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8日 星期三
追踪历史真相
第60版:环球 2020-05-25

追踪历史真相

我们这一代人的神圣使命 郑若麟

上图:5 月18 日,加州州长纽森在疫情发布会上宣布将进一步放宽限制,全州大部分地区的商家将以更快的速度重新开业,不过洛杉矶郡可能需要等待更长时间才能进一步开放。

上图:5 月14 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一处“免下车” 新冠病毒检测站,工作人员采集样本。

上图:5 月14 日,在美国纽约一个食品发放点,人们排队等待领取慈善组织发放的免费食品。

上图:5 月14 日,在美国纽约布鲁克林一处墓地,人们参加葬礼。

我们必须追究、深究美国真正发生过的任何涉及新冠病毒的事件真相,而且要一追到底,才有可能使我们真正能够突破西方舆论制造出来的新冠疫情大谎言,使历史真相恢复原貌。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艰巨的、神圣的使命。否则,新冠病毒的历史就将由谎言构成。我们绝不能让这一幕继续下去!

撰稿|郑若麟

“2020年美帝国将崩溃!”这并不是我说的,而是世界畅销书作者、挪威政治学家约翰·加尔通(Johan Galtung)在他的一本题为《美帝国的崩溃——过去、现在与未来》(The Fall of the US Empire and then what?)一书中所预言的。这位加尔通曾经在1980年就预言“10年内柏林墙将倒塌,紧接着苏联帝国将终结”。历史果然如其所预言的那样发生了。

因此,当他于2000 年预言美帝国将在2020 年——也就是今年——崩溃时,很多人正瞪大着眼睛恭候这一幕的出现呢!

而令人吃惊的是,恰恰是在2020 年,全球暴发新冠病毒疫情。全世界都眼睁睁地看着美国这个庞然大物在Covid-19 病毒的全面侵袭下,竟迅速成为感染和死亡人数都高居榜首的国家。而且直到本文截稿时为止(2020 年5 月19 日),美国确诊人数为1548393 名、死亡人数91859 名……而且美国疫情似乎还没有达到峰值!

从经济、社会乃至政治、军事和文化领域来看,特朗普总统治下的美国在新冠疫情的猛烈冲击下,似乎日益表现出某种潜在的、但却越来越现实、越来越可能的“崩溃”的趋势。美国社会似乎正处于空前的历史危机状态之中。美国将走向何方,正在成为一个重要的话题,一个直到2019 年年底都没有人敢提及甚至连想都不敢想的话题。

应该承认,早几个月,甚至就是在三月初,如果有哪位美国问题专家说,五月份美国将会因为新冠肺炎而成为世界受感染和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是绝对不会有任何人相信的。因为无论是从理论上还是从美国这个国家的实际现实情况来看,这样的局面似乎绝对没有出现的任何可能性!但这“黑天鹅” 竟然出现了。因此,我们不得不怀疑,在这个庞大的帝国发生了某些我们并不了解的事件,我们在铺天盖地而来的海量信息中,却并不知道在美国真正导致这场疫情如此迅速蔓延的内情……

正是在这样的一种背景下,美国在自身疫情暴发之后,对中国发动了一场同样是空前的“新冠病毒疫情甩锅舆论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如果我们将新冠病毒喻为人类面临的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话,那么美国对中国发动的这场“甩锅舆论大战” 则是一场“盟军” 内部的纷争,是人类面对新冠病毒不可思议的“自残”;除非美国自己才是Covid-19 的“第五纵队”……

本来,这场“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敌对双方并非中国和美国,而是人类与新冠病毒。但特朗普领导的美国却蓄意要将中国说成是在疫情中遭遇“惨败” 的主要原因,说是中国的瞒报、谎报疫情,才使得美国猝不及防,损失惨重;更令人深感蹊跷的,则是美国指责中国是“泄漏” 甚至“制造” 了新冠病毒的责任者(总统特朗普和国务卿蓬佩奥不止一次将中国武汉中法合建的P4实验室说成是“泄漏”甚至是“制造”了新冠病毒的地方)……

我们都知道,“贼喊捉贼” 是心中有鬼的人最常用的手法。在这次新冠病毒来袭的“世界大战” 中,我们不得不多问几个为什么?如何?会怎么样?最终结局会导向何方……这些,正是本文试图寻求的答案。

美国为什么急于“甩锅” 中国?

