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8日 星期三
学与业,不在一时一地之得失
第11版:2020开学和毕业 2020-05-25

学与业,不在一时一地之得失

姜浩峰

黄浦区卢湾二中心小学同学进校前要测体温。摄影/ 刘歆

柯恩雅在案板下上网课。

由企业赞助,柯恩雅的学习环境有所改观。

在交通大学船舶海洋与建筑工程学院,一场硕士生云答辩正在举行。摄影/ 孙中钦

5 月16 日,红河州学子抵达上海。

比学业更重要的,是要让年轻人更好的认识这个世界,以更积极的心态面对未来。2020 年这一时,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由新冠疫情引发的各种变化,足以让人长更多见识。积极地向前看,一切困难都是暂时的。

主笔|姜浩峰

山东滕州市教育系统招聘小学、幼儿教师320 人,河北雄安新区雄县招聘中小学、幼儿教师292 人,河南开封杞县招聘教师326 人,其中初中教师106 名、小学教师194 名、幼儿园教师26 名……

在人社部、教育部、中央编办、财政部联合于5月9日发布《关于做好2020 年中小学幼儿园教师公开招聘有关工作的通知》以后,全国各地不少地方行动起来了。《新民周刊》记者注意到,四部委联合发的通知中,特别提到要有重点突破的地方——加大幼儿园教师补充力度。不仅支持各地加强幼儿园编制配置,有条件的省份每年核定一定数量的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招聘学前教育专业高校毕业生到幼儿园就业,中央财政在分配相关资金时,还将统筹考虑各地幼儿园专任教师数因素,支持推进学前教育改革发展。

在5 月12 日的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传出消息称,2020 届高校毕业生达874 万人,同比增加40 万人,毕业生人数再创历史新高。“当前受新冠肺炎疫情、经济下行压力等多种因素叠加影响,就业形势复杂严峻。” 教育部高校学生司司长王辉在发布会上表示,为积极应对今年复杂严峻的就业形势,教育部会同有关部门重点在升学扩招、渠道开拓、就业服务、加强指导、支持湖北等五方面推动高校毕业生就业工作。

加大幼儿园教师补充力度,恰是推动高校毕业生就业工作的一部分。然而,无论是否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中国的学前教育改革发展也正到了关键时刻。教育改革如此,其他行业改革、发展也莫不如此。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国家仍是用人之时,经济必将反弹、增长。星石投资总经理杨玲认为,从长期来看,新冠疫情对当下中国经济只是一场“擦伤”,阻碍不了中国未来十年前行的步伐。

当下的学子,该如何面对未来的挑战? 因新冠疫情,学子无法因循往年旧例开学、读书、应考。小学、初中、高中毕业班学生面临各种与往年不同的压力。在疫情之下,有人提到——比学业更重要的,是要让年轻人更好的认识这个世界,以更积极的心态面对未来。2020 年这一时,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由新冠疫情引发的各种变化,足以让人长更多见识。积极地向前看,一切困难都是暂时的。当下,无论学生、家长还是教师,都应该去努力认识这一点,家长配合老师做好学生的心理调适工作。

“大部分人都低估长期能做的事,高估短期影响。当下不能因为不见泰山,就一叶障目。在正确的大趋势下做正确的小事,方能不负未来。” 杨玲如是说。

网课之后校园重逢

“初夏清和五月天,经过一个加长版的寒假,我作为首批返校的毕业年级学生,终于回到了久违的校园。” 5 月13 日,上海大学2020 年春季学期首批225 名毕业班研究生返校,有同学如此表示。

《新民周刊》记者了解到,在同学们回到宿舍之前,上海大学根据相关要求,对大家进行了健康观察。对于从重点地区返校的学生,校方还安排了专人专车做好接站服务,“点对点”送到学校设立的健康观察点。

在进宿舍之前,同学们必须按照相关流程,间隔一米排队依次完成扫健康码、体温测量、领取防疫物资。在宿舍区,大家还看到了分头前来探望的校领导。上海大学党委书记成旦红来到宝山校区I4 博士生楼,在与几名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博士生交流时,成旦红特地了解了他们在家期间的学习与生活情况,询问目前学业和生活上的困难,勉励他们专注科研,继续努力。

高校学子得以返校复课,并非上海大学特例。在临港地区,不少高校在以学生自愿为主、通过申请审批制度的情况下,同意让学生回校。而回校学生,也主要以必须在学校完成实验、完成论文的毕业班学生为主。以上海电机学院为例,只开放了水华路一个出入口。学生返校除了要申请审批系统以外,还需要连续14 天以上的健康信息登记,再由二级学院审核通过后方可返校。一旦进入学校后,学生还不能随意出校门。如需出校园的,必须提前跟辅导员递交申请,由同学所在二级学院审核同意后,凭“学生临时离校通行证” 才能外出。

