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8日 星期三
每周一图 笔墨间调动山水
第94版:艺术 2020-05-25

笔墨间调动山水

王悦阳

张弛《溪谷春晨》。

数十年来,张弛以水墨写自然,以心灵观宇宙,倾听无言,对话宁静,觅取意象,升华境界,让笔下的自然景色流淌清雅,让心中的美的感悟回归自然。

撰稿|王悦阳

诵读山水,师法自然,一帧帧佳作宛如穿行于秀谷美林,留迹于水泊丽景,品味于日月星辰,出入于四季情结……赏读当代山水画名家张弛的作品,可诵山风空林,可悟云水流韵,可寻春江明月,可游精神家园,从中可以深刻感受她的水墨智慧。数十年来,张弛以水墨写自然,以心灵观宇宙,倾听无言,对话宁静,觅取意象,升华境界,让笔下的自然景色流淌清雅,让心中的美的感悟回归自然。

张弛出身在绘画世家,父亲张大昕是沪上名家,所绘山水有传统功力,风格清远雅致。张弛从小耳濡目染,在父亲的指导下,潜心临习宋元明清及近代名家作品,又诵读唐诗宋词,打下了良好的绘画基础。1979 至1985 年间,张弛的作品每年都会参加上海美术作品展。在此期间,一个偶然的机会,她的作品更是被日本的藏家看中,声名远播东瀛大地。

但在年轻的张弛看来,卖画不是根本目的,不断追求艺术的新境界才是自己的追求。1985 年,她毅然选择到浙江美院进修。幸运的是,她得以拜师于艺术大师陆俨少先生门下,耄耋之年的陆老甚至还亲自帮她办理破格入室进学手续,并且对张弛的绘画给予了格外的关注。示范、讲解,并为她的画集、画展写序、题词。中国画讲究口传心授,大量的技巧与手法,都需要老师亲自的指导与点拨,若不是亲眼所见,很难学到真谛。张弛有这样好的条件,堪称幸福。她常常得以亲见陆老作画,至今对陆大师只用一支笔就可以完成一件作品的本事,以及老师的儒雅的为人,真挚的品格,都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可谓敬佩至极。回忆起浙美求学的这两年,张弛总是充满了感激之情。她认为这对她日后能在东渡日本立足,对她艺术上的提高,极为重要。

艺术贵在创造,几十年来,从扶桑传道,到回归祖国,张弛在水墨中国画的道路上逐渐步入了一个收获的季节,自然而然地形成了她自己的个性和艺术风格。恰如海派大师陈佩秋所说的那样:“近岁张弛的山水,更见精进,画中云海翻腾,飞瀑一泻千里,色彩墨韵清新,用笔娴雅,大有夺得沪上山水画冠军之能。”

的确,纵观张弛的绘画作品,她最拿手的表现手法是调动自然界的风、水、云、雾。因为她懂得,孤立的山,缺少流水、风云、就缺少变化、动感和灵气。因此,在这方面,张弛特别善于驾驭。水、泉、瀑、云、风、雾或表现水流直下、一泻千里,或表现朝雾迷蒙、云海奇涌,或表现万壑松风、千枝摇曳,都是有机的搭配和组合,静动结合,如诗如画,诗情画境恰到好处地结合,显示出一种意境的深邃之美。在张弛看来:“画家不能纯客观地描写自然,而是要把感受、理解化为诗意巧妙地融入绘画之中。”

近年来,祖国山水的滋养,使得张弛的画风又多了雄奇壮阔之变,她特别喜欢创作全景式的大构图,给人一种“一览众山小” 的磅礴开阔印象,又极善于用细腻的笔触,集中描绘全景中的某个局部,加以精致刻画,通过强烈的对比,产生了夺人心魄、过目难忘的艺术效果。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