因为“美帝国” 正处于崩溃的边缘!

因为特朗普总统如果不能将“美国的疫情惨状是中国造成的” 这一完全违背事实的观念成功地灌输给美国选民的话,他将很难在今年年底的美国大选中连选连任!

因为美国正在面对一场空前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危机,而且这场危机今天依然在继续恶化之中!

因为美国正在发生着某种我们一无所知、且出乎我们所有预料、所有想象、所有能够理解的事情;而这正是某种“崩溃降临” 的不祥前兆……

因为美国才更有可能是这场新冠病毒疫情的发源地……

我们都曾记得,1986 年4 月26日苏联发生了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西方学术界普遍认为,正是这场造成31 人死亡、数以千计的人遭受核辐射并影响到了多个国家几十万人生活以及2000 多亿美元的核事故导致了苏联帝国的解体。

我们也都曾目睹,当今年1 月23 日武汉宣布因为发现新冠病毒传染疫情而封城之际,西方媒体和一些“专家” 们也惊(欢)呼,“中国的切尔诺贝利事件爆发”。各种各样涉及“中国即将崩溃” 的预言立即层出不穷,特别是当病毒在数周后造成数以千计的中国人丧生、数万人感染之后……

但是很快,中国便表现出某种出乎西方所有预料的强大无比的组织能力和民族意志力。自2019 年12月27 日张继先发现新冠病毒后,当月31 日上报世界卫生组织、2020 年1 月20 日确认新冠病毒“人传人”、1 月23 日武汉市这个1100 万人口的大城市宣布封城……很快,到3 月12 日,武汉的新增确诊病人数便下降至个位数;到3 月下旬新增病例很快清零,直至4 月8 日武汉宣布解封。确切地说,武汉从封城到新增确诊清零一共用了60 天,到解封用了76 天。今天武汉处于每天已基本没有新增确诊病例,或仅仅几个外来输入型病例而已。武汉基本已度过这场疫情的严峻考验。

中国安然度过新冠病毒疫情,使我们反过来对发生在美国的一切更是倍感吃惊。我们原先以为,新冠病毒只是对中国或其他部分发展中国家而言是一只“黑天鹅”。而对于欧美等发达国家,这只是一幕“大戏” 而已。就像非典、就像H1N1 等一样。非典和H1N1 发生时我还在法国担任常驻记者。当中国为了非典、为了H1N1 大流行而竭力斗争时,法国一切如常。当时法国卫生部长因为预订了数亿预防针疫苗还遭到媒体和反对派连篇累牍的讽刺挖苦……当时的欧美没有受到任何这类大流行病的困扰。因此,当新冠病毒在中国暴发时,欧美安然自若地袖手旁观,以为会再次“事不关己”……

因此,当Covid-19 疫情于2020年2 月份在欧洲、3 月份在美国突然暴发之后,我们吃惊地看到欧洲、特别是庞大的“美帝国” 竟会慌乱得手足无措,防线一溃千里……美国整个国家从中央政府到地方各州政府,竟然全部乱了方寸。美国陷入了空前的危机之中。

我们并不知道美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事实上美国的新冠疫情的发生确实与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都有所不同。一切都过于快速、过于迅猛。

美国是在1 月21 日宣布发现第一例新冠病毒确诊病人的。但此后的美国一直到3 月初,新冠病毒似乎一直没有太多的传播。本来,如果一切都正常的话,如果一切都如美国所说的那样,那么美国在此期间建立新冠疫情防治医院、制造或进口足够的防范和治疗病毒的口罩、防护服、呼吸机等物资,人人都以为美国是很有可能非常从容地应对新冠病毒的肆虐的。