可见,尽管在有序逐步开展返校复学工作,可上海各高校的防疫举措并没有松劲。自5 月10 日上海将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等级调整到三级以后,部分住宅小区出入口已经解封。而高校在这方面的管理上,看上去比住宅小区要严一些。原因也很简单——目前返回高校的学子,许多是从外地回沪的,甚至有从重点地区回沪的。

尽管之前,从小学低年级同学,直到高校博士生,都经历了一段时间的网课学习,可毕竟这是疫情之下的应急之举,并非过往的常态。5 月14 日的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披露,截至5 月8 日,全国1454 所高校开展在线教学,103万教师在线开出了107万门课程,合计1226万门次。参加在线学习的大学生共计1775万人,合计23亿人次。“应该说,非常好地实现了所有高校大学生时时、处处、人人皆可学的目标。” 吴岩说。

然而,回到校园,并非只是回来增进知识。“微信里再多的表情包,也无法描述我们对校园的思念。再多的聊天记录,也抵不上与室友的相视一笑。” 上海大学的同学还关注寒假前留在寝室的多肉植物,以及校园里的一草一木——那些“上大的味道”。特别是毕业班的学子,更是热盼着校园重逢,因为这样的时光即将一去不复返——毕业季的校园,哪怕体验过一天,也值得一生怀念。

比起已经是成年人的研究生们来,中小学生,甚至高校低年级学生们,更面临网课不足以取代线下情感交流等问题。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就表示,线上教育师生互动和情感交流不足的突出问题,需要在今后的工作中加以破解。

如何破解,除了网课领域的继续探索,更需在疫情常态化管理、复学复课后,守护好孩子们的身心健康。福州市未成年人心理健康辅导站在该市中小学复学前,做了一次问卷调查。调查显示,73% 的孩子担心疫情影响学业,还有担心被传染、担心家人经济收入、和家人产生矛盾等。作为该辅导站的站长,福州教育研究院的王心红老师表示,这些压力是真实的,也是综合的。“有的家庭亲子关系不够融洽,长期居家激化了原本存在的亲子矛盾,家长的不良情绪传递给孩子。这些都能造成心理问题。” 王心红说,“另一方面,孩子长期居家学习,生活作息相对自由甚至懒散,很难快速走出‘舒适圈’,放大了眼前的困难。还有一些孩子居家期间对电脑、网络、手机形成依赖。”

王心红所谓的“家长的不良情绪”,包括疫情下家长面临着工作、经济和社会竞争等压力,同时还要更多关注孩子学业。“在这种情况下,大部分家长都会产生焦虑、担忧等情绪。但作为成年人应该了解父母情绪对孩子的影响,学会自我反省和控制情绪,当和孩子出现冲突、争吵时,要及时喊停,先退一步,不要让冲突升级,‘静观其变’也是一种教育智慧。”王心红说。

教育部披露的数据显示,预计到5 月底,全国返校学生人数将达到2 亿人。目前,一些学校正在开展学生返校复学工作。如果教师的工作细致,也能发现一些情况。湖北五峰渔洋关镇小学一年级(2)班班主任余文艳在4 月29 日的家访中,就发现本班同学柯恩雅在案板下上网课。柯恩雅的父母在渔洋关镇城区集贸市场开了家卤味铺。仅仅8 平方米的铁皮板房铺子,实在没有空间再多放一个小书桌。柯恩雅只能蜷缩在案板下的物料架下面上网课。一边上网课一边还听到案板上的切菜声。然而,余文艳老师却发现,这学期柯恩雅的语文、数学成绩进步很快,比第一学期放学后在托教的地方做作业有很大进步。原因是家长的关心和辅导。柯恩雅的妈妈赵女士称,自己家虽然距离铺子不远,可孩子只有7 岁,让她一个人在家上网课肯定不现实,带在身边学习,家长还能辅导。为了孩子上网课顺利,赵女士还升级了手机流量包。

余文艳老师说,在家访时看到柯恩雅的情况,对自己触动很大。余文艳当场就拍下柯恩雅学习的场景发了条朋友圈,“孩子上网课条件虽然艰苦,但进步却明显!只要家长坚持陪伴,孩子眼中的世界就是一片光明!” 柯恩雅向老师透露,自己梦想长大后当医生,而现在自己最希望提高算术能力。

