把葱花上桌。其色乳白素雅,其味香糯可口,真乃“门外南湖菱最美,胜它风味鸭馄饨”。

午饭后,大刘开着女儿的车,又带我到丁栅长白荡观看农家采菱美景。记不清这是他五十年里陪我第几次去了,却依然心动,就怕车子开慢了,过了人家采菱时间,可又不敢催大刘加速,毕竟,他胡碴子都像菱肉那样白白的啦。

采菱是种菱人家的“瓷器活”,多为女子担当。漾漾湖面上,夕阳西斜、煦风习习,姑娘和少妇们分坐在一个个大澡盆里,用手划水,在歌声中穿梭往来。真是“欲采新菱趁晚风,塘西采遍又塘东”。那湖、那船、那菱、那人,如锦上鸳鸯,玉中翡翠,置身“画”中,焉能不醉?我学着大刘的样,脱掉鞋袜,卷起裤管,踩进湖边浅水,伸手捞了几颗散落的嫩菱,忘了剥壳就贪婪地往嘴里送,在围观者一片哄笑声中,我,又“醉”在了嘉兴……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