然而到3 月上旬新冠病毒却开始出现了奇迹般的、与世界任何地区、任何国家都不太相似的传染,活像一部好莱坞灾难片。3 月10 日这一天,美国确诊人数仅936 名、死亡人数累计仅31 名。一个月以后,美国已经成为世界上疫情最严重、确诊和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4 月10 日确诊人数493567 名、死亡18544 名。

再过一个月即5 月10 日,美国确诊人数已达132 万、死亡超过7万名……也就是说,中国在60 天内确诊人数清零;而美国则在60 天之内,确诊人数从数百人猛增至130多万。这种疫情的扩散速度,是任何世界其他地区都没有发生过的。这只能证明一点,就是美国可能存在着某种我们不认识、不了解的疫情内幕。否则我们无法解释为什么这样的现象只出现在美国一个国家!而且是世界最强大、被公认为医疗水平最高的国家!

病毒的传染是有一定的规则和逻辑的。中国之所以能够在短短两个月便完全控制住Covid-19 的传染,就是因为我们追踪、隔离病源、收治疑似病患、封锁病毒传染途径。而这些美国毫无疑问都能轻松地做到。但我们却看到在其他国家病毒一人传十余、二十人的话,在美国一个病源却似乎能够迅猛地传染上百甚至上千人。这不得不令人怀疑,新冠病毒很有可能其实早就在美国社会传播开来,只是一直潜伏在那里,只是美国卫生当局不了解或不承认或仅仅将其当成了某种大流感而已。

我们已经看到美国越来越多有关这方面的报道。法国媒体不久前公开报道一位法国军人运动员参加武汉军运会时已经感染新冠病毒,美国CNN 不久前报道在去年7 月份弗吉尼亚州曾暴发原因不明的呼吸系统传染病,感染了几十人,还造成多人死亡。这会不会已经是新冠病毒的传播?还有一位美国新泽西州贝尔维尔市市长Michael Melham自认去年11月就已经感染新冠肺炎,今天体内已有新冠病毒抗体。此外还有电子烟肺炎感染事件等一系列其他非常可疑的现象先后在美国发生。而美国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非常奇怪地被关闭更是频繁出现在西方的媒体报道中。如果我们再追踪更长期一点的观察,我们还可以发现,近年来研究新冠病毒的科研人员似乎都在遭遇各种不幸,而且都与美国或远或近有着某种内在的、鲜为人知的隐性联系。比如今年5月华裔新冠病毒学者刘兵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家中被枪杀,死于非命(据说是情杀,一名被疑为凶手的男性也已自杀)。今年2 月加拿大著名病毒学专家弗兰克·普鲁默博士在肯尼亚开会时突然毙命,原因不明。去年7 月份加拿大两名著名的病毒防疫专家邱香果夫妇被情报人员从家中带走,从此下落不明……这些专家都是病毒学专家,都或死或失踪,内情令人倍感蹊跷。

今天美国已经是新冠病毒疫情最严重的国家。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美国发生了一些我们到目前为止尚不了解内幕的事情。这也许可以从另一个角度解释为什么美国的新冠病毒传染会如此之迅速。最令中国人吃惊的是,从总统特朗普、国务卿蓬佩奥,到部分国会议员和各党政客——如果用中国(任人唯贤)的标准来衡量的话,他们几乎都应该被免职——竟都异口同声地将其无能、失职全部推给远在天边的中国!是中国造成了美国的惨剧!是中国应为这场死亡悲剧负责……这不能不让人深刻怀疑做出这种行为的深层动机究竟何在?将自己的无能推给远在天边的他人,这正意味着美国可能发生了某种我们不了解内情的大事……