余文艳老师还注意到,在渔洋关镇城区集贸市场里,类似柯恩雅这样跟着做小生意的父母上网课的孩子不少。由于新冠肺炎疫情,今年寒假后开学的节奏被打乱了。这确实对全国约2.76 亿各级各类学历教育在校学生有影响,对他们所在的家庭有影响。可向前看的话,无论是网课学习,还是下一步的返校学习,只要是在正确的大趋势下去做正确的事,一切都会越来越好。

作为投资从业者,杨玲认为,中国经济仍有巨大的发展潜能。10 年之后,支撑中国经济的是什么?“从近些年的情况就能看出,由于人口红利的消退,中国已被倒逼走向附加值高的全球产业链上游。” 杨玲说,“对此必须要有足够的人员储备。10 年之后,中国将有超过2.5 亿人受过高等教育,比现在多一倍都不止。高素质劳动力才能带来新一轮的效率提升和创新潮。”显然,柯恩雅和她的小伙伴们,应该加入到这“超过2.5 亿人”的群体里来。如果看到这样一番前景,那么,疫情之下的那些不良情绪就该抛掉,进而学子们该发奋学习的发奋学习,该踏入社会的就该看看自己的第一份工作在哪里……

找到合适的人生立足点

“闯上海,创未来”,这是5月14日举行的2020“春归浦江”云选会系列活动的一句口号。在这场云选会上,上海有关部门披露,将实施事业单位纳才增量、企业引才支持、青年人才专项引培、重点产业青年职业见习扩大、优秀高校应届毕业生落户促进、青年人才安居保障、高校毕业生创业资助、高校毕业生创业融资便利、青年人才计划重点扶持等九大行动,促进上海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与此同时,上海将优化教师、医生、护士等招聘流程,实施“先上岗、后考证” 模式,加大中小学幼儿园教师、住院医师、文体人才、社区工作者、各类社会组织招聘力度。

记者注意到,“春归浦江” 云选会是因地制宜展开且多场系列联动的,甚至没有忘了长三角一体化的部分。4 月12 日举行的“嘉昆太” 专场,来自上海嘉定区,以及江苏省昆山、太仓两地的150 家单位,共招聘2400 多人!

在各区人才储备计划和支农、支教、支医和扶贫这“三支一扶” 项目领域,也在尽可能吸纳高校毕业生。这些项目对初入社会的高校学子有多大锤炼价值呢? 2019 年毕业于华东理工大学公共事业管理专业的徐光鑫,是一位年轻的过来人。生长于河南农村,2015 年通过国家贫困地区专项计划被华东理工大学录取的他,毕业后考上了公务员。可他没有忘记内心最初的呼唤。在高考填志愿时,他就立志报考一线城市,开拓眼界、完善自我后,再去偏远地区工作。进入单位后,他报名援疆,在喀什市从事基层社区工作。2020 年春节,他守在工作岗位上过年,并要做好收集防疫数据工作。从年初一晚上11 点多开始进行社区排查,到凌晨3 点多拿到自己所负责的社区5400 多人近一个月来的流动情况,再到年初二中午完成整个拉网式排查,徐光鑫意犹未尽地在微信朋友圈中留言表示,这回才发现自己在学校学到的东西很实用。很多东西可以在援疆的工作中实践。援疆工作服务期是5年,有人问徐光鑫:“5年之后你怎么办?”徐光鑫的回答是:“5年对我没有约束力,除非新疆不要我,不然就是5年之后再5年,20 年,30 年,甚至到退休再回东部来。” 至于原因,一方面是他守着当初心中的志向,还有一方面则在于他到了新疆,才感受到自己的所学派上了用场。

徐光鑫的事例,并非要求每一位毕业生都去寻一条扎根边疆之路,而是要让大家找到与自己的理想相契合的前途。然而,并不是每一名高校毕业生都能找到专业对口工作的。那该怎么办呢?现为中国香港特区京昆剧团团长的张宇先生告诉记者,人生要有多种兴趣,并重在发现自己的潜力。张宇是上海人,自幼从父亲那里接触到京剧,上世纪60 年代在上海师范学院英语专业毕业。后来参军,在山东当了文艺兵,再次与京剧结缘。1976 年,他有机会到香港投亲。当时港英当局治下的香港,张宇所持有的内地英语专业的大学毕业证书派不上什么用场。“在当时的香港,英语专业很难被看成是一门专业。” 张宇说,“但我看中了一个商机。那时候,香港地区从事房产中介的主要是楼梯间阿伯,正儿八经大学毕业生没人做这个。我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大学毕业生,就看准机会从这一行做起,从零做起,逐步打开局面,十来年后,竟然由一个小中介,变成香港较早开出连锁中介模式的商人,继而成了开发商。” 退休以后,张宇又操持起部队文工团时期侍弄过的京昆雅韵来,还赞助了多届全国少儿京剧大赛。回头看,他认为,人生没有一段光阴可以虚度,抓住机会,就能有所得。