应对新冠疫情惨遭失败的国家

除非我们能够有朝一日解答这个硕大的问号,否则我们就可以毫不犹豫地断言,在应对这次新冠病毒对人类的袭击时,美国是表现最糟糕的国家。不仅仅是在疫情方面最糟糕,在其他方面也同样受疫情的影响,日益变得越来越糟糕,其中包括经济——今天美国的失业人口已经超过3300 万;包括军事——美国甚至连航母、核潜艇等战略部队也都已经大规模地被新冠病毒所感染,军人确诊数已近万,至少四艘航母已经无法满员出航,美军的作战能力无疑已经遭到严重削弱;包括政治——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国务卿蓬佩奥在应对新冠病毒时的无能,已经使美国行政当局的声誉降至可笑的地步;美国各州与中央之间、行政与国会之间、白宫与媒体之间……均已陷入重重矛盾之中;包括社会——各类抗议、示威此起彼伏、各个社会阶层都充满了危机感,甚至出现死亡后尸首腐烂了都无人处理的现象……将中国一张废弃手机的照片造谣成新冠肺炎死者众多,完全不符合中国的社会现实,但这在美国却恰恰是一个事实——据美国媒体报道,曾有一卡车的尸体在被发现时,竟没有任何人知悉……当然还包括文化—-美国作为世界追随、仿效对象国的魅力突然降至历史的最低点。美国《大西洋月刊》甚至干脆以“我们生活在一个失败国家” 为标题,将新冠病毒冲击下的美国描述成为一个“失败国家”……

这一切似乎在令人吃惊地响应着挪威学者约翰·加尔通二十年前的预言,2020 年果然有可能是美帝国崩溃的一年吗?显然,加尔通在二十年前就已经看到今天的美国将会面临的一切困境,而新冠病毒只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尽管这根“稻草” 确实大了一点、重了一点……

事实上,美国近几年确实走在各种矛盾开始激化的道路上。在全球化进程中,美国内部的两大力量板块即产业资本和跨国金融资本的利益,从九十年代末开始形成对立,冲突日益加剧。本来,产业资本与跨国金融资本均从全球化中获得巨额利润。但随着中国等新兴国家在工业化进程中日益成为美国和整个西方产业资本的强有力竞争对手时,全球化对于美国产业资本而言已经是一个“贬义词”。特朗普的当选几乎就可以说是美国产业资本对跨国金融资本的一次逆全球化“政变”。正是这一原因,特朗普上台后退出了很多全球化国际组织和机构,并执行了一条“美国利益优先” 的逆全球化战略,并蓄意挑起了与中国之间的一场激烈的贸易战,直至新冠病毒来袭。

而此时此刻的美国,已经暴露出“崩溃” 前夕的预兆了。

美国遭到9·11 恐怖攻击前后,小布什总统先后发动了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当时美国的战争动员能力和实施能力都还在证明,美国是当今世界上唯一的一个超级霸权主义大国。然而这两场战争却大大损耗了美国的国力,特别是阿富汗战争。美国没有明白的是,这类伊斯兰国家是永远不会向基督教国家投降的。阿富汗已经埋葬了大英帝国和苏联帝国,到本世纪初又开始埋葬美帝国……到了奥巴马下台时,美国应对类似伊拉克战争这种大型事件的能力已经大幅下降。美国不仅狼狈地从伊拉克、阿富汗等地撤出其军事力量,而且美国已经无力再对叙利亚、伊朗等其他国家发动类似的战争行动。到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在突然遭遇新冠病毒袭击时,竟彻底表现出完全无力应对的窘态。