目前看,疫情过后,机会会在哪里出现?这是高校毕业生需要放眼去看的。上海市决咨委委员、零点有数董事长袁岳说:“疫情期间,那些能够敏锐捕捉到人们在各个生活基本面的新需求,并有能力快速导向产品新研发、营销新沟通、销售新网络建设的企业,它们将在疫情后拥有市场新机会。而那些会玩直播、懂电子竞技、掌握一些互联网技术的应届毕业生,应该在‘在线新经济’蓬勃发展的今天找到好机会。”

但也并不是说,所有的高校毕业生都要去做直播谋生。人力资源专家提醒,毕业生要为自己作一份长远的发展规划,同时,注意保持职业生涯的连贯性,不要轻易的以试错为由,频繁地换工作。回看17 年前的非典疫情对人力资源市场的影响——在疫情过去后的2003 年第二季度,供需反弹很明显,但行业细化区分的话,就会发现——并非所有职业都同时出现反弹。今年的情况也可能有类似之处。如果能认准发展方向,则有时候需要耐得住寂寞。

各种扩招面向未来

教育部高校学生司司长王辉5 月12 日坦言,为应对今年复杂严峻的就业形势,教育部已会同有关部门重点在五个方面全力推动,其中就包括升学扩招方面——首先是扩大硕士研究生招生规模,同比增加18.9 万人,其次还将扩大普通高校专升本规模,同比增加32.2 万人。二者相加,共扩招51.1 万人。近期教育部将印发文件,对做好2020 年专升本工作进行部署,主要向预防医学、应急管理、养老服务管理、电子商务等专业倾斜。同时,教育部目前正在会同有关部门研究推进第二学士学位扩招工作。

回看2003 年非典疫情之后,研究生也曾扩招6.63 万人。历史经验表明,疫情之后的扩招,确实能起到人力资源蓄水池的作用,并且还能进一步提升人力资源素质水平。金融智库的范智林先生认为,在新冠疫情之后,如若全国性扩招,应把硕士生扩招的方向集中在医、工、理、农方向,特别是国家急需的医疗尖端型人才、集成电路、人工智能、生物制药、网络安全等方面,在保证人才质量的情况下,优先扩招这些领域。

除了此番精准扩招以外,范智林表示,国家也可以走与企业合作培养人才的方向,提高专硕的扩招比例。“一方面企业最清楚他们需要什么样的人才,另一方面企业从自身利益出发,也不会胡乱选拔输送人才去进行深造,此外企业也可能为人才深造提供一定的财力支持。换言之,就是除了一部分按照疫情原因模式扩招外,另一部分扩招可以考虑由国家和企业来合作开展。即国家根据企业的需求来开设专业,然后国家和企业共同来选拔人才去深造,并且由国家和企业来共同承担人才培育的费用。” 范智林说。

北大方正集团人力资源经理李敏认为,应鼓励各大院校、职高扩招,政府应有效激励大型企业增加管培生、实习生人数,并适当延长2020 届毕业生的应届生身份。还可借鉴其他国家在特殊时期稳定就业的经验,例如亚洲金融危机和次贷危机期间,韩国政府成立专项就业扶持基金,用于应届生扶持就业和自主创业,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新民周刊》记者注意到,企业定制型的招生,在疫情之后已经重启。5 月16 日,云南红河空乘定制班开班仪式在上海开放大学航空运输学院举行。这本是今年1 月上海开放大航院与春秋航空公司联合开展的一项精准扶贫项目,旨在对云南红河州金平县、绿春县、红河县来一场“蓝天筑梦计划”,以“学历教育+ 技能培训” 进行扶贫。对这些县16 至22 岁高中及以上学历的建档立卡贫困毕业生,开放大航院免费提供两年半在校期间的食宿安排,全额提供9120 元人民币的助学金。春秋航空董事长王煜表示,在疫情之前,第一批红河乘务员已经在该公司上岗,至今飞行了大半年,一直坚守在防疫战线上。“疫情期间,虽然航班量有所减少,但是公司还是全力确保每一位建档立卡户客舱乘务员的飞行小时,疫情期间他们月均收入8500 元人民币,真正实现一人就业,全家脱贫。”

中国之大,面对各种情况,会有较大的战略纵深,无论抗击疫情,还是精准脱贫,万众一心,众志成城,总是有盼头的。如果将个人的学习与就业放在这样的大背景中去衡量,真不在一时一地之得失。

加油吧,中国的年轻人!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