本来,新冠病毒猛烈传染开来时,特朗普总统犯下了严重的、几乎是无法挽回的错误:没有任何应对疫情来袭的锦囊妙计,并彻底暴露了他水准低下的领导能力。民选领导人往往会有很多问题。其中领导力未经过任何实践的磨练是最现实的问题。无能的小布什总统在发动伊拉克战争时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今天特朗普在继续证明这一点,而且变本加厉。因为民选总统在过去至少还是由职业政治家担任、政权机构还是由职业政治家组成;尽管这些职业政治家只是资本利益的代表,但他们却至少是专业的行政管理人员。而今天的美国则是由产业资本(特朗普本人)直接控制了政权,其结果就是一大批“业余” 水准的人士(包括特朗普总统的女儿女婿)进入了政府各大部门。在这次新冠病毒来袭时,这一大批“业余” 政治家便充分暴露了其“业余” 到何种程度。从总统到国务卿,几乎每天都在语无伦次、信口开河、自相矛盾、言不由衷地领导着世界上最强大的超级大国。今天世界现实就是,全球每三位患上新冠肺炎的人中就有一名是美国人。

但在特朗普心目中,如何应对新冠病毒传染依然不是他优先考虑的问题;他最关注的依然是今年年底的美国大选。在这一点上他的判断倒是非常准确的,即如果他不能将美国抗疫失败、导致如此严重的传染人群和死亡率甩锅另外一个国家的话,他将连选连任无望。因此,特朗普便开始将目光转向寻找一个替罪羊,一个“甩锅对象”。

这个对象,显然就是中国,也只有中国……

谎言是有可能战胜历史真相的……

事实上中国也确实是一个最佳“甩锅对象”。

一方面,尽管我们今天已经知道新冠病毒实际上是在全球多个地点同时传染开来的,意大利、英国、法国、日本等国的研究都在逐步证明这一点;而美国的媒体报道更是日益证明,美国很有可能是新冠病毒的发源地。但中国却是第一个发现并采取措施的国家;于是,对于特朗普来说,Covid-19“源自中国”,因此“中国病毒”“武汉病毒” 便因此而被坐实。“甩锅中国” 也就成为特朗普的必然选择。

另一方面,中国也确实是特朗普当选上台执政以后,一直在竭力遏制的大国,是美国目前面对的最重要的对手。攻击中国,事实上不仅是以特朗普为代表的产业资本力量板块的最佳选择,而且也得到了另外一大力量板块即跨国金融资本的全力支持。跨国金融资本的代表人物之一、投机专家索罗斯曾说过,他反对特朗普所做的一切,唯有在反华问题上他支持特朗普!

更令人怀疑的,则是“甩锅中国”有利于搅浑新冠病毒起源这锅混水,将病毒起源坐实在中国头上。今天全世界的科学家们几乎都在朝着一个方向前进,即新冠病毒的起源很有可能是在全球多地同时发生的。世界多个国家都发现,早在去年某个时候,他们国家就已经存在着新冠病毒现象。而其中美国更是存在着太多令人怀疑的地方。特朗普总统在最新的5 月15 日一次讲话中透露,美国竟在今年1 月11 日就已经开始研发新冠病毒的疫苗了!如果这是真的,那几乎可以解释一切疑问!同时也几乎等于回答了新冠病毒究竟源于何方的大问题了……

在这种背景下,要将新冠病毒“甩锅中国” 只有一个方法,便是谎言!

我们已经看到,从特朗普到蓬佩奥、从纳瓦罗到班农,他们的谎言一个比一个更荒谬、更奇葩、更惊人。中国媒体把他们几乎所有的谎言都一个一个放到光天化日之下进行了严肃、认真的批驳。可以说任何一个智力正常而又不带偏见的地球人,都能一眼看出美国统治者们在撒谎。但是,从特朗普到蓬佩奥、从纳瓦罗到班农,他们却没有一个停止撒谎!相反却在变本加厉地撒谎。为什么?

因为谎言是有可能战胜历史真相的!

事实上美国最近甚至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苏联战胜纳粹德国的决定性作用这一几乎已经是历史定论的问题上,也开始撒谎(白宫推特账号发文纪念二战胜利日时竟如此写道:“1945 年5 月8 日, 美国与英国战胜了纳粹德国……” 将真正攻克柏林的苏联排除在战胜国之外);甚至将苏联说成是“二战的发起国之一”(美国国防部竟发表文章《欧洲胜利日:庆祝与思考的时刻》,声称“二战始于德国和苏联入侵波兰……”)

有关二战的谎言今天已经泛滥全球,而有关新冠病毒的谎言更是在淹没整个西方舆论世界!

三大原因使谎言有可能会持续到底,直至“战胜真相”:

一是美国以及西方的政治需要,将逼迫美国的政客们脸不红、心不跳地将谎言进行到底。特朗普在中国疫情刚刚暴发时,曾多次发表过推特,赞扬中国采取了有效措施、遏制了疫情的扩散等等。因为当时疫情还没有侵袭美国。但到三、四月份,特朗普一反先前的赞扬态度,转身便开始强烈批评中国这也不是、那也不是,总之要为新冠疫情在美国的暴发负责。在这种情况下,只要美国疫情继续恶化——这正是目前的现实——那么美国就一定会继续竭尽全力将“锅” 甩在中国的头上。特别应该警惕的是,美国的谎言在欧洲正在得到某种程度的响应。因为欧洲主要大国也同样面临着与特朗普相似的问题,即本国在应对新冠病毒时举措不力,死亡人数超过了民众能够坦然接受的心理界线。他们也需要“替罪羊”。由于目前欧美掌握着世界舆论大权,国际大众传媒基本上是西方立场的传声筒,因此有关新冠病毒的谎言完全有可能占据上风,而战胜“真相”。举一个小小的例子便可理解:在西方,李文亮的所谓“吹哨人” 的故事,已经进入儿童读物。只需一代人,这个谎言就将成为西方下一代人心目中的历史“真相”……

二是美国总统大选年底选举的需要,也将使特朗普坚持不懈地将谎言进行到底。因为特朗普能够对自己在任上时应对新冠疫情如此无能的唯一解释,就是“病毒来自外国”、因此我无能为力。从目前的形势来看,美国大选的双方——包括特朗普的对手、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拜登,似乎也都准备将这一谎言作为赢得大选的一张王牌。因此新冠谎言很有可能在美国、在西方愈演愈烈。谎言已经重复了999 次了。经验早已告诉我们,事实经常无法战胜谎言的“雄辩”。我在法国担任常驻记者时曾验证过这一点。比如中国的一名被判刑的人被西方授予诺贝尔和平奖。但在西方媒体一致撒谎的情况下,今天西方民众绝大多数人都认为,中国将一位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关进了牢里。先获刑还是先获奖,仅仅是一个顺序的颠倒,便将事件的本质完全倾覆了……中国也就从“原告” 被挪移到了“被告” 的位置上。这一黑白颠倒的“事实” 迄今为止仍然白纸黑字地记载在西方的“历史” 中。

三是目前国际舆论场和世界媒体“敌强我弱” 的态势使然。国际舆论场“敌强我弱” 的态势几十年来一直没有变。在2008 年北京奥运前后,我们就在国际舆论场被西方的蓄意攻击打醒了,当时为了改变这种不利于中国的国际舆论态势,我们投入了相当大的力量,包括金钱和人力,试图改变这种局面。我们不仅加强了对外舆论机构,而且也强化了对外传播中国声音的力度。但由于我们的方式、方法显然存在着相当严重的问题,因此我们尽管做了最大的努力,但却始终没有能够让世界听到中国的声音。这一次在新冠病毒疫情暴发之后,我们再度发现,国际舆论正在朝着对我们极其不利的方向持续移动。世界主流媒体几乎都被控制在西方资本手中,我们与之相比实力实在是相当弱。当世界每天听十次“新冠疫情源自中国”、仅有一次“新冠疫情来源未定”,其留下的印象必然是前者而非后者。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道理。

而谎言战胜历史真相的唯一后果,就是中国被视为要“为新冠肺炎传染世界负责” 的全世界的“敌人”……

我们应该怎么办?

中国今天面临的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局面。一方面,中国是世界上最成功地抑制住新冠病毒的大国;但另一方面,中国也是在国际舆论场遭遇最严重攻击的唯一一个国家。而且从一个非常荒诞的逻辑出发,中国的成功,似乎进一步使中国遭到全球的另眼相看、遭到进一步的全球舆论攻击。甚至包括与中国友好的一些国家。因为如中国一样成功抑制住新冠疫情的国家甚少。于是,所有做得不如中国的国家几乎都视中国为“反面样板”,要攻击中国“隐瞒疫情”“谎报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未能控制疫情而祸害世界”,以此来掩饰本国政要们的无能和本国政治体制的缺陷。

事实上,西方才是在这次疫情中最大的谎言者。仅以口罩为例,即可一目了然。因为自己国家没有足够的口罩,便公然撒谎说在新冠疫情中戴口罩无用!这是发生在几乎所有西方国家的一个事实。这个弥天大谎竟然能够畅通无阻地在欧美各国一直流传至几乎四月底,就是因为西方政治家们的无能和失策。但,谁来追究他们在口罩问题上的大谎言对欧美疫情造成的巨大生命损失?没有任何人!

因此,我们如何才能走出欧美构筑的“谎言困境”,是目前摆在中国面前的一个世纪难题。

我曾在多篇文章中提出,我们一要对所有欧美针对中国的谎言进行详尽的批驳,要驳得其体无完肤;我们应该做到任何一位今天或未来的历史研究者,在读到一则有关中国2020 年新冠病毒疫情的任何一则消息时,都有“中国版本”(比如法国《费加罗报》竟敢说中国从2019 年12 月8 日发现新冠病毒后,一直隐瞒了46 天,到2020 年1 月23 日才公布……我们难道不应该用事实来驳斥它吗?)即“事实版本”。二要全力鼓励中国自己将抗疫史用各种形式——从媒体到艺术、文学、电影、博物馆、教育等所有可用形式,来纪录、传播给世界所有的人。三要邀请世界各国所有坚持说实话、谈实事的人士——学者、记者、政治家、艺术家、作家、民间知名人士等——都来共同讲述这段历史,以恢复历史的真相;要给予其中的佼佼者以国家的奖励和荣誉。四要将“讲述新冠病毒抗疫历史” 坚持不懈地做下去,将说明抗疫历史真相视为一个长期战略来执行,直到有朝一日历史真相大白于天下!

但我们如果仅仅做这些是不够的。

因为今天越来越多的事实在向我们表明,新冠病毒疫情的暴发,是全球性的,是从美国、欧洲等多地在不同时间暴发的,其内情我们还不清楚。因此,赢得这场历史真相之战当然非常重要,但更重要的,则是锲而不舍地追究美国的责任,追究究竟在美国发生了什么事,直到真相大白……

我们往往会有这样一种倾向,即以为如果美国发生了什么事,一定是全美国上上下下都知道。然而问题恰恰不在这里。新冠病毒疫情的真正内幕,很有可能只是掌握在美国的很少一部分人手中;或者就是很小一小撮人知悉内情,甚至就是他们所做的阴谋……这些内幕,不仅美国人民不知道,甚至很有可能连特朗普等行政人员也未必真正知情……我们已经知道,美国在全球建设了众多的生物实验研究所,我们也已经知道,美国情报机构“撒谎、欺骗、偷窃”(国务卿蓬佩奥亲口承认)……因此,我们必须追究、深究美国真正发生过的任何涉及新冠病毒的事件真相,而且要一追到底,才有可能使我们真正能够突破西方舆论制造出来的新冠疫情大谎言,使历史真相恢复原貌。

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艰巨的、神圣的使命。否则,新冠病毒的历史就将由谎言构成。我们绝不能让这一幕继续下去!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